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总裁 > 我以情深慰余生 > 我以情深慰余生叶明欢盛越瑄全文免费阅读

我以情深慰余生叶明欢盛越瑄全文免费阅读

盛越瑄捏住我的下巴,勾唇邪笑:“是谁拼命的往我身上贴?叫我轻一点?”

我如鲠在喉,憋的脸通红:“那…那都是胡言乱语!”

“胡言乱语都能叫我名字,叶明欢,你喜欢我多久了?”盛越瑄挑眉。

“你太自作多情了吧,谁喜欢你啊。”我直接无语:“像你这种整天摆着臭脸的男人,谁嫁你谁倒了八辈子霉!”

“是么?”盛越瑄附在我耳畔,轻笑了声,吐着湿热的气息:“那还真是可惜,只能委屈你了盛太太。”

我浑身一个颤栗,酥麻的电流直击全身。

这充满磁性的声音,撩的我都酥了。

啊,要死了要死了。

醒醒啊叶明欢,这可是当初把你骂的狗血淋头的盛越瑄啊!

我装可怜,做作的自己都想吐槽:“盛总我求你饶了我吧,我只想做个平凡人,我只想嫁给我爱的男人,我们结婚不会幸福的。更何况我上有老父下有…”

啊呸!没有下有!

开玩笑,谁不想嫁豪门。

只不过我记仇,对他怀恨在心。

“既然我碰了你,就要对你负责,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你的父亲。”盛越瑄凑近我,勾了勾唇:“你会爱上我的,叶明欢。”

“盛越瑄你听不懂啊,老娘不嫁不嫁!不爱你就是不爱你!”我彻底炸毛。

我不需要他负责了,磕头求他走吧!

盛越瑄眼中逐渐凝聚成冰,一把扣住我的后脑勺,铺天盖地的吻袭来。

我瞪圆了眼睛,他好像在惩罚我,还咬我!

好笑,我果断回咬了过去。

不一会,我呼吸开始不稳。

盛越瑄松开我,一本正经面无表情的看我:“你。”

一瞬间,我觉得所有的血液都冲上了天灵盖儿。

又羞又怒。

大哥你说话直接的过分了!

我直接一巴掌赏过去,在盛越瑄面色阴沉时,快速套上衣服逃了。

很快,我得到了这个狗男人的报复!

周一上班,临开会之前。

邓佳看我嘴上结痂的地方,惊呆了:“我去,你家狗咬的?这么凶残?”

我冷笑:“对啊,我正准备把这狗煲汤呢!”

进了会议室就坐,邓佳发现盛越瑄嘴上也结痂了一块。

她激动的压低声音:“你们那天晚上这么疯狂啊!”

我脸烫的厉害,不由得夹紧了腿。

“叶明欢。”有人叫我。

我一抬头,就撞进了一双冷冰冰的眸中。

“给我倒杯咖啡过来。”

开什么玩笑,我是总监,我这么大的腕儿会给你干这活?

我笑靥如花的站起来:“好的盛总。”

呸!什么高冷上司,都是假的!

我特意没放糖,我苦死他。

盛越瑄接过咖啡抿了一口,眉头都没蹙一下,“没放糖。”

我又放了糖,重新端进来。

他眼角眉梢都带着股戏谑:“太烫。”

深呼吸,我忍!

他就是故意耍我!

我将咖啡晾了好一会,他又跟我说不喝咖啡了,让我直接给他倒杯凉水。

盛越瑄,你给我等着!

“太凉了,你再去换杯热的吧。”

盛越瑄轻抿了一口,淡淡的道。

整个会议室的人看我跟个猴似的被耍。

我接过杯子还没拿稳,他手一松。

哗啦—

水全洒我身上了。

那叫一个凉快。

我觉得我头上顶着一团火,即将要燃起来了。

偏偏这个时候盛越瑄一脸的无辜,“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奶个腿!

“我办公室有套衣服,你应该能穿。”

盛越瑄站起来,就这么瞥下一堆人大眼瞪小眼。

进了办公室,我砰的一声将门一关。

“盛越瑄,你几个意思!”

盛越瑄双手插兜斜倚在桌旁,嘴角勾着笑,“怎么不装淑女了?”

“跟你这种伪君子不用装!”我冷冷的咬牙切齿:“你就是个流氓,无耻的蛋!”

我现在走路还有点疼呢!

“哦?”盛越瑄眉头一挑,眼中隐着邪气:“那晚你不还挺享受的?”

我憋了一下,“谁享受啊!又小又短难受死了!”

我真是怒气上头,直接碰到了雷。

盛越瑄将我逼近角落,眯着眼笑:“既然这么难受,那不如多来几次,以后你就习惯了。”

话落下,他将我抱进休息间。

我被摔进床里,他同我一并陷进去。

我彻底怂了:“我错了!”

“哪错了?”盛越瑄的手开始不老实。

我真怀疑他不是个纯的自闭症!

这完全跟我之前接触的盛越瑄不一样啊。

盛越瑄脸却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叶明欢,你信不信我让你三天下不了床。”

裸的威胁!

我正要说话,敲门声从外面响起来。

“盛总?在吗?”这声音好像是盛越瑄的助理。

我吓得不敢动,竖着耳朵听他好像走进来了。

这休息间就和办公室一门之隔!

偏偏这个时候,盛越瑄十分恶趣味的开始挑拨我。

我特么的要疯了好吗!

他还禁锢我双手双脚,完全动不了。

我死死的咬住唇,如果溢出声来,让人发现我跟盛越瑄有关系,以后别人可怎么看我啊!

助理见没人,便出去了。

“盛越瑄,受死吧!”

我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撞上他的脑门。

抬脚给他致命打击。

“叶明欢!你找死!”

盛越瑄夹着裆,疼的青筋暴突,双眸猩红咬牙切齿的瞪我。

而我早就已经跑出了十万八千里。

接下来几天,我都一直在躲着他。

早会也让邓佳帮忙请假,总之能有见到他的机会,一概不见!

我正窝在座位上睡午觉,有人拍了我一下。

是盛越瑄的助理,他说:“叶总监,盛总叫你呢。”

我一下子就醒了,连忙讨好他:“陈助理啊,麻烦你通融一下,跟他说我生病了去不了了。”

陈助理一脸为难:“这个恐怕不行,盛总说你就算是死了也得抬他办公室去。”

我:“…”

铁了心要见我是吧,我就不!

踢了他命根子,他还不得灭了我。

我表面上答应:“我有点闹肚子,你先回去吧,我上个厕所一会就去。”

目送陈助理离开,我让邓佳帮我望风,拎着包像个小偷似的逃离现场。

电梯门一打开,好家伙,入目的是盛越瑄那张脸。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