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活着太难了 > 第五十三章;又是诗会?

第五十三章;又是诗会?

“要不要去蓬莱发展呢?”。

“不知道……那里的人口多不多”。

回到客栈后的陈然盘坐在床上喃喃自语。

印象中,那个蓬莱的位置好像距离高丽并不是很远的样子。

既然已经重新坚定了内心,陈然不得不继续考虑以后的事情。

他不怕与朝廷为敌,怕的是朝廷发现了他们,会直接派兵来剿灭他们。

那样的话,即使他是一个天才军事家,成吉思汗再生,那他也不可能用区区几百人就能对抗一个国家。

更何况他也不是成吉思汗,也不是军事家,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现代人罢了…… 想起蓬莱地理位置并不算差,沿海,又有足够的海鲜食物,不但远可打劫高丽、倭寇,近又能登上大连,摸上东北。

他不知道这个宋朝的版图是不是跟正史里的一样,但他记得整个历史中好像也没几个朝代把东北全部纳入版图过吧 如果到时真的被发现,朝廷也决心剿灭他们,那他可以乘船退到鸭绿江附近,不断打游击战增强自己的实力。

掏出怀里的官诰,他盯着那块模糊的墨迹,沉默良久。

“兴许在金陵打好了底子,先去登州先看看情况,如果不行的话再直奔蓬莱呢?” “可是……万一蓬莱太穷,人口又少呢?真是这样的话可能就有些不好办了……” 陈然心里不时冒出诸多念头,犹豫不决。

直到傍晚,瘦猴从城外回来,他还在坐在床上犹豫中。

瘦猴推开房门,先是瞥了一眼床上的陈然,然后跑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待猛喝了几杯茶水,他才发现陈然好像没发现他回来一般。

疑惑的走到床边:“哥,想什么呢?不问问我在城外的情况吗?” “恩……?哦……你回来了啊,在想我们以后的事情”陈然懵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你那什么情况?有没有找到几个人品好的?”陈然把官诰放进怀里,接着问了一句。

“还不错,算是找到了几个人品不错又不怕死的人吧。

” 瘦猴点了点头,随即又继续道。

“哥刚才说,是在想以后的打算?那哥决定了没有,我们是重新卖水煎包,还是继续按照原计划执行?” “恩……决定了”陈然点点头“下午我找刘嫣然谈过了,没谈拢,所以还是按照我们制定好的计划来弄吧。

这样就算死了,那也算死得其所了。

” 听到没谈拢,还是要去当土匪,瘦猴心里微微失望。

看了看陈然,他干脆问出心中的疑惑;“哥到底为什么不娶刘嫣然,是她不够漂亮吗?” “不是……” 陈然不想多说,毕竟大多数原因只是因为他对萝莉实在下不去手而已。

“那是因为什么?”瘦猴追问一句。

“感觉里面有谋的味道,所以我不敢……” “谋?什么谋”瘦猴迷惑了。

有些搞不懂刘嫣然既然已经被他们劫持了,难道还能远程控别人不成。

看到瘦猴一脸迷惑,陈然干脆把下午与刘嫣然的谈话告诉了他。

而瘦猴也不是个傻子,微微一想,便知道了陈然的顾虑。

不过在他看来,这些顾虑根本就是小题大做,一旦他们有了后,这一切也就自然而然的土崩瓦解。

虽然还有些质疑,但他不想多说了,既然陈然已经决定了,那他也就只能跟着,谁让陈然是他哥呢。

扭头瞥了一眼窗外逐渐黑下去的天色,陈然走下床,继续道。

“不说了,去吃饭去吧……” “哦,对了,忘记问你了,你找到的人呢?有多少?” 陈然刚穿上鞋,忽然想到自己居然把这件最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八个人,我没带城来,毕竟进城还需要十文呢。

” 瘦猴把已经转向门口的身影重新转过来,回道。

随即又一脸郁闷;“本来我还能多找一些的,但后来想到我们可能会重新卖水煎包,用不了那么多人,所以就没继续找了” 看到瘦猴一脸郁闷的样子,陈然笑了笑; “没事,反正你这几天都要出城去找,等凑够一百多人后再说吧,也不差这一天两天的。

” “也是,那明天天一亮我就出城。

” 夜幕降临,秦淮河岸边变得更加热闹了不少,酒楼,画舫还不时隐隐传来几声吟诗,嬉闹的声音。

酒楼门前,画舫之上也被挂上那大红灯笼,映照在河面上,犹如一副五彩斑斓的风景画一般。

几人在陈然的带领下随便找了一家便宜的酒楼便走了进去。

吃完出来后,瘦猴微微吐槽了一句“真难吃” 吧唧了一下嘴巴,想起了中午在望川楼吃到的饭菜。

“有的吃就不错啦,你还挑三拣四的。

” 陈然走在前面,笑着训斥了一句。

等他们走到客栈门口时,陈然忽然觉得冷,想到已经进入十一月了,他无奈的笑着摇摇头。

随即便扭头对瘦猴道;“你们先回吧,我去布庄买几件厚点的衣服。

” 随便拦个路人打听到布庄就在不远处,道了声谢后便直接朝着布庄方向走去。

当他进去布庄一问,陈然才知道布庄居然不卖成品的衣服。

他们要么给你量身定做,要么你就裁布回去自己做。

想了想,刘嫣然那个大家闺秀可能不会做衣服,但婉儿那小丫头想必是会的吧。

而且让布庄量身定做的话,花钱多了将近一倍,他不是“在乎”那点钱,而是想给刘嫣然他们找点事情做而已。

最后陈然索性裁了十米之长的布料,抱着走出了布庄。

不过在他刚走出布庄,就看到岸边有一个画舫竟然被近百位读书人围了起来。

好奇的走上前,拍了拍外围一个读书人的肩膀,在那人扭头看向他后,他便抱着布料作揖道。

“这位兄台,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为何聚集在此处?” 那读书人起初看到陈然一身护卫打扮,头发又是随意绑起来,本不想搭理。

可随即在看到陈然这么有礼貌,说话也不像粗鲁之人后,他便回道: “这是金陵花魁敏儿姑娘举办的诗会,一月一次,只要能写出让敏儿姑娘满意的诗作,便可免费上船……”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