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短篇 > 我以情深慰余生 > 精品小说《我以情深慰余生》叶明欢盛越瑄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精品小说《我以情深慰余生》叶明欢盛越瑄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我以情深慰余生 第一章 惊悚,相亲对象是上司 免费试读

我叫叶明欢,单身美女一枚。

今天,是我后妈给我安排相亲的日子。

当时我正在喝着咖啡,见到相亲对象时,直接一口喷了出来。

“盛盛…盛、盛总?”

我惊的舌头打结,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吓得要死。

惊悚!相亲对象居然是我的顶头上司,盛越瑄!

“这儿不是公司,坐。”

他口吻一如平常的冷淡,依旧是八百年不变的冰山脸。

我坐了回去,双手在一起绞着,如坐针毡。

如果不说我们俩是相亲对象,还以为是来谈判的。

盛越瑄五官生的十分标致,细长的桃花眼,山根直挺,淡红色的薄唇微微抿着。

眉宇间总是透着几分不近人情的疏离。

他不说话,周围的气压都低了低。

说真的,我特别怕他,因为曾经被他骂过,从那以后又记仇又怂。

盛越瑄低眸,目光扫了一眼桌面。

我看到上面有我吐的咖啡渍,脸一热,急忙拿纸巾擦。

擦完了,一抬头就撞进了一对冷眼中。

而且我似乎看到了一丝…炙热?

“盛总…要不我们…谈谈工作?”我强挤出一点笑来打岔。

盛越瑄这人不爱说话,也不爱笑。

刚进公司那会儿我还以为他自闭症。

“不必。”他后靠,扫了我一眼,薄唇轻启:“如果你想嫁给我,我只有一个条件,三年生俩,要是接受现在就可以去领证。”

他说的极为淡然,像在菜市场买菜似的。

靠了,自作多情了吧,谁想嫁你啊!

真以为自己是香饽饽,谁都往上贴啊。

我的笑容都能开出花来:“盛总,小女自知身份卑微配不上您,像您这么有头有脸的男人应该找个门当户对的女人才是。”

盛越瑄半眯着眼看我:“你的意思是,不嫁?”

我笑而不语。

开什么玩笑,嫁给他天天看着这张臭脸,姑奶奶我还不得抑郁了?

虽然他长得确实好看,虽然我从母胎出来就单身至今,但不至于寂寞到是个男人就嫁!

盛越瑄缓缓地,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近距离看我,嘴角勾着若有似无的笑:“我给你两天的时间考虑。”

那姿态…势在必得。

我看的傻眼,眼睁睁目送他离开。

我曹,开什么玩笑,什么叫给我两天时间考虑?

他还真打算娶我啊?

我拿出小镜子盯着我这张脸,怎么看也看不出花来啊。

算了算了,就当做他了,才会说这话。

反正我就算是死了,也不会嫁给他!

晚上,邓佳在酒吧庆生。

我到包厢的时候,迫不及待跟她说了白天的事儿。

“你后妈够可以的啊!盛越瑄这种人物都能安排上!”邓佳暧昧的看我一眼:“不过他既然给你两天时间考虑,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

“放屁,他能对我有意思,我叶明欢三个字倒着写!”

我信誓旦旦说完,打眼一看,盛越瑄悠哉悠哉的走了进来。

差点让口水把我呛死。

领路那男的是邓佳男闺蜜,贼炫耀的介绍着盛越瑄的身份。

包厢很快的热闹了起来,闹哄哄一片。

唯有我和盛越瑄,像俩出尘不染的神仙似的。

我规规矩矩的坐着,完全不敢大喘气。

邓佳玩开了,开始拼酒。

最后喝的都吐了,急忙拉着我当救兵。

我一副淑女娇滴滴说:“还是别了吧,我酒量不行。”

邓佳喝大了,“拉倒吧你,不知道谁,上回喝倒四个男的。”

我:…

能不能让我在上司面前有点面子?

我嘴角抽搐,咬牙切齿:“佳佳,你记错了吧。”

“没记错,你们不知道,叶明欢特别能喝!她绝对能赢你们!”邓佳说完这句话,倒头就开睡。

一群男的开始起哄,起初我还能装矜持。

倏然听到一声极轻的嗤笑。

盛越瑄坐在角落里,正看我,眼中不屑。

瞧不起我?

撸起袖子就开始拼。

连我都不知道喝了多少的量,酒精开始上头,有点热。

撞进一个怀抱中,很凉快。

自己开始控制不住的往上贴,越贴越舒服,最终玩大了。

第一次疼的我眼泪都出来了,这比我小学学舞蹈劈叉还特么疼上一万倍啊!

不过到了后来,开始一点点的沉浸在攀上云端之中。

男人低沉的闷哼声,让我彻底迷失。

翌日。

醒过来的时候,头特疼。

起身,瞧见自己一身密密麻麻的痕迹,我彻底懵住了。

完了!

玩大了,失身了!

正在这时,浴室传来一声开锁的声音。

犯罪嫌疑人出来了!

二话不说,我怂的盖上被子装死。

感觉那人正朝我走过来。

头顶响起一个声音:“起来,别装死。”

占了我便宜说话还这么嚣张!

看老娘不弄死你!

我蹭的坐起来,看到盛越瑄这张妖孽的脸,瞬间泄了气。

“盛…盛总?”

我吓得差点咬断舌头。

我居然和盛越瑄睡了!

盛越瑄腰以下围着个浴巾,上身身材简直完美,八块腹肌,锁骨比我还精致。

他淡淡扫我一眼,“把衣服穿上。”

我低头一看,自己**!

脸热的都要炸了。

手忙脚乱的找衣服。

那啥呢?**哪儿去了?

“别找了,我撕坏了。”盛越瑄声音沙哑又性感。

我所有的动作停住,机械般转头看他。

他也在看我,眼中还噙着笑。

一脸餍足。

而我很奇怪的是,明知道被他占了便宜,居然还有一种尝到美色的畅快!

叶明欢啊叶明欢,你真是寂寞太久了!

“作为补偿,我会娶你,不准吃药,有了就算我的。”

盛越瑄一边说一边穿衣服。

拜托,什么叫有了算你的,这本来就是你干的缺德事儿啊!

管他什么公司,顶头上司。

我气的抓起一个枕头丢到他脸上:“我就吃药!我才不会怀你孩子!死都不嫁给你!”

“你再说一遍?”

盛越瑄动作极快的将我压住,眯着眼睛。

我拼命挣扎,“盛越瑄,臭蛋!放开我,你这个流氓!”

趁人之危的流氓!

“是谁昨晚一口一个瑄瑄很甜的叫着?嗯?”这尾音上扬的撩死人了啊!

我呼吸一滞,脸滚烫,羞的恨不得当场去世。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