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科幻 > 矮子魔头异闻录 > 第五章疯羊

第五章疯羊

“铿锵” [怒风]的劈砍动作骤然停滞,就像是被定身法定住一样,刀刃离对手不足十厘米,聚能刃的高温甚至已经融毁了表层装甲板。

可是尽管[怒风]的机械臂活动机构“咯咯”作响,这致命的一击就是砍不下去。

是手下留情? 扯淡,就算不用拾音器韦桀依然能听见[怒风]的机械臂在齿轮带动下发出激烈的传动音。

韦桀愣了半秒钟,突然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少年机甲兵骤然发出一阵大笑。

“哈哈哈,妈的,俯角不够,是俯角不够,叫你把机体设计得那么大,哈哈,怎么样,现在动给我看看啊!” 由于需要搭载大量火器装备,铁伐军机甲普遍拥有高大的机体和厚实的机身结构,这对机体动作和灵活性产生了一定限制。

韦桀也没有想到,自己手下这台又矮又挫的试验型机动铠竟然因为这个设计漏洞,一下拥有了任何标准机动铠都不具备的优势。

近在眼前的猎物砍不着吗,铁伐机甲兵气急败坏,抬起机械腿一下向[椎]式踹去,但是韦桀早就料到了这一手,驱动机甲就地一滚闪开,[怒风]用力过猛,差点姿态失去平衡。

韦桀驱动[椎]式的膝部机构最大限度弯曲,以下蹲姿势压低身高,[椎]式本来就低矮的机体这下至少又降低了百分之二十高度,就像一个狡猾的相扑手,展开手臂,压着身躯,绕着对手的腰部和下盘周旋,高大笨重的[怒风]只能胡乱挥动着武器,一边后退一边穷于应付,可是它每退出一步,[椎]式就立刻紧紧贴上来继续保持贴身战姿态,绝不给它拉开距离的机会。

这下可轮到[怒风]抓狂了,竭尽全力挥出的攻击经常因为超出最低俯角而被卡死,热能突击刀在空气中徒劳的乱劈,可是往往都是从敌机的上方划过去,威力巨大的重武器又施展不开,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台狡猾的矮子机动铠在面前乱窜乱跳。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作方式,是谁在那里战斗?”杨杰疑惑地看着这场发生在后车厢的战斗。

他并不记得自己的警卫队里有那么一台滑稽的矮子机动铠,而且还是用得一套杂耍似的纵动作,如果不是现在形势危急,他肯定要找人把那个机甲兵的驾驶证给撸掉。

不过,还好他那忠心的副官还算清醒,推着杨杰就向下一节车厢跑,同时召集外围的警卫机动铠收缩防线。

[怒风]的电子眼捕捉到了这一幕,立刻架起安装在肩部武器站台的65mm机枪开火,中口径高爆弹沿着车厢一路狂扫,猛烈的爆炸威力把厢体板材撕得支离破碎,眼看炮火就要落在杨杰一行人中间,两个忠心耿耿的警卫立刻把大将扑倒在地,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血肉之躯怎么挡得住炮弹,顶多就是保证尸体被打得不怎么碎而已。

杨杰抱紧最疼爱的女儿,愤恨地闭上眼睛,心里发誓,如果自己在地下有灵,一定不会放过那些败类同僚。

“哇靠!” 韦桀也被吓了一大跳,因为[椎]式的机体低矮,对手的机枪几乎是顶在他的脑袋上开火的,因为根本不知道身后有个大人物,他本能的判定对手是在对自己展开攻击。

[椎]式敏捷地俯下身,然后纵身一跃,机械手抓住[怒风]的机枪枪管,向下用力带去,一瞬间,强大的惯性力把[怒风]直接拽翻,武器站台更是直接被扯下来,枪膛内残余的炮弹还在不断发,韦桀不得不把枪口对准天,像高炮一样击。

“他妈的,德罗法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和一台敌机纠缠了那么长时间,一点屁事都没干!” 莫名其妙的战况让蒙罗不耐烦了,他实在想不通自己的精英手下竟然会那么磨磨唧唧,对手还只是一台机动铠而已。

“奶奶的,什么事都要老子亲自动手。

” 蒙罗说完,一脚油门,驱动座机一跃而起,拖着爆燃的喷焰直冲列车上方,头曼似乎在无线电里骂着什么,但是他一点也没听进去。

机动铠一般都带有短距起降能力,不过持续时间并不久,只有五分钟左右,速度也不够快,基本上只相当于旧式螺旋桨战斗机水平,这是受发动机主要为机体行动装置功能,只能分出一少部分余量供应推进器使用的限制。

体型笨重的[怒风]在这方面的问题更大,续航时间只有不到三分钟,不过这也足够越过高岩军单薄的防线。

粗野的发动机轰鸣音立刻引起了韦桀的警觉,他一抬头捕捉到了新对手的影像。

“[怒风],不,是[怒风b2]吗?军官都直接冲上来了吗?” 指挥官专用型[怒风b2]拥有更大的机体和更强的武备,作为附加装甲的标志性“双肩盾”非常容易辨识,因为成本大幅度上升,所以基本只作为校官座机,能驾驶这型机动铠的基本都是相当不好搞的老手。

