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活着太难了 > 第三十七章:夜闯府衙

第三十七章:夜闯府衙

亥时初临,人们早已经进入睡梦中 除了醉仙楼还在开着,也只剩下那烟花之地,时不时传来一声绯弭之音 “真的不打算跟我们一起离开吗” 陈然磨了近一个半时辰的砍柴刀,终于让它重新恢复了光泽,看着刀身反的柔和月光,他问了一句身边的老乞丐。

“不了,我老了,已经不适合奔波了,如今卖水煎包也足够我自己给自己养老啦” 老乞丐摇了摇头,抬起头望向半空中的月亮,眉头紧皱起来,脸上出现了少许回忆神色 “也好……” 陈然把刀别在腰上,扭头看了看夜色中那已经被油烟熏黑的篷布,点点头 然后他拿出银票,抽出了五千两递给老乞丐,遗憾说道 “这银票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空的话你可以去钱庄问一下,说好的给你养老最后却闹成这个样子,也只能这样补偿你了……” 老乞丐并没有把银票接过手,而是惊讶的看着陈然手中的银票 “你在兵营里哪弄来的银票?” 看到老乞丐惊讶的神色,陈然不想多做解释,感觉说太多了也没什么用 反正他已经抱着必死的心去府衙了,然后他便随便解释道 “逃跑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单独的马匪,顺便敲的竹杠,也不知道这银票是真是假……” 老乞丐看了看陈然那不想多做解释的样子,他也有自知之明,没有继续问下去 不过他并没有全部接过银票,而是直接从陈然手中抽出一张银票 然后借着月光仔仔细细的看了好一会,才说道 “这是真的银票,不过银票上的油迹掉了许多,是泡水了吗?” “恩,今天我和瘦猴从西湖里逃跑的,所以就泡了水” “原来如此,到时你兑换的时候要有个心理准备,钱庄可能会因为这个理由克扣你一些银子” “无所谓,是真的就行,反正也是无妄之财” 陈然笑了笑,无所谓道。

老乞丐跟着陈然一起笑了笑,然后却把银票重新还给了他,指着小铺,笑道 “这钱我就不要了,小铺的收入足够了” 陈然皱了皱眉,随即想到如果他不能活着回来的话 瘦猴后面还是一样需要逃跑,到时候他用钱的地方也多 如今老乞丐也正如他所说,小铺每天挣得钱足够用了 所以这些钱留给瘦猴也挺好的…… 当他准备转身回到小铺的时候,忽然想起,老乞丐怎么会知道银票是真是假的呢 “他不是乞丐的时候见过吗” “可是这样就不对了啊,老乞丐都已经当了二十多年的乞丐了,如今改朝换代,那想必银票的样子也应该会换吧?” 打量了一下老乞丐那没有一丝胡子的下巴 陈然摸着眯着眼睛有些想不通老乞丐怎会知道银票的真假 毕竟银票这东西最低都是一百两的,这样根本没人会那么大方的去给一个乞丐了 “怎么了?” 老乞丐疑惑的看了看自身,有些不明白陈然怎么突然盯着自己一直看 “没什么……” 陈然笑着摇了摇头。

毕竟他是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隐私恰恰就是那个时代,人们最重视的 所以陈然也就养成了不会刨根问底的习惯。

笑了笑,陈然便带头转身离去,说道 “回去吧,该睡觉了……” …… 夜,已过半 微风轻轻拂过西湖岸边,吹落几片垂柳树叶。

陈然猫着腰,悄悄走出小铺,看了一眼瘦猴身边的银票,他笑了笑 他不知道瘦猴明天醒来后会是什么反应 是庆幸?还是懊恼? 以瘦猴的性格,他想像不出来 摸了摸腰上的砍柴刀,心里的紧张少了不少 人生总会做出一些选择,是无休止的逃命,还是弄明白事情的经过,陈然早已经做了选择 死对于他这个时代的过客来说,其实应该是种解脱 在这个没有电,没有手机的时代,他虽然已经生活了半年,但还真的没有适应过来 借着月光深深的看了一眼四周早已熟悉的景色,陈然把它们死死印在脑中 来到这里半年的光景了,古代贫民的生活他体验的是够够的了 虽然还有一个遗憾,那就是没去这古代的青楼,去破掉自己的处男之身 不过如今也不算是什么大事了,人生又怎么能被一个小小的生理来左右自己的想法呢 再次看了一眼瘦猴和老乞丐,他咧嘴笑了笑,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块黑布蒙住了自己的脸,心里祈祷了一句 “祝我好运吧……” …… 府衙的位置距离湖街不是很远,差不多两里路的样子 陈然走了大概不到十分钟,便来到了府衙的后门 他先是小心翼翼贴着墙,心虚的看了看四周 然后试着轻轻跳了跳那两米多一点的围墙,感觉自己可以很轻松的爬上去 虽然这样会制造出一点声音,不过无伤大雅 毕竟这个时候已经凌晨,人们正处于深度睡眠中 伴随着打更人的敲锣声还有那“小心火烛,天干物燥”喊话 陈然一个轻身纵跳便顺利的翻了过去 紧张的爬下围墙,他先小心的看了看不是很大,且空无一人的院子 当他看到对面那一排的房间后,陈然顿时有些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看了看院子中间那最为明显的有两层小阁楼,最后干脆决定先从阁楼开始排查 说不定这阁楼就是刘弘章的卧室 就在他猫着腰刚刚走到阁楼门前,想要轻轻推开门时,突然他感觉到身后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 没有迟疑,经过江白的扔石子训练,他的感知提升的也不是一丁半点 陈然迅速转身,却只见一个沙包大拳头已经近在眼前 他来不及反应,由于没有任何实战经验,也没学任何招式,他只好下意识的蹲下身子 而那人看到这一幕则是愣了一下,以为陈然胆敢半夜闯进府衙,那肯定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可最后万万没想到,这人根本不反击,也没有任何高手该有的样子,反而直接蹲下 他迟疑了,有点搞不明白陈然到底是高手还是初生牛犊 如果是高手的话,这人突然蹲下,那么肯定是有后招的 而这后招,却很有可能会让他受重伤…… 他不敢赌,也不想赌,所以他也就顺势收回快要打在门上的拳头 然后纵身往后一跳,一脸戒备的盯着蒙着脸的陈然,沉声问道 “你是何人,居然胆敢夜闯府衙……”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