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活着太难了 > 第三十六章:磨刀霍霍

第三十六章:磨刀霍霍

看到瘦猴连银子都不顾了,陈然笑了笑,捡起银子递给他,说道。

“嗯,我不想再像一只虫子一样,被人捏来捏去了,所以我打算去问个清楚” “能活下来我们就一起离开杭州,不能活下来的话,那你就和老乞丐随便找个小村子藏起来,如果这银票是真的话,那也足够你们一生吃喝不愁了” 盯着陈然的笑脸,瘦猴不知道该怎么劝说,想起这一个半月他们所经历的事情。

他觉得陈然说的很对,他们两个现在就像两只虫子一样,被人捏来捏去,而且还是只捏,却不直接捏死的那种。

想起自己如果没有陈然的话,他也许早就饿死了也说不定,如今如果让陈然单独一个人去府衙的话,那他肯定是九死一生。

低头想了好一会,直到陈然蹲到脚麻,想起身的活动活动时候,他突然抬起头,一脸坚决的说道。

“我要跟你一起去……” “跟我一起去?” 陈然站起的身子一顿,俯视着瘦猴,目光中带着不可思议。

瘦猴是什么性格他可是一清二楚的,胆小懦弱,软弱不堪,一无是处这三个词正好套用在他身上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偏激,但瘦猴就是那种被人打了不敢还手,骂了不敢还口的人 陈然仔细的扫视了一下瘦猴,直到瘦猴疑惑的看了看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对后,他才摇摇头,拒绝道。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为什么?” 瘦猴有些不明白陈然到底怎么想的,两个人不是更好吗,最起码还能有个照应。

“没有为什么,只是两个人不方便而已,我一个人去的话,更容易逃出来,而两个人一起却只会增加难度” “你说的是真的?” 瘦猴看着陈然那淡定自若的神色,他有些将信将疑 不过随即他转念一想,陈然去的可是府衙呀 虽然他连府衙的位置都不知道在哪,但是一个城市的中心又怎么可能让一个普通人悄然潜入进去呢。

想到这,瘦猴顿时感觉受到了欺骗,脸色一转,怒气冲冲道。

“你骗我,你去的可是府衙,一个人的话,根本不可能回来” 说着话他站起身,不顾陈然的反抗把银票塞进陈然的胸口处,继续说道 “银票你还是留给老乞丐一个人吧,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去” 看着瘦猴把银票塞进自己的胸口,陈然脸上淡定自若的表情一僵,不明白一向懦弱的瘦猴为何突然强势了起来。

本以为以瘦猴的性格,他装装样子也就蒙混过去了,谁知道瘦猴就像忽然变了个人一样,就算是去送死也要跟着他一起去…… 说真的,他这一次去可能会是九死一生,也可能根本就是十死无生,毕竟他要去的可是府衙,不是小家小户 如果府衙真的那么好闯的话,那刘弘章早就不知道被杀了多少遍了也说不定,那里还轮得到他陈然。

而瘦猴本来就是因为他的连累被抓起来的,又因为他被带到兵营的 如果这次他再带着瘦猴去送死,那他可就真的无法原谅自己了 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带着瘦猴了。

看了一眼胸前的银票,他想了一会,觉得还是先稳住瘦猴比较好,等到半夜瘦猴睡着后他在行动也不迟。

就算瘦猴发现了,那也应该是第二天了,而到那时木已成舟,为时已晚了 如果自己活下来,那么皆大欢喜,瘦猴中间肯定也不会说什么, 如果,没能活下来,以瘦猴的性格,到那时说不定早已没勇气为自己报仇了吧…… “行,等明天晚上,我们就一起去探探路” 陈然笑着假装答应了一句 但是,如果此时他有读心术的话,那他肯定不会去赌这一把,继续去劝说瘦猴。

不过很可以,他并没有…… 瘦猴听到陈然同意,他轻呼一口气,也没有任何怀疑,看着一脸笑意的陈然,他也同样的笑了笑。

回忆起自己以前的日子,如果没有陈然那句“跟我混吧”他也许早就如同那些难民一样饿死在护城河边上了。

以前的他没有吃过什么好东西,甚至连白面馒头都没有吃过,每天吃不饱穿不暖,甚至有的时候还一饿就是好几天 尤其是十年前还在打仗的时候,那时候的记忆是他一生的噩梦 那时候什么吃的都没有,庄稼也种不活,可以说大批难民南下,而他当时也是饿急眼了 被几个人糊弄一番,直接跑到战场上去拉了几具尸体…… 虽然并不止他一个人吃过,但是每当想起那个画面,他就不寒而栗,半夜有时也会吓醒。

他很感激陈然,也很感激他说出了“跟我混吧”这句话 他怕死,也不想去死,但那天晚上当他吃完第一个水煎包后,他就下定决心 谁要是敢伤害他哥,他就是拼着这条命也要讨回公道…… 所以现在明知是死,他也不愿让他哥在去往黄泉路上时,单独一人…… 有些时候人往往经历过一些打击后才会成长,才会变得无所畏惧,而往往就是在这个时候,你回忆起以往的话,便会后悔自己的为何不早那么做,甚至有可能会给自己一巴掌。

而此时的瘦猴就是这样,他不想继续拖陈然的后退,也不再想让陈然一个人去面对所有事情,所以他现在将无所畏惧,坦然接受生死…… …… 傍晚时分,红霞映天。

陈然和瘦猴在湖街的街口处鬼鬼祟祟的观望了好一阵子,直到他们确认那瘦小个子早已经离开后,他们才敢披头散发的回到小铺前。

两人一回到小铺,先是左右看了看两边,见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后,便匆忙钻进棚里。

而老乞丐此时正擦拭着桌子,在看到两人鬼鬼祟祟的样子后,他急忙扔掉手中的毛巾,快速走到两人面前问道。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那几个当兵的会拿着你们的画像到处找你们?” 而陈然却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他目光盯着平底锅里的砍柴刀,然后抬步走过去,说道。

“让瘦猴告诉你,我去磨磨刀” “磨刀?你磨刀干什么?” 老乞丐看着有些异常的陈然,感觉事情可能大条了啊,心里暗骂了一句刘弘章实在是不靠谱 随后见陈然直接带着刀走向岸边,也不回答他,他只好拉着瘦猴一脸着急的问道 “到底怎么了,陈然为什么要磨刀,你快说说你们这一个半月发生了什么事情……” 瘦猴一见老乞丐这么着急,扭头看了看已经走到岸边的陈然,他只好把这一个半月他所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了老乞丐。

直至十几分钟后,夜幕降临,商贩收摊,行人没有,瘦猴才终于说完。

而老乞丐在听完后便沉默了起来,扭头看了看还在磨刀霍霍的陈然,不知道该怎么去阻止他。

起初他一直以为是陈然得罪了人才被人找了个理由抓起来的 甚至当初他还冒着暴露的危险托人给刘弘章送信,让他放人 可如今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却万万没想到,抓人的却恰恰是那刘弘章本人。

他想过去劝一下陈然,可想了许久,也不知道过去后应该怎么说 难道要他直接过去,说他与刘弘章认识,让陈然不要去府衙吗? 不说他不能暴露,就算他拼着暴露的危险去劝说,以陈然和瘦猴的遭遇,想必陈然也不会答应吧…… 想起瘦猴说二人明天晚上才会行动,他暗自叹息一声。

“唉……也幸好陈然只是去府衙要个答案,不然还真不好办啊,看明天能不能找个机会让那丫头带封信吧……”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