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额是蒋门神 > 第二十八章曾家五虎

第二十八章曾家五虎

不知道为什么,曾涂每次见父亲的时候都紧张的要命,压根就不看正眼看这个留着山羊胡的小老头,尽管父亲从来没有责罚过自己,但是从小都觉得父亲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今天也不例外,他把信交给曾弄之后,就傻傻地站在父亲的面前,低着头好像是做错事的似的。

“是不是又调戏女人了?”曾弄并不急着看信,三角眼微微眯着,看曾涂的时候,好像是恶狼看猎物似的,他冷冷地说道:“你都娶了九房了,难道还缺女人?” “我,我,对不起,父亲大人,我错了。

”吓得一身冷汗的曾涂双腿一软就跪倒了地上,这个家伙一遍擦额头冷汗一遍解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变得舌根发,说话都不利索了,半天也没有说明白究竟怎么回事。

曾弄也没想着怎么惩罚曾涂,毕竟儿子都三十了,将来要当家主的,要是动不动都惩罚也不是什么好事。

他打开信之后就愣住了,很显然这封信之外还有一封信,要不然整件事情就说不通了。

“混账,另外一封信呢?” “没,没有了,只有这一封信。

”看到父亲震怒了,曾涂就急忙磕头认错,这可是曾家五虎共同的习惯,不管有没有犯错,只要父亲生气,那就立马磕头认错。

看到曾涂磕头,曾弄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气呼呼地说道:“没用的东西起来说话,那个送信的人呢?” “被儿子软禁起来了。

” “糊涂,高太尉差遣的人,你也敢软禁,还不抓紧有请,顺便把你几个弟弟,还有史师父,苏师傅都请过来。

” 曾弄有个习惯只要是遇到大事,或者见重要的客人,一定是把两个教头还有五个儿子全叫过来,算是给自己做个参谋避免出差错。

这也是这么多年曾头市从无到有,从小到强,屹立不倒的原因。

当然,这种骨子里面优柔寡断的缺点,在某些时候也是致命的。

某个地方被袭击后,蒋忠走路多少有点不太利索,这个家伙一边走,一遍还腹诽,小娘们,到床上你就知道哥的厉害了。

不过,现在他算是明白了方金芝这个所谓的圣女是被方腊洗过脑的,绝对不是自己三言两语可以打发的,想要摘下这朵带刺的红玫瑰,还是要下点功夫的。

在进入会客厅后,蒋忠并没有往前走,而是停下脚步四处打量。

正堂上有一副高达一丈有余的猛虎下山图,看上去那只下山虎十分的逼真,虎虎生威,让人看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坐在正堂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头戴貂皮帽,黑小的脸上布满了皱纹,三角眼,扫帚眉,鹰钩鼻,厚嘴唇下还有个痦子,留着山羊胡。

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平淡无奇的老者,但实际上那暗淡无光的目光里面隐藏着让人看不透的秘密,一看就是一个诡谲险之人。

大厅的左边站着两个彪形大汉,第一个身高将近两米,膀大腰圆,孔武有力,,面色微白,三绺须髯。

炯炯有神的眼神之中流露在难以隐藏的傲气,压根不正眼看走进来的蒋忠,好像这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似的。

不用说这就是曾头市首席教头史文恭,这个家伙三十岁出头的样子,一看就是一等一的高手,只不过傲气外露注定不会成为万人敬仰的大英雄。

站在史文恭下手的是一个穿黑色衣服的男子,看上去有二十八九岁,身高超过一米九,身材修长而又健硕,面色青黄,络腮胡须,不用说应该是次席教头苏定,这个教头倒是挺好玩de,很友善地冲着蒋忠点了下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认识。

站在右边的五个青年不用说就是曾家五虎了。

老大曾涂留着和蒋忠之前一样的胡子,膀大腰圆,看上去就是一个粗鄙不堪的恶棍。

印堂有点发暗,这估计和纵欲有关系,毕竟娶了九房,再强壮也经不起折腾呀。

站在曾涂下首的是曾弄的次子曾密,这个二少爷一看就是玩世不恭,早就被酒色掏空身子了,只不过那双小三角眼里面流露出狡诈,看样子是继承了曾弄的衣钵。

三子曾索应该是曾家五虎之中个子最高的一个,看上去比史文恭还高出一些,黑炭般的脸上竟然有一条很长的刀疤。

四子曾魁是全场唯一一个穿盔甲的家伙,穿着漆墨布甲,看样子这是一个好战分子,在家里都穿着盔甲,好像随时可以打仗死的 最下手的曾升竟然带着兵器,这个身高不足一米的家伙竟然背挎双刀,两个胳膊粗壮有力,拳头更是大的惊人,看样子是个力量型选手。

坐在太师椅上的曾弄,睁大三角眼仔细上下打量蒋忠,这个面色微黑的汉子如果留有胡子,和自己的大儿子有点像。

只不过,看上去这个家伙更加威武英俊一点,浓黑大眼,看上去是一条汉子。

体型和教头苏定有点像,只是稍微矮了半头。

明明是一介江湖草莽,非得打扮成斯文人,显得有点不伦不类。

二十年了,没有想到还能遇见如此人物。

在曾弄看来,能让自己看不出穿的人太少了,如果说有的话,那就是二十年前遇到狼主的时候,自己就没有看透,现在这个人更是看不透。

看不透狼主,是因为狼主身上那股气吞山河的英雄气概掩盖了很多,很多,以至于让人看不透,曾弄de感觉是压根不敢正眼看狼主,又怎么能看透呢?而眼前这个家伙明明就站在自己面前,丝毫没有什么威胁,但就是看不透,好像一个谜团似的。

蒋忠慢慢地走到大厅中央,掏出一张礼单递给曾涂之后,他笑着说道:“晚辈见过曾长官。

” “叫我曾长者就不可以。

”曾弄并没有接过曾涂递来的礼单,很显然这个叫蒋忠的家伙送来的礼肯定轻不了,不过轻重又有什么意思呢?他摆了摆手后说道:“所有人都坐下吧,让下人上酒菜,咱们边喝边聊。

” 好像宋朝人喜欢边喝酒边谈事情,不过半年来蒋忠已经适应了,就连喝花酒都适应了,毕竟在前世也经常鬼混的。

这次是要谈重要的事情,也就没有花酒了。

最先打开话题的还是蒋忠,在喝完酒杯的酒之后,他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过去后,笑着说道:“曾长者,当时和令郎见面的场合有点特殊,所以就有所隐瞒,还望见谅。

” “客气了,是我们曾家失礼了,为表示歉意,老夫我自罚一杯。

”曾弄端起酒杯浅尝即止地抿了一口,他打开信封认真看信。

在曾涂记忆中,父亲大人从来没有说过自罚一杯这种话,在这个时候,曾涂就知道自己的确是闯祸了,看来这个蒋大官人来头不小。

后悔不已的他暗暗发誓,说什么都要把关系处理好。

一封只有短短几十字的信,曾弄看了足足有一刻钟,而且脸色越来越凝重,这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感到压抑。

“蒋大官人,你跟我到后厅来。

” 看到父亲和蒋忠去了后厅,曾涂就更加傻眼了,在这个家伙记事起,有资格进入后厅的外人就屈指可数,至于这种中途离席去后厅的情况,一次都没有发生过。

不仅曾涂傻眼了,可以说所有人都愣神了,即便是自诩最了解老爷子的二少爷曾密也不知道是情况。

不过这个家伙比较聪明让下人把酒席撤了,等老爷子出来再说。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