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额是蒋门神 > 第三十六章明争暗斗

第三十六章明争暗斗

在极乐殿,高俅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他知道此时的官家已经发了雷霆之怒,自己要是贸然开口的话,肯定会遭到申斥,在这种情况下这家伙选择了明哲保身。

李邦彦那粉白无血色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这个家伙知道自己这一步棋走对了,不仅敲打了高俅,让梁师成灾官家心中也失了不少分。

太师蔡京七十多了,这个老家伙就像是寺院的泥胎一样岿然不动,好像这一切和他无关似的,只是他的目光并没有盯在老对手梁师成身上,而是盯在高俅身上,想知道这个胸无城府的家伙如何化解危局。

宋徽宗赵佶慢慢地抬起头,他环视了一下周围后目光直直地盯在高俅身上,语气沉重地说道:“柴进凭空消失,偌大的产业也没有了,是不是你贪墨了。

” “陛下,臣知罪。

”高俅是最了解官家的,不管是否有罪,只要是官家发难,最好不要申辩,先认罪,再说缘由才是最好的选择。

他看到宋徽宗的脸色稍微好了一点,就小心翼翼地说道:“臣没有想到柴进和梁山贼寇真的有勾结,估计现在他已经上了梁山,至于那些金银珠宝应该也在梁山,臣愿意亲帅禁军去清剿。

” 眼见官家没有说话的意思,李邦彦就扯着公鸭般的嗓子嘲讽道:“高太尉好手段,人没了推到梁山贼寇头上,钱没了也推过去。

小小的梁山贼寇一群乌合之众,竟然需要出动禁军去剿匪,难得我们大宋军队变得如此不堪?” “你什么意思,敢嘲讽我大宋朝的军队。

”王黼抓住李邦彦的语病,就立刻反驳,他冷冷地说道:“军队是国之重器,是捍卫大宋朝的利器,怎么就变得不堪?” 倒不是王黼替高俅出头,而是梁师成和李邦彦是死对头,两人明争暗斗多年,身为干儿子的王黼怎么会不替干爹梁师成出头呢? 蔡京不紧不慢地说道:“官家的意思是如何把柴进抓回来,那钱追回来,你们这样争来争去有什么意思。

” “什么叫争来争去,大家是在群策群力,不知道老太师有何高见?”梁师成把战火烧到了蔡京身上,他和蔡攸交往密切,在死磕李邦彦的同时,动不动也会和蔡京斗上几句。

蔡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自己已经年过七旬,儿子蔡攸老是和自己对着干,如果在朝堂再不发声的话,就会逐渐被官家所遗忘,那样的话随时都会让自己致仕。

刚才李邦彦,高俅,王黼斗嘴的时候,蔡京没有说话,这三个人的分量还轻点,现在梁师成调出来了,他怎么会不出头呢? 蔡京不紧不慢地说道:“一个小小的梁山哪里需要大动干戈,想征讨,随便派支厢军就可以。

如果不想征讨,官家下旨,派个官员选址招安就可以了,一点都不麻烦。

” 小小的梁山没有一个人会当回事,可是这里面牵涉到了柴进这个前朝皇家贵胄,牵涉到了丹书铁券,牵涉到了上千万贯的财富,就不能不让人放在心上了。

宋徽宗赵佶没有理会朝臣们的争吵,喜欢玩弄权术的他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朝臣明争暗斗的气氛,这样既可以防止重臣结党,又可以体现出皇帝居中调停,乾坤独断的威严。

