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宋之兴 > 第3章重逢(一)

第3章重逢(一)

一大早,赵颜正准备拉着睡眼惺忪的王实出宫,却看到高皇后带着他的大哥和一众随从走了过来,看到高皇后等人来势汹汹,赵颜只能放弃他的打算,将一众人请进了自己的房内。

“颜儿,听说你昨天出宫了,可有此事?” 听到高皇后问到他出城的事,赵颜心里很着急,生怕一个不慎,回答不对,高皇后不让他再出宫。

“娘娘,我……我是出宫了,我这几日身体好了一些,闲来无事想到街市上散散心。

” “颜儿散心可以,但你身边无人保护,出了事怎么办?” “娘娘,别人又不知道我是谁,而且在天子脚下我能出什么事,您就放宽心吧。

” “那也是,你自己小心,上次的事我到现在还后怕呢,出去散散心也好。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就留了,你自己注意一些。

” 只不过他们没有注意到,在身后的赵顼眼中,流露出了柔和的神情。

不过转瞬即逝,取代的是禁蹙的眉头。

高太后在赵颜房间待了一会,说了几句关心的话后,带着一众随从离开了。

赵顼落在最后关切的对赵颜说道:“三哥儿,你们只有两个人出去太危险了,而且你们又不会些拳脚功夫。

这样吧,我把我的护卫介绍给你。

” 说罢,从赵顼身后走出一个挺拔的汉子,身高不高不矮,和之前的继光一样,可以隐约的看出拥有一身肌肉。

赵顼介绍道:“此人名叫唐琼,为人直爽实诚,就先留在你身边做你的护卫吧。

” 赵颜顿时感觉懵懵的,心想“你这把侍卫给我,为什么感觉有点不怀好意的。

” 赵顼神情复杂盯着赵颜,似是还想再说些什么。

也许是前世宫斗剧看多了,或是历史上的手足相残的事发生的太多,赵颜心想“他不会是想监视我吧,如果我有异动,难道他会除掉我。

” 交代完,赵顼也没有多留,嘱咐了赵颜几句,让赵颜有问题就来找他,便告了辞。

赵颜来回踱步,看了看在门外候着的唐琼,心想“他到底是怕我抢他的皇位吗?还是有别的意图。

” 赵顼这时也在想“希望是我错了。

” 王实带着赵颜和唐琼来到矾楼,根据《东京梦华录》描述,“樊楼由东、西、南、北、中五座楼宇组成。

三层相高,五楼相向,飞桥栏槛,明暗相通。

”整体建筑高低起伏,檐角交错。

“不愧是汴梁七十二家正店之首。

”赵颜背着手,手里把玩着竹笛,仰望着樊楼感叹道。

“走,进去看看这汴梁第一酒楼。

”说罢便带着王实唐琼走进樊楼。

一进店门,一个衣着朴素干净的店小二举止恭敬地走上前来招呼道:“三位客官里面请,三位客官是听曲看舞呢?还是只吃饭呢?” “我们吃饭。

”赵颜停顿了一下,拿出手中的竹笛在手中敲着,朝着店小二说道:“也听曲,你们这谁吹笛子吹的好让谁来。

” 店小二会意,就去安排去了。

这时刚刚又走进来了一批人,一眼看去都是相似的装束。

基本上都是一袭长衫、头戴逍遥巾,言行举止都透露着“得体”两字,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是一群读书人。

他们听到赵颜的要求,看了看赵颜的穿着,以为同样是文人雅士,便朝着赵颜微微一笑,略表敬意便上了楼。

赵颜原本打算找一个雅间坐着的,奈何原本樊楼生意就不错,今日又有一群书生在此集会,原本就不多的雅间就此满了。

他们三人坐的是二楼靠窗户又靠近楼梯的一张桌子,二楼本来应该都是雅间,但是也会有那么几个比较尴尬的地方有几张单桌。

不过赵颜现在在乎的并不是这个,因为他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在前世去饭店里吃饭的时候,如果就两三个人的话,一般人也没谁会在乎雅不雅间的事。

不一会饭菜、吹曲的人都到了。

“小女子秋月,见过公子。

” “你会不会吹笛子。

” “我自小便学习吹笛,侥幸得名家点拨,对吹笛一道还是小有心得的。

” “那就好。

那么秋月姑娘,你可愿教我笛艺。

” “什…什么?教公子笛艺。

”秋月现在被震惊到了,世人皆知这一行是贱业,但是眼前这位公子却不按常理出牌,让她有些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姑娘没听错,教我笛艺。

” 这时楼梯上走上来一个人,同样穿着一身读书人特有的服饰。

这人一上来就嘲讽道:“这是谁家的公子啊,竟然向一个青楼女子的求教,真是不知羞耻。

” 看了看赵颜他们坐在这么尴尬的地方,心中有是轻视了几分。

坐在赵颜一旁的王实听到有人骂赵颜,这还得了,正准备亮出赵颜的身份,但转念一想“殿下他千叮咛万嘱咐,叫我不要轻易暴露他的身份,但是这都骂到脸上来了不回上几句有损皇家威严啊。

