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宋之兴 > 第2章迷茫

第2章迷茫

赵颜再次睁开眼,身体终于回归正常。

他想要出去转转,他想看一看这个即将成为他的家的地方。

“来人,更衣。

”几个内侍端着进入他的房间,开始为他穿上衣服。

赵颜穿好衣服后,指着一个年纪和他像仿的内侍说道:“你叫王实对吧,就你了,带我出去转转。

”王实愣了愣点头称是。

王实带着赵颜在宫中转了转,不过皇宫实在是没什么意思,宫殿虽然雄伟但是缺少人气和一丝灵气。

这使原本就心烦意乱的赵颜更感到郁闷。

“什么?殿下您要到宫外去?万万不能啊,您要是出去出了点什么事,我可怎么跟官家圣人交代啊,您还是饶了小的的小命吧。

”王实惊讶后哭丧个脸向赵颜哀求着。

但是赵颜心意已决又怎会轻易改变主意。

大内宫城之外,一个一袭白衣、衣带飘飘、风度翩翩的.....十四岁的小带着一个差不多年级的仆伇出现在大街上。

出宫游玩原本应该是一件开心的事,但是赵颜却是眉头紧锁,这是自从他穿越到这里的常态。

一个现代人突然到古代其实是一件很难让人接受的事情,毕竟在现代有很多亲朋好友,但是穿越之后就永远也见不到了,如同阳相隔,无论是谁都不可能一下子就接受的。

在这种情绪下,赵颜更不可能注意到身后盯着他们的人。

在街上兜兜转转,宽敞的街道两旁店铺林立,各色旗帜招牌挂在店铺门旁,行人商贩往来如织,吆喝声不绝于耳。

赵颜感慨道:“这宋时的街上竟也如此繁华,可这终究不是属于我的那个世界。

” 这时,他看到路上有一个年纪不大的小道士坐在街边,面前放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笔、墨、纸、砚。

身后墙边靠着一张幡,按照正常的套路幡上应该写着“神机妙算”,只不过他上面写的却是“行不用足,渡不用桨,飞不用翅,杀不用刀。

能解此题者,有天机相告。

” 赵颜看到这里突然感到有些诧异“行不用足,不就是汽车吗;渡不用桨,不就是现代的船吗;飞不用翅,自然就是飞机了;杀不用刀,步枪、手雷、火炮、原子弹哪个也不是刀这类的啊。

难道说穿越的不止我一个……”想到这里,赵颜突然有些激动,想要立刻冲上前去给小道士一个拥抱。

但是这也仅仅是想想而已。

赵颜背着手慢慢的走上前去,他的手紧紧的攥着,仿佛攥得越紧他的梦想就越可能会成真一样。

“这位小师父,敢问您在哪里清修啊?” 小道士回答道:“城外白云观内。

” “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啊。

”听到这句话,原本一脸正经的小道士“噗嗤”一笑。

赵颜顿时一头雾水,这句客套话有什么问题吗?赵颜又开口了:“小师父何故发笑啊?” 小道士好不容易止住了笑说道:“公子也别问我是从哪里来的了,你是来解题的吗?如果是的话,解了题我就告诉你。

” 赵颜看了看憋的小脸通红的小道士尴尬的说道:“不急,小师父可否在回答我一个问题?” “公子请讲。

” “小师父所说天机是关于哪方面的?” “前世今生。

” 赵颜心中一颤,随即轻声说道:“那好我便来试一试,听好了:我知有一神仙地,此地之人皆有一辆名为“汽车”之物,其无足只有四轮替代;此地之人渡河无需以桨划船,船上装有名曰“发动机”之物可推船前进;此地之人……” “公子不必再说了,你就是我要找的人,请公子随我来,我带你去叫一个人他可告诉你“天机”之事。

” 赵颜心想:“果然是冲我来的,去就去。

” 一转头,正准备叫王实走,他却看到王实一脸便秘的样子,说道:“走吧,在天子脚下,还怕我出什么事,更何况。

” 他瞟了一眼坐在附近正在喝茶的几个人,“不知道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我们的,不过时间应该不短。

