小说网-百阅读书 > 科幻 > 孢子虫族 > 05

05

“系统,这是怎么回事?”梵不理对方的质问,而是在心中咬牙启齿地对挂机中的系统问道。

“宿主你应该觉得很幸运,你的这位兄弟是一位变异体,如果收服了他,对你未来的事业有很大的发展。

”涉及到关键问题,系统反应还是挺迅速的,“要知道即使是在新地球,进化的速度拉进了5倍多,有益变异体任然不是那么容易出现的。

” 实际上变异体并不是这个星期上的特有情况。

dna在自我复制中虽然极难出错,但奈何不住其碱基序列得数量级上太大,一旦出现错误,即是所谓的基因突变,而大部分突变均是有害突变,在自然选择的机理下被筛选淘汰,少部分的有益突变留存下来:这就是所谓的进化。

而这个魔幻世界显然是被“神”为地加快了进化速度,不仅是有益变异几率大幅提升,且变异效果也更为明显,梵刚才抽空使用数据化之眼探查了一下雌蜘蛛母亲,她也并没有【健壮】属性,这应该是仅仅靠一代繁殖就变异出来的。

“关键是如何收服他,现在被压在下面的是我吧。

”梵也并没有完全指望系统出主意,奈何现在唯一可用的【能力强化】功能也表示宿主正处于战斗状态,无法使用。

“那就要靠宿主自己了,不过本质上他们都是你的灵魂碎片,灵魂上自然倾向于亲近而非争斗。

”系统也没有给出什么有效的方案,不过接下来的话倒是让梵吃了一颗定心丸,“而且宿主无需畏惧死亡,物种进化是一场漫长的战争,只要古蜘蛛这一族群没有灭绝,你都能在这个群体中不断转生:个体的消亡并不是终点。

” “这倒是个好消息。

”梵看着眼前不断逼近的獠牙说道,“你说我现在直接让他弄死,会不会就近转生到他身上去了?而且还能拿回一部分灵魂碎片,卧槽,血赚不亏啊。

” 话虽如此,但束手就擒也不是他的风格,何况就算死了还能复活,但肉体消亡的痛苦也并不会因此而减少,更不要说眼前这个逗逼的灵魂,他是一点也不想拿回来。

看来只能用这一招了。

“八戒,我是你师傅啊!”梵望着深色幼蛛深情的喊到,“你这是要欺师灭祖吗?想不到你和那猴子是一路货色,枉我将他赶走,想提你为座下大弟子,为师看错你了!” 对面显然懵逼了起来,压着的他的力道也松了许多,“你是俺师傅?” 卧槽,看起来有门啊。

梵赶紧乘热打铁,接着说道,“是啊,八戒,你还记得高老庄吗?要不是为师护着你,你早让那猴子一棒子敲死了。

” 八戒(是的,以后就叫他八戒了)听了以后赶紧松开足肢,从他身上下来,好像还想扶他一把,但看着梵也是八条腿的结构似乎不需要扶持,显得脚足无措的有些尴尬,“嘿嘿,师傅,也不知道怎么滴,从刚才开始弟子的脑子有点糊涂,一下子没认出你来,你饶了弟子这一次吧,可别和猴哥提这茬啊。

” 居然这么好糊弄,果然这些家伙虽然比真的蜘蛛要聪明很多,但还是比起我来还是差很多嘛,呸呸呸,我干嘛要和傻子比。

“就此一次,下不为例。

”梵拿腔捏调的说,“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为师化缘去。

” 八戒嘟囔着“师傅应该不是这个语气呀”什么的走掉了,当然不是去化缘,在雌蜘蛛拥挤的背部走不到几步就遇到了其他同伴,然后又开始了他的演讲。

“看起来,八戒还算是高智商的了,应该是灵魂碎片份额比较大吧,”梵又和其他一些兄弟姐妹(或者说是他的分身)交流了一下,如此想到。

大部分幼蛛甚至没有明确的自我意识概念,而且只要他说什么,对方就会做什么。

当然,这和灵魂链接带来的信任感也有很大的关系,反而是八戒这样智商较高的个体会对他的话产生怀疑,得用靠谱一点的谎言来蒙蔽。

“看来,这就是我的基本盘了,”梵站在背夹壳广场最中心向四周环顾着,想道,“没想到灵魂摔散了也不全是坏处,这样就有了一群帮手了,之前老想着蚂蚁蜜蜂什么的真社会性昆虫,现在我居然也整出个山寨版的,可惜这是靠我的灵魂碎片造成的一次性的效果,等到这一代全员都过世之后,灵魂碎片会慢慢得向本体汇集,【集群】属性应该就会消失,下一次转生也没法再搞一个空投打击,嗯,得在这一代开个好局面出来。

” 别看梵他们在雌蜘蛛背上稳如泰山地趴着,实际上他们的母亲已经捕获到了一只猎物:这是一只长的蜥蜴的家伙,它与成体蜘蛛差不多长,但消瘦的身体完全无法与这只恐怖爬虫对敌,只能沦为口中餐腹中食。

雌蜘蛛再次将毒液注入已经死亡的猎物体内,这并不是浪费,实际上毒液不光是捕食利器,还是蜘蛛的体外消化手段:它能分解目标的蛋白质,让其变为鲜滑爽口的“肉汤”,而是幼蛛毒腺分泌能力有限,母体在帮助它的们进行消化。

进食需要迅速,节肢动物力大却不能持久,无法将这么大的猎物移动到安全地点,只能现场开饭。

好在毒液效果不错,很快那蜥蜴皮下肉体就融化为汁水,雌蜘蛛包餐一顿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呼叫自己同来进食。

梵是最后一个趴到猎物身上的幼蛛,看着这个家伙迟迟不肯下口,脑内的贫瘠的古生物知识并不能让他知道:眼前的这个物种是一只林蜥,是生活于石炭纪的早期爬行类动物。

当然,他也不是纠结这个问题,实际上你一般是不会管食物叫什么名字的,真正让他烦恼的是,为什么尧这个家伙抽走了他前身灵魂中关于家人与朋友的记忆,却没有抽调身为人类的饮食习惯。

算了,以后总得克服的,梵决心一下,立刻用口器咬破已经变脆的猎物皮肤,而里面的汁水马上涌了出来,他赶紧用嘴接住,一点不浪费的舐了起来。

“嗯,味道不错,有点像鸡汤的感觉,看来蜘蛛的味觉体验挺好的。

”尝到甜头的梵也忘记了恶心,更加用力的吸吮起来。

获得成就【第一口】,奖励宿主100点经验。

正吃着,梵脑海里传来这么一句话,“系统,这是怎么回事。

” “宿主难道忘了使用能力对身体进行进化时,是需要消耗神力的吗,而这经验值就是神力的体现方式,当主每次取得不同的成就,就是对节肢动物做出了贡献,相应的,神力也会获得补充。

不过前期的大部分成就实际是给予的新手礼包,都是古神预先存放在系统里的神力,不然你以为吃口食物就能提高节肢动物的生态地位吗?”系统回复道,顺便又损了一波梵。

好吧,吃饱喝足了,也该试试【能力强化】这个功能了,这才是目前最大的金手指啊,得看看有什么效果。

梵与兄弟姐妹们爬回母亲的背上思考着第一次金手指应该如何使用,而雌蜘蛛也迅速离开了进食现场,向来时的方向移动:食物的味道会吸引其他掠食者地到来,还是草原地形更为安全。

想了半天,梵终于下定了决心,“好吧,就按这个方案来!”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