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科幻 > 矮子魔头异闻录 > 第十章改装机

第十章改装机

“唉,看罗恩和孙休两个傻瓜又打起来。

” 王思祁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韦桀身后了,看着窗外的乱象摇头叹气。

“下次进来前记得敲门,又不是没手。

”韦桀面露不快之色。

好在小智障这时候非常机灵,一听到动静就直接滚进了被窝,并没有被王思祁发现。

“咳咳,抱歉,在这里呆的时间太久了,礼节都忘得差不多了。

” 王思祁尴尬地咳嗽了两声。

毕竟是王氏大族出身,王思祁本来对礼节的讲究比任何人都重,可是在这片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苦寒之地呆久了,接触的不是酒鬼醉汉就是各种野蛮人,原本视为灵魂的东西变得毫无用处,逐渐被他丢了个干净,没想到想在却被个新人教训了。

“下面这两帮家伙是谁?”韦桀并没有太纠结这些事,而是把注意力重新放回了楼下的战场。

“都是流放者小团伙,领头的一个是管着西区-21号楼的威斯克;罗恩,另一个是管-19号楼的孙休,这两个家伙都不是什么善茬,你如果想在这里多活几天,最好远远绕着他们走。

” “-21和-19是个什么鬼?” “之前不是说了吗,那些地位不高,或者干脆没地位的流放者,只能住不见天日的地下楼层,连生活都成问题,只能靠组团打劫家境比较好的流放者,要么就是强行收取保护费勉强维持生计,只是收着收着就难免闹出摩擦来,于是解决的手段只剩下暴力了,这也算这里的正常生态。

”王思祁微微叹了一口气。

“正常生态吗?可是我总觉得这个生态圈有点不对劲呐。

” 韦桀眯起眼睛,把视线转移到哨塔上。

对于距离自己仅仅一公里的混战,没有一个看守表现出紧张或者恐慌,相反,每个人都是看戏般悠然自得的表情。

双方战团完全绞在了一起,原始的作战器械在杀气腾腾的使用者手里发挥出超越枪械的杀伤力,每个人都是疯狂朝要害发起攻击,没有任何一丝怜悯,好像和对手有杀父之仇。

伤者就躺在地上哀嚎,鲜血浸透了肮脏的泥土路,把积雪染成了诡异的红褐色,他们至少断了一根以上的骨头,可是却根本没人管他们,那些哨兵对此依旧无动于衷,脸上甚至还多了一点期待的成分。

韦桀看到了这一切,也记在心上。

“哎呦卧槽,两个老大打起来了,刺激!” “……….我再说一边,进来记得敲门………..” “敲个毛线,来来来,看比赛看比赛。

” “不,我是说,这是我的房间………” “卧槽,来来来,就是这招了,快攻快攻,打上去啊!” “你他娘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韦桀郁闷地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宇文闵,这笨蛋就搭着他们两的脖子大呼小叫,因为韦桀个子矮,他的胳膊直接揽到了他的脑袋上,偏偏力道还超级大,差点把他的脑袋勒爆掉。

“切,一群野蛮人。

勾肩搭背,就不怕擦出基情来。

” 雷煜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进来了。

双臂抱在胸前,王室私生子的嘴角依然挂着冷嗖嗖的嘲讽。

妈的,这些王八蛋是要在自己的房间里开party吗? 这时,两台头目机动铠已经一对一干起来,鲁恩无疑有种相当暴躁的脾性,抡起挖掘铲一下一下重重挥舞着,向对手步步逼近,铲子带起的烈风吹飞了街道上的飘雪,像一阵风暴般劈过去。

改装机动铠显然无法无视这一下的威力,紧张地躲闪避让。

“砰” 改装机动铠肩部的金属盒子打开了,从里面出了一大片闪着银光的金属,竟然是建筑用铆钉,在爆破装药推进下,像榴霰弹一样一片片抽在对手的机体上,软钢制成的外壳立刻多出不少龟裂的痕迹。

“砰砰砰” 更多的金属盒子打开了,从里面喷出大量霰弹束,有的是铆钉,有的是螺丝,有的是餐叉餐刀,甚至还有几把啤酒开,犹如一阵金属暴雨般向对手砸过去。

鲁恩面前的驾驶舱挡风玻璃也被打裂了好几几处,一些碎片甚至已经进了驾驶舱里,但是红发少年的面无惧色,他身上的气势以惊人的幅度爆发,驱动机动铠强行冲破霰弹暴雨,一口气逼近改装机动铠把,把挖掘铲重重挥了出去。

改装机动铠仿佛很害怕一样,跳着躲着,甚至手舞足蹈,以滑稽的姿势连连后退。

“隆” 改装机动铠突然举起机械臂,一团橘红色的烈焰从炮筒里飙而出,迎面撞击在鲁恩的机动轨道上,在撞击到某样物体后,一下向四周喷溅开,不少人被点着了,烧得嗷嗷直叫,满地打滚。

