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额是蒋门神 > 第六十七章太子妃怀孕了

第六十七章太子妃怀孕了

千呼万唤始出来,蒋忠终于来到了蔡京的书房,他知道这个六贼之首不好对付,可是现在自己占据大势,压根不用理会这个老贼。

蔡京不断地上下打量蒋忠,像这种见到自己不卑不亢地年轻人已经不多见了,他在蒋忠身上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心中不由得暗自心伤。

“年纪轻轻,不是进士出身,能够混个从五品的太子洗马,你也算是大宋朝绝无仅有的了,你提升速度之快让老夫汗颜,来来,坐下喝茶,不用拘束。

” “太师谬赞了,小人和王黼大人可是差远了,还谈不上绝无仅有。

况且只是一个虚衔,实际上并无实职,甚至连太子府门朝那边都不知道。

”蒋忠大大方方地坐下来,慢慢地品茶,好像正堂上的老者不是权倾朝野的六贼之首蔡京,而是一个慈祥的老头。

“听说,你和太尉府走的很近,虚衔转为实职好像没有太大的难度吧。

” 蔡京就是要搞清楚蒋忠陷进去有多深,有没有培养的价值。

毕竟这样的年轻人的确不多见了,留在身边,总比推给高俅要强。

“一介草民进入太尉府,犹如刘姥姥进大观园,走马观花而已,什么也看不透。

”蒋忠一时口误,把后世的俗语都说了出来,他知道蔡京在试探自己,于是就笑着说道:“太子府的门槛太高,想要跨过去,恐怕还得太师抬爱。

” 果然上道,蔡京就喜欢聪明人,他笑着说道:“老夫喜欢年轻人,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

” 蒋忠知道蔡京就是故意客气一下,说白了是想用太子洗马的实职来换取林灵素出马求雨。

他笑了笑说道:“小人还真的有件事情想拜托太师,还望成全。

” “噢,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不知道老夫能能否办到。

” “家侄参加大考,如果才运不济也就罢了,如果有幸上了头榜,还望太师成全,使其抡元。

”蒋忠的口开的很大,很大,不过他也知道这件事情除去蔡京之外,没有人能办到,除非是道君皇帝了,否则连隐相梁师cd办不到。

毕竟太师蔡京有绝对的实力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老贼为什么是六贼之首的根本所在。

“年轻人,风大闪了舌头不见得是好事。

”蔡京没有想到蒋忠会狮子大开口,殿试抡元,那岂是小事情,前三甲的序位是需要官家定夺的,自己强行干预,可不是什么好事。

尽管这种事情之前不是没有做过,他却不愿意用来做交易。

蒋忠早就知道蔡京会拒绝,也不在意,从怀里抽出一个信封,放在案头上之后,不紧不慢地说道:“朱勔的,交给高俅了,小人过目不忘,顺手抄写一份,我想太师能用得上。

” 不用看内容,蔡京笑着说道:“为国家发掘培养人才,是老夫最大的心愿。

如果令贤侄真的可以上了头榜,那么抡元也不是没有可能。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应该知道来这里能做什么。

” “小人是林仙长的俗家弟子,求雨这种小事情手到擒来。

”蒋忠停顿了一下后说道:“只不过需要借助太子府的灵气,才能够确保事半功倍,对于太子的德行也大有提升。

毕竟太子府的人求雨成功,太子脸上也有光。

” “好小子,算计到老夫头上了,好吧,三天后你就去太子府报到,至于什么职务,这是太子定的,不一定实职是洗马。

” 蔡京端起茶杯,蒋忠知道这是送客的信号,自己已经功德圆满了,于是就起身告辞。

太子赵桓心情稍微好了点,不管怎么说只要是太子府走出去的人解决了长垣下雨的问题,那么父皇也会高看自己一眼的,一时间心中的雾霾一扫而光。

给蒋忠安排个什么实职,一时间他没有主意,决定去找太子妃询问一下。

不能尽人事的赵桓晚上可不敢去太子妃的房间,白天倒是可以得,这个冰雪聪明,机智多谋的女人绝对是贤内助,出谋划策比耿南介,郑居中,李纲等人厉害多了,这点不得不令人敬佩这位女诸葛。

不知道是心虚的缘故,还是其他原因,赵桓见到太子妃朱琏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而身怀有孕的太子妃朱琏,也没有行礼,只是笑着凝视对方,这个女诸葛内心是有愧的,天底下敢给太子戴绿帽子的女人少之又少,偏偏自己就是一个。

那一次一夜狂欢,珠胎暗怀,不仅给太子戴绿帽子,而且还有了身孕,可是太子一次都没有碰过自己。

那个坏男人得到自己的身子之后,竟然出馊主意,让自己带迷香进洞房。

点上迷香之后,太子稀里糊涂就睡着了,接连几天都是这个样子,之后太子就再也没有晚上来过,再后来就怀孕了。

这一切都历历在目,朱琏内心思念那个带给自己欲仙欲死感觉的男人,也对太子感到愧疚。

赵桓很快就缓过神了,他走到床边坐下后,轻轻地抚抚摸了一下朱琏那凸起de肚皮,十分开心地说道:“如果你诞下男孩,那么孤的太子之位就稳固了,不用再过担心赵楷那小子了。

哎,也不知道父王是怎么想的,竟然默许赵楷窥视东宫之位。

” “妾身定当为太子诞下麟儿,也会为太子谋划。

上阵亲兄弟,打虎父子兵。

我的两个兄长,一定会为太子冲锋陷阵的。

”在那件事情上有愧于太子,朱琏能做的就是帮助这个懦弱的家伙保住太子之位,确切说是保住自己的位置。

“你对我真好。

”十分感动的赵桓轻轻地把朱琏抱在怀里,轻声地说道:“你兄长的事情,我已经交给太师蔡京去办了,很快就有结果。

今天孤有事情和你商量。

” 赵桓不紧不慢地把求雨的事情说了出来,最后说道:“那个叫蒋忠的家伙虽然是太子洗马,可毕竟是虚衔,现在要安排到太子府,给个实职,怎么安排比较好。

” 听到蒋忠这两个字的时候,朱琏心里咯噔了一下,冤孽,怎么又遇到这个冤家了。

原本以为是一夜错误,没有想到竟然找上门了,今后该怎么办,毕竟他是腹中的亲生父亲。

“你怎么了。

”赵桓不知道太子妃为什么愣神,于是就笑着说道:“这事可以从长计议,大不了就直接让他做太子洗马,虚衔转成实职就可以了。

” “不可。

” “为什么不可?” 朱琏本意是不想让蒋忠进太子府,可就在这个时候,腹中的胎儿不合时宜的踢了一脚仿佛在抗议母亲的自私,阻挡父亲的前程。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朱琏才算是缓过神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一家团聚更重要的,不管怎么说自己也不能剥夺蒋忠见儿子的权利。

朱琏整理了一下思路之后说道:“一介布衣,授实职太子洗马,从五品恐怕朝臣非议,父皇也会觉得太子草率。

不如授他左清率府主事佐将,正七品,这样争议还小点。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