如果是要害我们的话,一路上有这么多机会动手,一直没有出什么事,应该不会对我们怎么样吧。

” 转头就跟上了小道士。

汴梁城外白云观。

一眼看去知道的是白云观,不知道的还以为跑到了谁家的破茅屋里了。

这时赵颜才想起来,为何刚才小道士眼中带着一丝丝嘲讽的笑了自己半天,想到这里赵颜不禁面红耳赤。

小道士看了赵颜一眼想起了被憋笑支配的恐惧。

进到屋里,就看到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道士坐在床上打坐。

小道士进来对着他说道:“师傅,我把您说的人带来了。

” “好,辛苦你了,下去吧,守住门口,别让别人进来。

” “是。

”言毕,小道士带着王实出了屋子。

“公子可是从未来来,到过去去啊。

” 老道士开口说道,赵颜一愣连忙回答道:“道长是如何得知?” “自然是算出来的。

” “道长厉害,我原本以为是同路之人,原来是碰到了世外高人。

” 赵颜心中感慨“果然古代卧虎藏龙啊,仅凭算卦能算出我的来历,不简单啊。

看来以后要小心一些了。

” “公子也不用觉得贫道我有多么神奇厉害,算命一道是有代价的,算的小代价小,算的大代价大。

不过你这一卦,却把我的命数算的所剩无几,我却只算了一点点。

这才是真的神奇、真的厉害。

” “道长我。

”赵颜一脸歉疚的话刚说一半。

“公子也不必作此小女儿态,公子的命数可是关乎大宋国运的,以后注定要看惯生离死别的。

” 赵颜驳道:“道长既然知道我的来历,我也坦诚一些。

我在之前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那个时候国家安稳,几乎看不到有什么危机。

但是大宋在几十年后将会遭遇一场浩劫,平稳一段时间又是一场浩劫。

我不想生活在这样的时代,我不想肩负这样的压力,我不想去看生离死别。

还有,我的父母、朋友都在我来的地方,我的父母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他们以后怎么办,每次想到这里,我都会感到羞愧,愧对他们的养育之恩。

还有,如果我失败了,我的子孙将会怎么样?他们将会处于被蹂躏的危险之中,这也是我不想看到的。

我只想普普通通的做一个太平犬。

” 老道士笑道:“公子之仁孝我了解到了,或许老天知道公子太过迷茫,所以特地让贫道来为公子解惑吧。

” “公子啊,你可知你这具身体之前的主人去哪里了?” 赵颜眼眶通红,闻言一愣。

“不知,还请赐教。

” “你成了他,他自然就成了你。

不过事事随缘,如果你不巧在互换的时候身体被毁,或者在必死之地,那么该死的终究还是会死的。

” 赵颜突然一想“当时我被雷劈的时候,应该只是在平地上躺着,没有什么危险。

那么就是说真正的大宋皇子会变成我,按照我的记忆他应该知道我的事了。

” 想到这里,赵颜感到连日来的郁闷消减了大半,他向老道拱手道:“谢道长提点,我终于放心了。

” 老道捋着胡子笑道:“公子客气。

既然解了公子一块心病,我再来解第二块。

” 老道随即走到墙边,将上面挂着的一只竹笛拿了下来交给了赵颜。

“公子只要学会它,你将会找到那个能够解你心病的人。

” 赵颜接过竹笛满脑袋问号。

老道脸色苍白说道:“公子,贫道时日不多了,该交代的也交代完了,请速回吧。

” 赵颜原本想要多问一些事情,但是看到老道脸色很不好,也不再多话。

“道长多多休息,保重。

” 尽管心里知道这几句话几乎是废话,对于像这种能算出自己来历的神人,生死之事向来是很准的,但是客套话还是要说一说的。

老道微微一笑摆了摆手。

赵颜走到门口,吩咐王实:“给小道长一些银钱买一些好点的东西。

”说罢转头对小道士拱手说道:“还请小道长务必收下,给您师傅他老人家好好准备一下吧。

” 小道士想起了师傅十几年来对他的养育之恩,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收下了。

赵颜主仆二人走了不远,就听到茅屋中小道士撕心裂肺的哭喊。

赵颜低着头默不作声慢慢向前。

虽然他和老道士不熟,但是作为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了解自己来历的人,赵颜可是倍感亲切,在老道士面前可以肆无忌惮,可以放下自己的伪装,发泄自己的情绪。

可是这么一个唯一现在也没有了。

回到皇宫,赵颜在床上辗转反侧,拿着竹笛看了个遍。

他在想今天的那个老道士说的“学会它,就可以碰到能解你心病之人。

” “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赵颜绞尽脑汁也想不通老道士为什么这么说。

干脆打定主意“我明天就去开始学,学会了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找宫中的人学是不可能的,宫中会吹笛子的人基本上都是歌姬,不说我那皇帝老爹他们会不会同意,就他手下那帮子文臣肯定会多管闲事。

” 赵颜想到此处,顿时觉得头都大了。

本来躺在床上的他,坐了起来,在房间中来回踱步。

“对了,后世听说宋朝最出名的就是樊楼,主要以歌舞美酒闻名,明天就去试一试。

” 这时赵颜的困意也上来了,房间又重归黑暗。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