” 一旁的唐琼正准备起身捍卫皇室威严,但是却又被赵颜的眼神和王实的动作制止下来。

之前上楼的那帮书生找了过来,“吴进兄,我们在此等候多时了,你在此处做什么?”其中一人向赵颜点了点头,又向刚刚上楼的书生说道。

吴进抓住机会又嘲讽了一遍“张凭兄,无他,不过是看到了一个穿着书生衣服的人,行着不顾脸面的事。

”然后“哼”的一声准备离开,却被赵颜叫住了。

除去大学不谈,赵颜可是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除此之外接受了三年非义务教育,一些常见的文言文名言还是知道一点的。

赵颜开口道:“这位兄台说我行不顾脸面的事,那么作为一个读书人你可知道‘巫医乐师百工之人,君子不齿,今其智乃反不能及,其可怪也欤!’这句话?” 吴进出身于书香门第,他自然是知道这句话的,“知道,那又如何?” “既然知道,那么就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是叫读书人不要因为身份而看不起他人,要‘不耻相师’。

那么你为何又要嘲笑于我呢?” 吴进心中不屑说道:“他们会什么?有什么能教的了我的?” 赵颜心想“真是倒霉,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吧,碰着这么个倒霉。

” 赵颜也不想就此认输反驳道:“不知吴公子会不会吹笛?” 吴进一想“坏了,我哪会吹啊,从小到大就没人教过我好吧。

” 吴进支支吾吾半天,吴进年纪不大也是14岁,书香门第启蒙早、家教严,从小接触最多的除了父母亲戚估计就是他的私塾先生,所以人生阅历不够丰富,换句话说有点不懂得变通。

幸亏赵颜面对的是个小孩,如果是拉个老学究来,只怕是随便一个人都能怼的赵颜哑口无言。

赵颜心中了然,顿时放松了不少“如果你要是会吹,那我还真是要丢大人了。

” 吴进身边的张凭见到气氛如此尴尬,而且也知道是自己好友理亏,便开始转移话题,面对赵颜拱手笑着说道:“这位公子,聊了这么半天,还不知公子贵姓。

这样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姓张名凭,这位是吴进,此次我们是准备拜师学习的,故在此一聚。

” 赵颜听完之后立刻觉得这简直就是两个人啊。

其实张凭和吴进就是两个人。

但是张凭给别人感觉像是春风拂面,吴进给别人感觉像是吃了呛药一样,让人恨不得想把他打出去。

赵颜也转变成了笑脸,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嘛,说道:“在下姓赵名颜,此次来这是想学一学如何吹笛的。

”说了一半赵颜斜着眼睛看了吴进一眼“不巧被某人搅了局。

” 吴进还想争辩,张凭急忙拉住他尴尬的向赵颜赔着罪“不好意思啊,这位公子,我这位朋友性格比较火爆,还请您见谅。

” 赵颜前世本来也是个脾气很好的人,到了宋朝也不想惹太多的事,而且如果事闹大了让宫里知道了那可就麻烦了。

随即表示不会追究,想快些让他们走。

在一帮子书生离开之后,赵颜也没了什么兴趣。

秋月在赵颜一旁站着,也不知该不该开始教。

正在她想办法的时候赵颜说话了,“秋月姑娘可会谱曲,就是根据我唱的谱曲。

”秋月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看来这位公子也不是个小心眼之人。

”秋月如是想。

“这种谱曲之事,秋月自然是会的。

” “那就好。

” 赵颜兴奋的想到“前世听了不少好听的歌,虽然我记得歌词,可是不会谱曲,想让它们流传下去还是需要谱上曲唱出来。

正好困了送枕头。

” 但是等东西都准备齐了之后,赵颜试写了几个字,然后一连问了王实、唐琼、秋月都不会写字,赵颜如同又被雷劈了一样,外焦里嫩。

“为什么唐唐大宋皇子写字这么丑啊……啊……啊。

”赵颜心里是这样怒吼的。

两任赵颜,一个不是很会写毛笔字,一个根本不会写毛笔字,旁边几人也都是文盲,唐琼但是会写字,但仅仅是会而已。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赵颜决定:去找刚才的那些书生,帮忙代写…… 赵颜敲了敲书生们所在雅间的门。

开门的是张凭,张凭一见是让吴进丢了面子的赵颜,便立刻出来了。

“赵兄,不知你这次来有什么事吗?你刚才和吴兄有点误会,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在下代吴兄向您道歉,这件事我会解决的。

” 赵颜一看张凭想错了,这是要闹大啊,赵颜赶紧拉住张凭解释了一下。

张凭心中松了口气“幸好不是来找茬的,只要不吵架,写字就是个小事。

” 赵颜唱、秋月听、张凭写,三人各司其职。

秋月边听赵颜唱边在心中为它谱曲。

赵颜唱的一般,秋月却越听越陶醉,“这种形式的曲子我还从来没有听过。

虽然有些不太一样,但是朗朗上口,听起来别有一番韵味。

” 张凭听到这几歌也马上就喜欢上了它,曲子朗朗上口、歌词也简单易懂。

歌词有些文言的影子,不过和古代文言相比那算是白话文了,简直小儿科。

通俗是通俗,不过意境非常独特,很有故事感。

最后写出完整的歌词的时候,张凭读了一遍又一遍。

虽然不如诗词高雅,但是别有一番韵味。

这些歌词像是一个一个故事正在向人们诉说着。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