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总裁 > 我以情深慰余生 > 我以情深慰余生沈清欢

我以情深慰余生沈清欢

我立马服软,“是是是,你是还不行么!”

上辈子踩了他的骨灰盒吧,才这么倒霉!

晚上下班,我要回叶宅取点东西。

见我回来,后妈周惠婕急忙迎了上来:“欢欢啊,最近和盛总相处的怎么样啊?”

她安排的相亲,后续难道不知道?

不就是想把我当成赚钱的工具么。

我给她一个冷眼,并不想搭理她。

“放肆!叶明欢,在问你话!”我爸叶崇明一拍桌子,一脸怒气。

我冷笑一声:“妈?不好意思我妈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就死了。”

“崇明,欢欢难得回来一次,你别这样对她大呼小叫的。”周惠婕柔声安慰着,对我笑道:“欢欢啊,你别听的,你就叫我阿姨好了,虽然你不认我这个妈,但我还是一直把你当做亲生女儿的。”

“周惠婕你跟我装什么好人?”我一点面子都不给她:“你是怎么嫁到叶家的心里没数?当小三十几年才转正,这副女主人的口气是谁给你惯得?”

“叶明欢,是谁给你这么大胆子的!”叶崇明直接走过来抽我一巴掌。

我根本没机会躲,结结实实的挨了。

他怒气冲天:“她现在是!赶紧给我道歉!”

我天天被盛越瑄欺负,现在还被亲爹抽脸。

瞬间一股怒气冲上了头顶,“叶崇明扒开你的眼好好看看自己,就你这副又老又难看的样子,周惠婕出了图你那点财产和图你比她早死之外,还有什么?”

我这么说话一点都不过分。

他和我妈结婚那天开始,就和周惠婕一直偷.情。

所以他们的女儿和我只差了几个月!

我妈是爱我爸的,可是他不爱我妈,他眼里只有那些势力。

我妈发现他和周惠婕那些事情之后,当着我面给他下跪,求求他回心转意,和周惠婕断了来往。

结果他呢?他叶崇明硬生生逼死了我妈。

他说别说下跪了,就算是要我妈死,他还是会和周惠婕在一起。

结果我妈就真的死了,自杀。

从那以后,我就发誓,他不是我爸。

周惠婕,间接杀死我凶手!

叶崇明气的脸憋得通红:“你再给我说一遍?”

我扬起一抹灿烂出花的笑容:“叶崇明,再听一遍我怕你不长寿。”

周惠婕扶着他,眼中责怪:“欢欢,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你没回家,爸有多想你,我知道你看不惯我,可他是你亲生父亲,他岁数大了身体不好,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我抱着肩冷笑:“哟,周惠婕,你还知道他身体不好啊,是不是天天盼望着他早点死好领遗产啊。”

周惠婕被我说的脸色一变,叶崇明指着大门口:“你这个不孝女,赶紧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我扬起一抹气死人的笑容:“我是回来取东西的,没空搭理你们。”

我上了楼,推开这间狭窄的房间,刺鼻的灰尘味儿扑鼻而来。

这是我曾经住了十几年的房间。

我搬走也有很多年了,如今却成了杂货间。

我将桌上的一个相框拿起来。

那是我和学长的一个合照。

这是我唯一一个暗恋了三年的男生。

他长得十分清秀,是当年我们那一届的校草。

前几天听说他回国了,我叹了口气,想得到的这辈子也得不到。

我将相框放倒,翻找着我之前的设计稿。

也是我才想起来的。

找了半天没找着,我便作罢。

下楼的时候,我那同父异母的妹妹叶青青回来了。

我懒得搭理她一眼,她阴阳怪调的出声:“呀,姐,听说你相亲被盛总嫌弃了?”

我瞥了她一眼:“你从哪听的?”

“难道不是吗?”叶青青蹙眉:“我同学说盛总看见是你,当时就走了,你这是被嫌弃了呀。”

放臭屁!

“你想多了,盛总还要娶我呢,怎么会嫌弃?”我撩了头发,风情万种的笑道:“姐姐我貌美如花,多得是男人追我。”

叶青青上下瞄了我一眼,不屑的嗤笑道:“就你?那么多男人追你你怎么还会母胎单身?”

我无辜的耸了耸肩:“没办法,姐姐我就是享受这种被追的感觉。”

叶青青从小被惯得无法无天,平日里要么跟我拌嘴,要么就是跟我攀比,我也没那个闲情搭理她。

“叶明欢,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鬼样子,盛越瑄会看!”叶青青眼中极为不屑:“他要是能看,我学狗叫!”

我好害怕啊。

我勾起一个完美的笑容:“可都在这呢,到时候可别耍赖。”

就冲这句话,我要把盛越瑄带到家里来!

第二天上班。

所有人看我的眼光都很…暧昧。

还有嫉妒。

“叶明欢行啊你!快说!你什么时候和盛越瑄好上的!”邓佳将我拉到角落里,“是不是那晚睡上之后就有感情了!”

我脸一热,一想到盛越瑄那张迷人的脸…

销魂的闷哼声…

我轻咳了几声,邓佳着急的拽着我:“快说快说!你俩现在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我挠了挠头:“就是呗…”

“那他不打算娶你啊!对你负责任啊!”

我歪脑袋想了想,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说了啊,他哭着求我嫁给他呢。”

邓佳眼珠子快要瞪出来了:“真的假的,哭?求?”

是的,怎么想都不会是盛越瑄的作风。

我点点头,说的自己都快信以为真了:“你别不信,盛越瑄说他暗恋我好多年了!非我不娶呢!”

邓佳看我的表情逐渐变得惊恐,我以为她听的害怕了。

“你别害怕啊,这真的是盛越瑄跟我说的,他说我要是不嫁给他,他就。”

“叶明欢。”一道清冷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我瞬间僵硬住。

完蛋了,撒谎被抓了个正着!

“转过来。”他不容置喙的口吻裹夹着冰冷。

我机械般的转过去,首度看清了男人。

一身黑色高定西装,颀长的身子,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像谁抛了他家祖坟似的。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