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宋之兴 > 第1章穿越

第1章穿越

雷雨夜,赵颜坐在书桌前,在台灯下翻看着《中国历代战争史》的宋朝部分。

他,是某大学研究生,学的是通信这类的专业,他的父母都在远处的乡下老家,原本他还有个哥哥,他哥哥是个军人,在某次任务中掉到海中牺牲了,至今遗体都没有打捞上来。

曾经他的家庭也辉煌过,但好景不长随着社会发展逐渐跟不上时代,最终被淘汰了。

他的父母曾经是农村最早走出去打拼的人,曾经让他在最发达的城市生活、学习,但是现在只能在乡下老家谋生。

手机里正在放着《神话》,这是他女朋友非常喜欢的歌。

他女朋友学的是医学专业,出身于一个国学世家,从小就受到家里的熏陶,对于古典的东西有一种莫名的喜爱,可以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她的父母也是在国学界非常有影响力的学者,按理说这么优秀的女孩、这么优秀的家庭不应该看上他这个农村出来的乡下小子的,或许是缘分吧,最终她们还是在了一起。

这首曾经他们一左一右共同享受的歌曲,现在却只剩他一个人听了。

“叮铃铃……”手机响了,“喂!赵颜,你在宿舍吧,过来给我们送下伞,我们在学校外面商场这边。

” “哈哈,你不是天天洗冷水澡吗,这点雨怕什么。

” “那不一样啊,洗冷水澡是我自愿的。

这是被自愿的,事关我的尊严,我可不会妥协。

” “你是不妥协了,苦了我喽。

你们在原处不要离开,我去给你带几把伞过来。

” “臭小子,敢占我便宜。

不扯了,赶紧来,路上注意安全。

”赵颜挂断电话起身拿了伞出了门,他站在门口看了看“雨下的够大的!”叹了口气向校外走去。

他出了校门,经过一个电线杆旁边,天空突如白昼。

过往的记忆如同走马灯一般一幕幕划过,父母忙碌的身影、亲戚拜年的样子、朋友之间的打闹与玩笑,还有女友曾经伤心无助的样子、哥哥一身军装刚毅果断的样子,成为了赵颜脑海中最后的印象。

“咳咳咳。

” “这是何处?”赵颜一脸懵逼的四下观察着。

脑子像触电了一样猛地一疼,大量的记忆如同走马灯一般,划过他的脑海。

“我想起来了,我是赵颜,我是大宋皇子,那日不慎被雷劈中,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我是一名研究生,我还有过一个女朋友,不过她在两年前出了车祸去世了,我还常常在梦中见到她。

” 赵颜双手抱头,这时又有一大堆东西涌入他的大脑,这次是赵颜看过的史书。

“我大宋…亡了!”赵颜大哭。

半晌,“颜兄,既然本王变成了你,那么你大概也会变成我吧。

想你对我大宋之遭遇如此扼腕,还万望你兴我大宋、兴我华夏,本王在此隔天地而拜。

” 言毕,赵颜朝向他印象中的汴梁方向一拜。

“你的父母有我照顾,还请放心。

”他正准备要回寝室,瞥到了地上的伞恍然大悟道:“对了,我这次出来是要去送伞的。

” “我的颜儿啊!”古典的房间中,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趴在床边哭喊着,一众少女恭敬地站在妇人身后,一个个的都微微蹙眉、神情紧张、不敢出声。

这时,门外突然变得嘈杂,一个内侍跑过来对妇人说:“娘娘,官家和颖王来了。

” 妇人急忙擦擦眼角,在内侍的搀扶下急忙站起转向门口,门外锦衣华服的一老一少焦急的走了进来,这二人自然就是内侍口中的官家和颖王了,而那个妇人就是高皇后,也就是宋英宗的妻子,颖王则是后来的宋真宗赵顼。

赵曙走到皇后身边声音颤抖焦急的开口问道:“颜儿怎么样,怎会被雷劈中了?” 旁边一个服侍赵颜的小内侍慌张的答道:“回官家,那日雷雨大作,三皇子走到窗边把窗户打开了,正朝外张望着,一道炸雷就劈了到了三皇子身上……” “我这是在哪?他们都是谁?为什么是这种装扮?我在做梦吗?”带着满脑子的疑问,刚刚睁开眼的赵颜从床上坐了起来。

“颜儿你怎么样?没事吧?”高皇后担心的问道,“三哥儿,你可真是吓到我和爹爹娘娘了。

” 赵顼这是看到自己的弟弟身体无恙也是叹了口气,因为他在众兄弟中对关心的就是这个弟弟了。

最淡定的倒是赵曙,他看到自己的儿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松了口气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吉人天相,吉人天相啊。

” 倒是赵颜在看清他们的面貌后头脑一阵刺痛,如同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一样回想起了很多事。

他抱着头一屁股坐到了床上,痛苦的说道:“爹爹、娘娘、大哥,我身体已无大碍只是头好痛,我想先休息一下。

” 赵顼感觉这个情形似曾相识。

赵曙对众人说道:“三哥儿既然身体不舒服,我们就先回去吧,别打扰他休息了。

” 高皇后也连连赞同。

众人随即离开了赵颜的卧房。

而赵顼则故意落后于他们,在临走之前面带笑意对赵颜说道:“三哥儿,你确定你没事了,我看你的状态不是很好啊?有什么事要说出来大哥才能帮你啊,只要大哥能做到的,我绝对办到。

” 赵颜也没多想就谢过了他的好意,希望赵顼赶紧离开。

走到门外很远,赵顼对着身边的一个仆伇打扮的人吩咐道:“继光,去找一些人到三哥儿身边照顾他,有什么不对劲的立刻向我禀报。

” 那个名叫继光的仆伇也不多话,领命之后就马上消失了。

但是细心一些会发现,虽然他的衣服宽大,风一吹仍遮不住他身上的肌肉,看得出他是练家子,走路也是挺胸抬头、脚下带风,每一步都像是比着尺量出来的,可以称得上是行如松。

赵顼虽然略比那个仆伇瘦一些,但是他们行走的方式确是极其相似的。

房中只剩赵颜一人。

“我这是真的穿越了。

现在是治平元年,也就是宋英宗赵曙在位时期,我那个大哥也就是后来的神宗……”半晌无语。

“爸妈不知道你们怎么样了,我可能回不去了,我没办法回去照顾你们了,你们二老千万不要太过伤心啊,好好保重身体。

”赵颜眼眶通红哽咽的喃喃自语道。

一念至此,心里的悲伤,再加上身体的疲劳,赵颜再次昏了过去。

此时的汴梁城正值雨后初晴,店铺都重新打开店门,人们走出家门感受多日不见的阳光,路上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这时在汴梁城外一个的道观中,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道士在一个童子的陪同下,走到窗边面向窗外掐指算了一卦,笑道:“该来的终于都来了,大宋文治武功有望矣。

”随后口吐鲜血,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只留下小童子的呼喊声。

北方,辽国,中京大定府,原本好端端的晴天突然下起了暴雨。

皇宫,殿中十数位美女眉眼娇羞、点着小碎步、长袖飞舞,微微有些醉意的耶律洪基坐在大殿之上目光迷离,桌上放着美酒和一摞翻开几页的奏折。

突然一阵“风”吹过,耶律洪基一哆嗦,顿时酒醒大半,看了看自己的奏折,下定决心“把舞看完再阅不迟。

” 大殿中莺歌燕舞,直到蜡炬成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