其实,倒不是宋徽宗特别喜欢在朝臣争斗中居中调停,来实现自己的乾坤独断。

最关键的恶果还是宋太祖赵匡胤这个开国皇帝种下来的,陈桥兵变,赵匡胤黄袍加身夺去了后周的江山,欺负人家孤儿寡母。

目睹五代十国藩镇割据,大将军乱政的恶果的赵匡胤害怕武人乱政,害怕再出现黄袍加身的情形,他就别出心裁地搞了一个士大夫与皇家共天下,一起打压武将。

出发点是文臣士大夫和皇家一起骑在武将头上,谁也没有想到士大夫逐渐形成一个庞大的文官集团,动不动还出现士大夫欺负皇帝的场面,最典型就是宋仁宗时代。

一代明主宋仁宗被文官集团欺负的都到了唾面自干的境界,这对于宋仁宗来说倒也没有什么。

但是对于好大喜功,刚愎自用,自以为是的宋徽宗来说是绝对不行的,这也是他重用六贼的原因,在对朝中重臣争斗中推波助澜,最终实现自己的乾纲独断。

看到重臣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宋徽宗心中的怒火反而消了不少,他冷眼看着高球,在暗示这个家伙抓紧拿出个行之有效的方案,不管怎么说抓紧把丹书铁券拿回来,至于柴进的死活无关紧要,当然了柴进的家产最好还是拿回来。

在这个时候,高俅有点后悔听高廉的馊主意了,私下扣住丹书铁券一点卵用都没有,搞不好还引火上身。

在看到官家盯着自己的时候,高俅就知道躲不过去了,于是就着头皮说道:“启禀陛下,虽然柴进私下勾结梁山匪徒,但毕竟不敢明目张胆的插旗造反,臣这就派人对柴进实行抄家,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东西找回来。

” “很好,就按高爱卿说的办!”宋徽宗赵佶还惦记着仙长林灵素讲课,懒得理会蔡京等人的争吵。

回到家里的高俅长处一口气,在宫里实在是太压抑了,满肚子都是火的他找不到地方发泄,可以说看谁都不顺眼,连看到宝贝儿子都有上去踹几脚的冲动。

也该蒋忠倒霉,在高太尉怒火中烧的时候,他前来拜访。

蒋忠进入会客厅,看到坐在主位上面色沉如水的高俅那一瞬间,他就知道今天可不是什么好日子,可尽管如此,已经来到这里了,又不能缩回去,只能着头皮说道:“小人蒋忠拜见太尉。

” “你就是那个巧舌如簧,谎话连篇的蒋忠?”高俅正愁满肚子气找不到发泄的地方,现在蒋忠正好来到自己面前,怒火中烧的他抓起酒杯就扔了过去。

蒋忠看到茶杯朝自己飞来,于是就伸手接住了,看到里面满满的茶水就知道高俅并没有喝,他一饮而下后说道:“太尉府上的君山银针和外面的就是不一样,小人谢过太尉赏茶。

” 见过无耻的,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高俅的鼻子都快气歪了,他冷冷地说道:“蒋忠,你都不怕本太尉抓你入狱。

” “怕,怕的要死,但是小人知道,宰相肚里能撑船,将军额前跑下马,太尉大人您大人大量,又怎么会和小人计较那么多呢?”蒋忠不等高俅说话就大大咧咧地坐下了,这个家伙一遍喝茶一边不紧不慢地说道:“丹书铁券在太尉手上,随时都可以上交给官家,绝对是大功一件,至于柴进报个暴毙而亡不就可以了么?” “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这里面最关键是柴进的万贯家财,你要知道官家这几年开支特别大,国库出现亏空,这笔钱是官家势在必得的,可是现在竟然下落不明。

一旦官家怪罪下来,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掉脑袋。

”高俅在这个时候就冷静了下来,现在最应该考虑的是如何解决问题,而绝对不是在这件事情上兜圈子,他冷冷地说道:“本太尉知道你有小聪明,可是在绝对的权利面前,任何谋诡计都不会得逞的。

现在官家盯上了这件事情,这绝对不是你的小聪明可以解决的。

” “那如果四大寇之中,有一家被太尉您灭掉了呢?”蒋忠知道高俅和童贯关系闹得很僵,一旦童贯从西军回到京师,那绝对会死死地压住高俅,这对于自己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可错过的机会。

他打定主意之后就说道:“媪相在西北虽然没有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但是组建新西军胜捷军,在军中的威望逐渐攀高,隐隐的超过了西北种家,折家,刘家。

如果说率领西军来征讨四大寇,那绝对是碾压式优势。

虽然距离收回幽云十六州,加封郡王还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但是一旦国内四大寇的危机解除了,那么收复幽云十六州的事情就会提上日程。

一旦童贯被封郡王,恐怕太尉您的日子就会过得异常艰辛。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