“哈哈哈哈,抱歉抱歉,说错了,本来我是打算用水管的,但是我觉得还是用火烤你这头贼牛比较舒服!” 孙休这时才放声大笑出来,笑声又浪又骚,让人特别想揍他一顿。

突然,火束被从中间劈开了,首先是一面烧得通红的挖掘铲,猛地一下甩出去,重击在喷火管上,喷火管的焊接点立刻断裂,转着圈飞出去,乱的火焰四处乱跳,把一侧楼房的窗户全部烧成了滚烫的液体。

本以为早就被烧成废铁的机动铠排开烈焰一口气猛冲过来,机体的肩部,腹部和臂部都被烧得通红,冒出青色的烟雾,犹如斗气一般裹在机身上,但是驾驶舱却被很好保护住了,没有受到任何损伤。

“告诉你个下三滥一件事,下次出招之前……..” 现在,小犯罪团伙头目鲁恩的怒火达到了顶端,驱动机械手握紧成拳,一下重击在改装机动铠的驾驶舱位置,刹那间,玻璃碎横飞,机体笔直地飞了出去,把两个躲闪不及的小兵砸成了肉碎。

“别干些类似把喷火器上绑隔热石棉冒充水枪的事,这显得你很脑残。

” 改装机动铠一咕噜爬起来,带着一群手下落荒而逃,而且外观上虽然被打得有点惨,可是时速一点也没降下来,动作灵活,似乎驾驶员并没有受什么重伤。

“双层,不,是三层钢化玻璃吗?还真是有一手,连这个部位都改装到了。

” 韦桀暗中赞叹道。

毫无疑问,两边的头目都有相当的本事,以这个年纪的来说,堪称优秀,尤其是相比军校那些废物一样的贵族少爷。

这时,楼下的伙计们已经开始欢庆胜利了,一些兴奋的小兵打开驾驶舱,把他们的头目拽出来,像对待英雄一样一遍遍抛上天空。

“好的,小的们,我就说过,孙狗这蠢货根本不堪一击,大家再接再厉,迟早整个流放点就是我们的家了!” 鲁恩显得情绪激昂,英俊的脸上带着七分欢愉,三分骄傲,意气风发。

“年轻人,还是太躁了。

” 韦桀像六十岁老头一样,邦邦地咕哝了一句,转身就把凑热闹的同居者全部轰出了自己房间。

晚餐韦桀并没有吃,从行李箱里翻出自己最旧的外套和围巾,把皮靴在窗台的灰尘里蹭了蹭再套到脚上,然后又弄了点灰土涂在脸上,把自己打扮得如同一个落魄的流放囚犯,他在镜子前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对这个形象非常满意。

“嗨,你是要去要饭吗?”小智障奇怪地看着他。

韦桀懒得理她 “好好在房间里呆着,待会儿给你带夜宵回来。

” “别忘了我的润滑油!” 少年关上门,踏着风雪走出楼房。

北方的夜晚简直是要了人命,气温至少在零下二十摄氏度以下,韦桀把衣领拉进,对着记忆中的地图路线向目标点走去。

这种景象让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在军校打架,也是差不多在这个时间,这个季节,他的父亲,或者说是名义上的父亲,逼令他脱掉鞋子,光着脚在冰冷的水泥路面上一圈圈跑步,直到脚底冻裂,流血,血迹拖得足有两三百米长,而他则和那个无数次寻衅侮辱他的流氓,以及流氓的家人谈笑风生。

“是的,局长阁下说得有道理,这小混蛋早就该教训教训了,都是我管教不周。

” 当事人如是说道。

“该死的,突然心情也变好了。

” 韦桀的心里涌上一股狂躁的热意,连眼球都开始发热。

ok,情绪酝酿得非常好。

很快,他的视野里出现了一家破旧的便利店,墙上涂着一个醒目的血色狮子头,韦桀瞄了那个标记一眼,转身走进便利店内。

“一瓶五号润滑油,加一瓶加利利酒,快点。

” 韦桀摆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用比平时大一倍的音量,对着一脸无聊躺在躺椅上收银员喊道。

“妈的,吵什么吵,急着投胎啊!” 毫无意外的,收银员被他的口气惹毛了,在货架上一通乱翻后,把润滑油和酒重重顿在韦桀面前,发出粗暴的巨响。

“五百二十块。

” “妈的,那么贵,你干嘛不去抢!” 韦桀立刻露出早就准备好的惊怒表情,一掌拍在柜台上。

“切,爱要不要,像你这种穷鬼的钱,老子还懒得赚呢,什么狗屁玩意儿。

”收银员哼哼唧唧道。

“狗杂种,竟然这么和我说话!” 韦桀勃然大怒,一下跳起来,抡起酒瓶狠狠敲在收银员脑袋上,瞬间玻璃碎横飞,那家伙的脑袋上也开了花,惨叫着躺下去,一头撞到了身后的柜子。

“啊啊啊,你他妈的找死,竟然在罗恩大哥的地盘上撒野,你等着,我马上叫人砍死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