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活着太难了 > 第四十一章: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第四十一章: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陈然满意的看了看已然不敢再乱动的刘弘章,他咧嘴笑了笑 他决定了,既然刘弘章能动用手中的权利随便抓他,一声不响的把他充军,让他和瘦猴陷入死亡的威胁 那,他也要让刘弘章得到一个深刻的教训 道德底线是什么,在这种年代,能吃吗?能让他活下去吗? 很明显,都不能…… 所以,他干脆摈弃掉以往的观念,彻底融入这个让他所不喜的世界 就算刘嫣然记恨他一辈子又如何,就算毁了她的一生 那,又如何呢…… 他不是大公无私的圣人,也不是人们口中的英雄 他,只是一个想在这个时代好好活下去的普通人,仅此而已 报复,他就是要报复,你随便一句话就能决定我的生死? 就算你刘弘章是杭州巡抚那又如何,我不仅不如你意,而且我还要隔应你一辈子 不疯魔不成活,陈然已然就像个疯子一般,各种负面情绪疯狂控制着他 他微微抬起头,看了看并不是满月的月亮,陈然眯起眼笑了笑 想着自己两次在死亡的边缘徘徊,换来一个貌美如花,女神级别的老婆,应该也不算太吃亏吧? 看了一眼一脸紧张的刘弘章,如今已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他不想再继续墨迹下去了,直接推搡着不愿走动的刘嫣然,逼向左边的后门处 一边推搡着刘嫣然,一边解释了一句:“唐婉柔我没有绑架,而是她自己跳湖自杀的,如今我也被你弄的被全国通缉,我解释的再多想必也是多费口舌” 此时,陈然也逼着家丁来到了后门,他转过身背着后门,继续说道 “所以你不想你女儿跟我一起陪葬的话,那就给我备一辆马车,让我带着你女儿离开杭州,等你什么时候把通缉撤掉了,说不定我还能带着一个大胖外孙来看望你……” “你……” 听到陈然根本没有放开刘嫣然的意思,而是准备挟持着她一起走 刘弘章顿时气急攻心,抬起颤抖的手,指着已经走到后门处的陈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呵呵,刘大人这是怎么了?” 望着刘弘章气急攻心的样子,陈然感觉很是痛快,嘲讽了一句 随即便继续作死,一脸享受的闻了一下想要躲开自己的刘嫣然的秀发,贱笑道 “嘿嘿……刘大人气的是不是要下令抓我啊,不过我无所谓,只要你不怕我杀了你女儿,你只管下令,反正我觉得黄泉路上有这么一个美人陪我的话,就算是死,那也挺值的” “我……我现在把通缉撤掉,并且保证以后绝不刁难与你,你,能放了我女儿吗?” 看着自己女儿哭泣着想要躲开陈然的模样,刘弘章笔直的身躯顿时如扛了一座无形的大山一般,颓废的弯曲了起来 想到自己多年忙于复明,一直疏忽自己唯一的女儿,使得她总是跑去找唐婉柔解闷。

而最后唐婉柔又因被怀疑,不得不假死,去主持大业,而就这一个原因就已经使得她伤心欲绝,性格大变了。

如今又突然被这个得罪孙老的人挟持,她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如果我当时拒绝孙老,也许就不会出现这一件事了吧? 看着满脸笑容的陈然,刘弘章闭着眼睛,颓废的想道 “不可以……就算你现在不撤掉通缉,等时间长了,我就不信你不担心自己女儿的安危” 陈然想了一会摇了摇头,笃定说道,然后又接着说道 “你做错了事,就必须偿还,我不是圣人,也不是英雄,没有他们那么大公无私,所以……” “这件事并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解决的” “因为你的一丝怀疑,就让我差点丢了性命,而现在我拿你女儿隔应你一辈子,理由当然,不是吗?” 陈然便盯着颓废的刘弘章,眼中一丝可怜的意思,又反问了一句 “那我补偿你可以吗?府衙的任何东西你想要什么你就拿什么,只要你放了我女儿,可以吗?” 刘弘章再也没有杭州巡抚该有的威严,目光中流露出一副哀求的意味 “别废话了,刘大人,额……不,现在应该称你为岳父大人了” 陈然笑着摇了摇头,矫正了自己的称呼,接着继续道 “岳父大人还是快些给我准备马车吧,万一我兄弟真的被你暗中抓住,我又一旦控制不住我自己,冲动起来,那时候就对大家都很不友好,你说对不对?” 望着陈然一副吃定自己的模样,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刘弘章终于不在说话,沉默的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刘弘章的身躯也越来越弯,就好像不断有无形的大山一座叠加着一座一般 直到陈然脸上流露出不耐神色后,他才终于虚弱的对身后的王管家摆摆手道 “备……马车……” “老爷?” 王管家走上前扶着虚弱的刘弘章,有些不敢相信他居然妥协了 要知道刘弘章这个人,一辈子都没有妥协过几件事情,当初如果不是杭州是宋祖皇帝最后才攻打的一座城 说不定刘弘章必定会守城到他直至死亡,而后面也不会再有一个整天被人唾骂的刘弘章了 “去,吧……” 刘弘章试着站直身子,脱离了王管家的搀扶,再次摆摆手道 这次他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一丝颤抖,可他还是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崩溃 随后,在王管家转身离去后,他又再次对围住陈然的家丁摆摆手,说道 “下去吧,不早了,都去睡觉吧……” 看着家丁们一步三回头的回到房间,刘弘章缓慢的走到距离陈然两米处,望着已经止住泪水的刘嫣然,他张了张嘴,然后沉默的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女儿出嫁时的情形他想过很多种场景 曾想过女儿身穿嫁衣,凤冠霞帔,红布盖头,掩面而泣的样子 想过许多的嘱咐话语,也曾想过自己应该在女儿出嫁那天摆出什么架势,是威严,是严肃,还是开心? 可如今他却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这唯一的女儿,幻想也被陈然彻底打碎 望着再次开始哭泣的刘嫣然他沉默了良久,最终也只说出了一句所有父亲都会说的话 “这里永远是你的家……我,等着你回家……” 宋历,明德七年,于十月十七,陈然挟持刘嫣然一路北上,展开了他那曲折且传奇的一生,自此在这历史之中浓重的画上一笔――摘自“太白游记”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