“咚” [怒风b2]重重落地,手里的重型霰弹枪狂野地挥动着,里面的机甲兵嚣张地直接用扩音器叫嚣起来。

“高岩的杂种,吃屎去吧!哦,对了,德罗法你这狗娘养的傻蛋,去做你的事,再出什么岔子老子一刀劈死你!” 德罗法慌乱地应着声,调转机体就向后车厢冲去。

韦桀的额头上开始冒出汗珠,直觉告诉他,眼前这家伙可远比刚才的货色难缠。

谢天谢地,这时候身边终于传来了小智障的声音。

“ok,全程序载入完毕,可以启动。

” “立刻,马上,赶紧,最快速度!” 韦桀紧张地连声线都开始发抖,这时候[怒风b2]已经大步向这边冲过来,列车依然在高速运动中,可是机体的动作却非常稳,像是在训练场上做基础训练一样,显然机甲兵的基本功极为扎实。

突然,犹如被电流猛击了一下大脑,韦桀的意识断电了大概零点几秒钟,等他再次清醒过来时,[怒风b2]已经一步冲到了机体前面,重型霰弹枪几乎是顶着驾驶舱发! “该死!” 韦桀大惊之下试图规避,可是很快,他发现自己的手腕动不了了,连最小的一根手指都没法活动,再动动脚,一样是纹丝不动,最后他发现,自己竟然连脖子都转不动了。

这破烂机器人到底给自己装了什么鬼程序,不会是出bug直接把自己搞瘫痪了吧! 突然,少年机甲兵的手腕弹了起来,迅速搭上了纵杆,巧妙地带出一个小角度。

[椎]式灵活地扭转机体,从[怒风b2]的枪口前闪开,机械臂同时甩开,伸展,然后在一瞬间犹如流星锤般挥出来。

“砰” [怒风b2]的头部被直接击中了,咔嚓咔嚓后退出去,一整片防弹玻璃全部被击碎了,电子眼中全是不可思议。

“什…….什么?” 韦桀的惊骇程度远超蒙罗,因为他根本没有对四肢下达任何指令。

同样在没有任何大脑命令的情况下,少年机甲兵的双手已经自动伸出来拉出控制台下的折叠键盘,十指在上面飞快敲动,叫出设定菜单,重新设定握杆灵敏度,调整活动关节反应时间。

灵敏度:最大。

反应时间:最快 喷口输出:全部最大 这都是什么神经病的设定,这种可怕的行动效率下,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动作过度就能把整台机体甩飞,甚至让机动铠直接过载解体! 韦桀急忙试图阻止“自己”的行动,可是他却一点都动不了,突然间他感觉自己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似乎是在冷笑,从喉咙里发出一种完全不符合自己音色的恐怖声音: “烂屁股的铁伐狗,我疯羊今天就要宰了你们!” “锵” [椎]式一脚从垃圾堆里铲起一块弯曲变形的防爆门钢板,用机械臂穿过扶手,然后把简易盾牌高高举过头顶,机枪则被它顶在腰部搞不,摆出一个稍显古怪的防御动作。

“去死吧!” 蒙罗根本没心情去思考这个架势究竟有什么用处,白白挨了一拳现在他火大的要命,满脑子只想报仇。

[怒风b2]手里的重型霰弹枪喷出猛烈的火舌,密集的钨合金刺钉向[椎]式飙而来,这种特殊的初速不高,可是却有着强度惊人的化弹头,能够轻易洞穿三十毫米轧制钢板,对于机体的关节和防御薄弱部位有致命杀伤力。

[椎]式迅速机动了起来,点燃喷器倒退滑翔,以一个高速回转闪开了霰弹束,因为弹攻击范围极大,机体几乎闪到了列车边缘,蒙罗立刻抓住这个机会,驱动座机高速插到对手正面,同时拉动重型霰弹枪连续开火,上百枚霰弹打出一个漂亮的九十度扇面,向[椎]式猛击过去。

构建弹道是每个王牌机甲兵的基本功,简单来说,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些动不动就是每秒六七百米初速的构建成一个能完美逼死对手的杀阵,在这方面,每个王牌机甲兵都有自己独到的手段。

蒙罗的弹道架构说不上漂亮,但是却是他从无数场战火中淬炼而出的,简单实用。

可是[椎]式再次以它那奇怪的动作开始回转起来,而且这种转法又极为难看,一点也不像舞蹈班优美,倒像是一个失去平衡感的醉汉在街上胡乱转圈,可是就是这样古怪的身法,[椎]式一次又一次从蒙罗的弹道架构缝隙中闪出来,动作又快又准确,手中的简易盾牌依然高高举在空中,似乎是完全看不起对手的手段,根本没打算用来防御。

完了一个十三发弹匣却一无所获,自己引以为豪的弹道架构就像是玩具积木一样没用,蒙罗暴怒,从武器挂架上卸下热能突击刀展开近战格斗姿态。

既然击武器没用,那么就玩玩这些软蛋高岩人最不敢来的白刃战吧! 正在指挥突击队进攻的头曼这时终于能抽出精力看一眼战场了,但是他只是看了一眼那台[椎]式的动作,立刻大惊失色,差点驱动机甲一头撞在僚机身上。

“不可能不可能啊,那家伙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完全不可能的………蒙罗,快闪开,你不是他的对手,那家伙是高岩军第三王牌,疯羊,杨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