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活着太难了 > 第五十四章;主角的运气?怎么可能

第五十四章;主角的运气?怎么可能

“原来如此,谢谢兄台。

” 陈然道了声谢,便踮起脚目光好奇的看向画舫。

画舫上张灯结彩,宛如一条婚船,顶上漆着一层红漆,船柱雕梁画凤。

而船头则站着一位丫鬟模样的女子,安静等待着有学识的才子。

听到画舫前面不时传出几声吟诗声,陈然很想挤进去看看。

看看那花魁到底长什么样子,毕竟这可是各种小说里主角最喜欢收的后宫之一。

想起小说里介绍的花魁,全都是温柔委婉,知书达礼,洁身自好,善解人意,倾国倾城,他就越发的好奇。

看着人挤人的人群,他抬头看了看天色,见天色还早,便一头扎进人群。

挤了好一会,在这种稍冷的天气下,他额头上都冒出了少许的汗水,却还在外围瞎转悠,根本挤不进去。

站在外围,他转了转眼珠,想到小说里的场景,顿时计上心来,直接大喊一声 “谁的银子掉地上了……?” “哪呢?哪呢?我的银子掉了,谁捡到请还给我……” 话音刚落,所有人全都愣了一下,然后纷纷低头看向地面,大声嚷道。

看到他们乱成一团,陈然撇撇嘴,心里鄙视一番,随即便趁着混乱,抱着布料急忙挤了进去。

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他终于来到画舫最前面,可他还没喘几口气,静立在画舫上的丫鬟却对陈然躬身道; “公子可是想好诗作了?” “诗作?” 陈然愣了一下,看了看画舫,只有这一个丫鬟,那个叫敏儿的花魁根本不见人影。

索性想了想自己那为数不多能记住的诗,刚随便想念出来一首。

随即忽然想到古人作诗好像需要题材的,便多嘴问了一句; “有没有题材限制?” “有的,公子” 丫鬟点点头,随之解释道; “题材分别是竹、月、雨、梅,您选取任意一字,作诗即可。

” 听到丫鬟的解释,陈然顿时为难的皱起眉头,他记住的诗本来就不多,而且大部分还都是小学时死记背记住的 比如,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亦如,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这些朗朗上口的。

“对了,李白的静夜思。

” 陈然忽然想起静夜思不就是描写月亮的吗。

可随即他又想起两个月前在杭州见到的这个世界的李白。

“他写出来了没?如果没写出来,自己还能钻个空子,但如果写出来,自己念出来会不会被人嘲笑?” 皱眉想了好长一会,直到那丫鬟催促了一声,他最终决定,不管那么多了,为了看到这传说中的花魁,他豁出去了。

就算这个世界的李白真写了出来,又被广为流传,那他也只不过是丢点人,被人骂两句而已。

而丢人、被人骂对他来说,无所谓,只要不打他杀他,全都毛毛雨啦…… 抬头看了看脸色有稍许不耐的丫鬟,陈然定了定神,缓缓念道; “床前明月光,地上鞋……” “不是……不是……” 陈然顺嘴念出了网络上网友改编的诗句,赶忙摇摇头否认。

整理了以下思绪,继续从头念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 念完,陈然抬头小心的看了看那丫鬟的脸色,待看到她并没有恼怒,他长出了一口气,觉得上船是十拿九稳了。

再怎么说这也是流传千年,被誉为诗仙李白的作品。

可谁知丫鬟沉默了一会,再次躬身“公子请稍等,我去与我家小姐禀报。

” “……” 陈然此刻内心深处犹如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气的想要破口大骂。

“不懂你出来干嘛,出来干嘛,不懂不会让你家小姐自己出来吗?在里面装什么大尾巴狼,让老子白白期待了一会……” 等待是焦急的,也是煎熬的,毕竟他不知道静夜思有没有被李白写出来。

就在他等的不耐烦了,环顾四周想要偷摸离开时,那丫鬟的身影缓缓从阁楼里走了出来。

“公子请上船……” 丫鬟脸上不耐的神情已然隐去,替换成恭敬。

跳上船,陈然有一种不真实感,本以为丫鬟进去那么长时间,可能没戏了。

可谁知却突然来个大反转,不但成功让他上船,也让丫鬟对他客气了不少。

扭头看了一眼岸上那群羡慕的人,他咧着嘴得意的笑了笑,心里又是鄙视了一下他们。

可他却忘记,他本身更是一个连他们都不如的人,他们起码还能作诗,而他自己却还需要抄别人的诗…… 不过抄诗对陈然来说,简直毫无任何压力,毕竟他正版意识不足,抄得心安理得。

进入阁楼,见已经有十几个才子坐在里面喝酒聊天,陈然刚想自己走过去,那丫鬟却突然拦住他,指着门边的楼梯。

“公子,请上楼……” “呦呵,还有二楼,看来这静夜思不愧是流传千古的诗,待遇就是好啊。

” 顺着楼梯看去,陈然再次得意的笑了一下。

然后在丫鬟的带领下朝着楼梯走了上去。

待上楼后,陈然看到楼上仅仅只有一间房,而且还不大。

丫鬟缓缓推开门;“公子请进” 看到里面并没有跟楼下一样有酒桌,陈然疑惑了一下,不过他还是走了进去。

刚走进房门,他便闻到一股不知名的香味。

而床边的梳妆台则坐着一个身穿红裙,背对着他的女人。

刚看到这个红裙女人,陈然霎时愣了一下,直到身后响起关门声,他才回过神。

随后他又想起小说里的主角好像就是凭借一首诗当了花魁的入幕之宾,而现在这种情况何其相似,他顿时兴奋的搓了搓手。

而敏儿在看到反光的铜镜里并不是自己熟知的人,她眼神逐渐变冷,转过身盯着激动的陈然,冷声问道。

“你是谁,怎么会知道静夜思的?” “什么意思,静夜思被李白写出来了?” 陈然盯着敏儿,愣了一下,激动的心情犹如瞬间被泼了一盆冷水。

“说,你是谁,静夜思你是从何处听来的。

” 敏儿看到愣住的陈然,脸色变得又是冷了几分。

“到底什么情况,看这美女的样子,静夜思好像并没有流传,就好像只有她自己知道一样啊” 陈然内心不断的猜测着,脑海百转千回,实在搞不明白敏儿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大。

“难道这个世界的静夜思是她写出来的吗?”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