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短篇 > 我以情深慰余生 > 我以情深慰余生叶明欢盛越瑄大结局在线阅读

我以情深慰余生叶明欢盛越瑄大结局在线阅读

我以情深慰余生 第3章 我是你男人 免费试读

我立马转身逃跑。

“叶明欢,哪儿去?”

他的声音很冷,好像生气了。

我站定在原地,捏着鼻子挤着嗓子,嗲嗲的:“盛总您认错人了啦,我是设计部的小李啦。”

我听到他讥诮的嗤出声。

紧接着,一股力量将我拽了进去。

后背撞上轿厢壁,盛越瑄背对着电梯门面向我,面无表情的将楼层按钮通通按了一遍。

不好,这货有诈!

可我完全没地儿可躲啊!

“躲着我,欲擒故纵,嗯?”他捏住我下巴。

我:“…你想多了。”

“你知不知道,那天差点把我踢废了?”盛越瑄咬牙切齿那样快要把我给生吞了。

我畏畏缩缩的嘿嘿一笑:“我错了盛总,您就饶了小的吧。”

我呸!废了才好,谁叫他占我便宜!

“我怎么不会饶了你呢。”盛越瑄倏然笑出来:“毕竟你是我的女人。”

这笑容…怎么毛骨悚然的。

我跟着点头如捣蒜,一脸期待:“那盛总放过我了?我可以走了?”

“走?”盛越瑄拉着我的手渐渐向下,眼中隐着欲望:“你伤了它,现在它需要你,你要负责。”

烫手山芋!

要不要这么直接!

我没出息的脸红了,心剧烈的跳动。

想起邓佳的话,他真不会对我有意思吧。

只听轰的一声,电梯猛地一停,灯灭了。

我吓得半死,下意识的缩在他怀里,头一晕差点吐出来。

“怎么回事啊?”我问。

“只是电梯坏了而已,趁着他们来维修,我们还有时间。”他对我耳鬓厮磨。

我彻底酥了,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

但他的声音却如红酒般醇厚醉人。

我犹如绷在弦上的箭,马上要断了。

“说你爱我。”

关键时候,他逼问我。

倔强如我,我就是不说。

说真的,我也不爱他啊!

顶多就是…有那么一丢丢的感觉。

“说!”

他又逼我,挑的我化为了一滩春水。

作为一个单身已久的老阿姨,我表示节操不能当饭吃,果断丢掉!

我没说,但是受不了了,搂住了他的腰。

漆黑的轿厢里,荡漾着我们的喘息声。

当维修人员上来问我们怎么样,我已经没力气说话了。

盛越瑄倒是精神的很,而且很厉害,我踢那一脚完全不影响。

早知道多踢一脚好了。

他将我抱起来,我极力拒绝。

我可不想让人看见。

盛越瑄将外套脱下来盖在我头上,…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抱着我进了办公室。

“去洗澡。”

他将我丢垃圾似的丢到床上,出去忙工作了。

我很猥琐的趴在门缝偷看着他的侧脸。

阳光正上,洒落在他头上。

发尖都闪着光。

侧颜精致又完美,简直是人间极品。

而我这条咸鱼居然还睡到了这个极品。

好像也不亏。

洗了个澡,困意来袭,我直接躺床上就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起来随便套上丢的一件衬衫,推门就出去。

揉了揉眼睛:“我说盛越瑄,你还没忙完啊。”

没人回答我。

我一睁眼,彻底清醒了。

办公室内站满了人。

好像在接受着训斥。

他们看见我,瞠目结舌,眼珠子惊的都要瞪出来了。

盛越瑄坐在那,手中把玩着钢笔,面色阴冷的看我。

时间静止…

完了,这下彻底完蛋了!

我尖叫一声捂着脸关上门钻进被窝里,咬着被子。

枉我一世英名,却没想到关键时候栽了!

怎么办啊!这下子全公司都知道我衣衫不整的从盛越瑄休息间里出来的事儿了!

正当我如何是好的时候。

砰—

关门声震耳欲聋,我吓了一大跳。

盛越瑄一脸阴沉的走了进来。

我惊魂未定的拍着胸脯:“震坏耳膜你赔我啊!”

“你最好聋了。”盛越瑄死死的盯着我,倏然阴笑出来。

这笑容…

毛骨悚然。

“晾着两条大腿让人看,你就这么喜欢?嗯?”盛越瑄凑过来,捏着我的下巴,咬牙切齿。

好像还带着一丝吃醋。

我畏畏缩缩:“我怎么知道你办公室那么多人,再说了,我这不是刚醒吗,神志有点不清…”

“你那不叫神志不清。”盛越瑄面无表情:“你是小脑萎缩,大脑不健全。”

骂我?

很好。

我蹭的一下站起来,叉着腰指着他的鼻子,用三寸不烂之舌反击:“你四肢残废!第三条腿难看还难用!长相堪比凤姐!”

只有我在床上站起来,才比他高!

骂起来才有气势!

看着盛越瑄那张越来越黑的脸,我表示很爽快。

“凤姐是谁?”盛越瑄半天憋出一句话。

他居然不知道?

我说:“她可是大美女。”

盛越瑄直接攥住我的脚踝,轻松一拽,我直接一头摔在了床上。

头晕眼花之际,身上的布料被他撕烂。

还不给我一点准备,他就闯了进来。

“疼疼疼!你轻点!轻点!”我抓着他的手臂,蹙着眉。

盛越瑄捏着我的脸,冷笑:“叶明欢,你不是说,又难看又难用么,今儿我就让你看看到底它的厉害!”

这话说完,我顿时有一股寒意啊。

我惹到不该惹的人了。

我认怂,我道歉,我谄媚的笑:“盛总,俗话说女人都是口是心非,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哦?”盛越瑄挑眉:“那这么说,你心里是承认我很厉害的。”

我…挖个坑把自己埋了,一时语塞。

没错,大白天的,我被他换着法的折磨。

我求饶,他都不听。

还逼着我叫他瑄瑄。

真是小看我的节操了!我就是死都不会叫的!

“瑄瑄…”我咬唇咬的都要出血了。

“真乖。”盛越瑄十分满意,邪气的笑着。

完事之后,我死一般的窝在被窝,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心里在盘算着晚上下班去买点药。

盛越瑄一边系领带,一边淡淡的说道:“不准吃药,让我发现你的下场很惨。”

我嫉恶如仇的瞪着他:“凭什么?”

他幽幽的看我一眼:“凭我是你男人。”

“呸!”我隔空踹了他一脚:“你才不是呢!”

“嗯?”盛越瑄挑眉,眼中燃着炙热。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