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额是蒋门神 > 第四章狼狈为奸

第四章狼狈为奸

躺到床上的蒋忠却怎么都睡不着,自己重生的第一天就杀死了这么多人,其中很多人还是无辜惨死,这样做是不是太不人道了?就在这个家伙胡思乱想的时候,小月仙走了进来,这个俏娘子飞快地脱去外衣躺在蒋忠旁边,她抱住蒋忠的脖子,轻声地说道:”老爷,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让武松去杀人,今晚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 不知道为什么,蒋忠不想对小月仙隐瞒,他把这个小美人抱在怀里后不紧不慢地把今晚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很显然为现在是打不过武松的,他是来替施恩出气来抢快活林的,如果我不说谎话,这个耿直的家伙一定不会放过我。

可是那个谎话漏洞百出,只要是武松一问施恩,一切都水落石出了。

像武松这样顶天立地的汉子知道被为欺骗了,那还不得找我拼命,所以为只能这样做,为了我,也为了我们。

“ 小月仙是个十分聪明的女人,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她喃喃地说道:”可是,武松杀了那么多人,肯定被被抓紧官府,搞不好要杀头的,你作为他的大哥,你就忍心?“ ”错,武松不会有事的。

整件事情可以瞒天过海,但是绝对瞒不过张督监,这个家伙肯定会狠狠地敲诈为一笔,到时候,我就可以趁机把武松保出来,那今后武松肯定对为死心塌地卖命。

好了,不说了,你不是说老子不行么?现在就弄得你哇哇叫。

”蒋忠一翻身就把小月仙压在身下,这个小美女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两人就纠缠到一起,满屋春色无边。

几十人被杀,两座院落被烧毁,土匪进城,这可是惊天大案,这些在街头巷尾只是谈资而已,可是对于贪婪成性的张都监而言可是一笔财富送上门,这个家伙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高兴的手舞足蹈,大笑道:“又是一笔大买卖,看来蒋黑炭又要给老子送钱了。

不过这个家伙也太黑了吧,一个快活林的争端能引发惊天血案,看来要好好的修理下这个黑炭,要不然这样下去早晚会出事。

” 小眼睛的张督监是个极度聪明的家伙,对自己管辖的一亩三分地看得特别紧,大事小事尽在掌握之中。

从蒋忠夺走快活林,到施恩把武松从监牢捞出来,再到武松醉闯快活林这些线索上,他很快就猜出来昨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是能敲诈蒋忠多少钱。

就在张督监盘算着能敲诈蒋忠多少钱时,手下的门子进屋禀报说蒋忠求见。

“求见个屁,先把那个黑炭给老子抓起来,到晚上再说。

”张督监一时间没有想好应该敲诈多少钱,更没有想清楚怎么开口,在这种情况下决定献给蒋忠来个下马威。

蒋忠没有想到张督监这个混球敢抓自己,尽管心中恼火,但是他还是选择不反抗,毕竟是重生过来的,对这里面的关系并不是很清楚,不过这个家伙有一点是很清楚的,想要在孟州混下去,一定要把这个该死的张督监给除掉,要不然整天被勒索可不是好事。

昨晚上征伐一宿,今天又要饿一天肚子,饥肠辘辘的蒋忠腹诽了一整天,不仅要扳倒这个张督监,还要让这个混球吃的东西全吐出来。

初更时分,张督监才派人叫蒋忠过去,两人见面之后都没有说话,可以说各怀鬼胎。

还是蒋忠很快打破了沉没,他施礼后说道:“小的见过督监大人。

” “坐下慢慢说,知道本官为什么把你关在厢房么?”张督监自信自己掌握着主动,蒋黑炭会主动坦白的,所以一点都不着急。

他慢慢悠悠地喝着茶,压根不正眼看蒋忠。

“不知道。

“蒋忠早就理清思路了,压根不上钩,他自言自语地说道:“某家只是给大人送财富的,怎么知道为什么被请进厢房。

” 一听到送财富,张督监就来了精神,他笑着说道:“送什么财富呀!是不是施家的财物呀!大令已经发话了要严肃处理这起恶性案件,涉案人等一概拿获。

听说你和施恩有过节,莫非这件滔天血案是你做的” “什么血案,大人把小的说糊涂了。

”蒋忠压根不接对方的话茬,他笑眯眯地说道:“小人给大老爷送的可是至少十万贯的财富,你说施恩那小子家里有那么多钱?至于血案,小人昨晚上和小妾亲热,压根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

” 十万贯,这对于张督监来说可是天文数字,以往像蒋忠这种大主顾一年孝敬不过一两千贯,哪里听到过这么大的财富。

这个时候顿时就把施恩的案子抛到九霄云外了,毕竟昨晚上土匪全被武松那个贼配军杀了,而且人也抓起来了,完全可以糊弄一下老迈昏聩的县令大人,至于悠悠众口那就更不在话下。

看到把张督监镇住了,蒋忠就知道这个贪婪成性的家伙被自己忽悠住了,他也不着急说话,自己把茶水倒上自斟自饮,盘算着怎么样利益最大化。

果不其然,张督监把原来准备敲诈蒋忠一万贯的计划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喝了口茶掩饰下内心的冲动后说道:“你这厮尽是信口开河,昨晚上犯下施恩全家被杀,房屋被烧,犯下血案的那个贼人武松说是受你指使,大老爷正准备让本官把你缉捕归案呢?,现在你主动送上门来,还信口开河,看样子你是准备认罪伏法了。

” “某家可不认识什么武松,至于施恩那小子恶棍满盈,全家被杀也算报应,与我何干。

”蒋忠才不上钩,他放下茶杯后不紧不慢地说道:“这十万贯的财富可是货真价实的,我已经告诉贱内了,如果今晚上为在张大人这里醉酒不回去的话,明天这十万贯财富的事,就会禀告县太爷,还有团练大人,所以还是请大人早点送某家回去。

” “这么说,那个案子真的和你无关?” “当然无关。

”蒋忠一脸正义地说道:“俺可是安分守己的良民,这十万贯是孝敬大人您的。

” “当然这十万贯是真的,只有你我知道?”张督监知道蒋忠把这笔财富送给自己,绝对不是为了脱罪,以这厮和张团练的关系,送上几万贯绝对可以摆平,看样子,这个家伙有求于自己。

蒋忠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张督监喊道:“来人哪,上酒菜,把桃红,翠柳也叫上来。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