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总裁 > 我以情深慰余生 > 《我以情深慰余生叶明欢盛越瑄》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我以情深慰余生叶明欢盛越瑄》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盛越瑄抬眼看我,眼中流动着…欲望?

此时,他斜靠在那,长腿瞩目,透着几分慵懒的气息。

“没事儿别老看别人的隐私!”我收回眼光,将相册放回原位。

“那个男人是谁。”他问我。

“什么男人?哪个男人?”

“第一页,第三张。”他的语调渐渐压了下去,冷了半分。

我翻着相册一看。

正是我正值少女时期的暗恋对象。

“你管是谁呢。”我剜了他一眼,正打算刷会微博。

盛越瑄猛地从床上起来,弯腰将我扛了起来。

毫不怜惜的将我甩在了床上。

力道太大,我向上弹了弹,头晕眼花之际。

盛越瑄带着冰冷的气息逼仄,压住了我。

我喘不过气来,推搡着他的胸膛:“混蛋!给我下去!”

“他是谁。”盛越瑄周身镀上了一层黑暗气息,邪肆着。

好像下一秒就要似的。

我吓到了,逞能的顶嘴:“你管是谁呢。”

刚说完,我变尖叫了。

他居然撕坏了我的衣服,顿时胸口一凉。

“盛越瑄!你…你赔我衣服你!”我正要发火,看见他这张阴沉如水的脸,顿时怂了。

都没什么底气了。

“我的耐心有限。”盛越瑄生气了,捏着我的下巴,寒气逼人。

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果断招供:“他是我学长,毕业的时候拍的。”

“哦?”盛越瑄挑眉,危险的眯着眸子:“你还让他搂?叶明欢,你缺男人缺疯了是么?”

虽然我缺,但姑奶奶我还是要面子的好不。

这个混蛋不给我面子,还总毒舌!

我冲他挑衅的笑:“对,我就是缺男人,又不用你管!”

“嘶—”

盛越瑄成功的被我激怒了,撕扯开我的衣服。

“啊!救命!”我双手捂着。

“救命?”盛越瑄对我耳鬓厮磨:“他们听见了都以为我们是在调.情,我不介意你喊的大声点。”

很快,我化成了一滩春水。

沉入,酥麻电流,迷失了方向。

“说,你男人厉害。”

盛越瑄就会这样,让我空虚,威胁。

我咬唇,抵死不说,都要咬出血了。

他对我的敏感点一清二楚,我快疯了。

揪着他的头发,怒了:“你给老子快点!”

一夜疯狂,狼藉一片。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多,我才起来。

浑身密密麻麻的痕迹,我一边刷牙一边骂盛越瑄,嘴里直吐泡泡。

衣服被他撕坏了,让我穿树叶出去么?

我气的裹着浴巾,出门冲楼下吼道:“盛越瑄,给我买衣服去!”

盛越瑄悠哉悠哉的拎着个纸袋,单手插兜走了过来。

他跟着我进来,还关上了门。

我当着他面直接穿衣服,也不避讳了。

什么害羞不害羞的,都是浮云!

盛越瑄就这么斜倚在门口,盯着我。

我剜了他一眼:“看什么看!没见过魔鬼身材啊。”

盛越瑄轻嗤出声。

瞧不起我?

我啧了一声:“不知道昨晚谁那么享受。”

盛越瑄摊手:“我也没的选择,谁让看这个豆芽菜呢。”

老娘身材就这么干瘪?

我倏然笑出来:“那我们还挺般配的,我是豆芽菜,你是金针菇。”

盛越瑄脸色一黑,咬牙切齿:“叶明欢,你再给老子说一遍?”

我冲他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还扭了扭,表示嘲笑。

他走到窗前将我按在那,上下其手,在我耳边邪肆的笑:“再来一次?”

我曹,光天化日之下,他还敢这样?

我连忙求饶:“瑄瑄我错了,我再也不这样了。”

“说你爱我,我就原谅你。”

得寸进尺是吧?

我笑的谄媚又灿烂:“我爱你哦,瑄瑄。”

我还狗腿的做了个比心的手势。

盛越瑄面色一扫阴霾,意气风发。

万恶的资本主义!

今儿正好是周末,叶青青也在家。

盛越瑄给我买的衣服很保守,大热天的,我快热炸了。

我特意将领口的扣子没系,锁骨那正好都是痕迹。

叶青青盯着我,脸色跟吃了屎一样。

吃过饭后,叶青青提出要去游泳,还托着下巴,眨着无辜的眼睛看盛越瑄。

声音嗲到没朋友:“姐夫,你去咩?我们一起呀。”

盛越瑄一个眼神都没给她,冷冷的回绝:“不必。”

吃完饭,他就拉着我去了。

那架势,跟上似的。

看了看我俩,一个面无表情,一个冰山臭脸。

试探的问:“请问你俩真是来结婚的吗?”

我俩异口同声:“当然。”

盖完章,去拍照片。

我俩都绷着脸,摄影师都觉得尴尬:“你俩笑一下成吗?”

我小声跟他说:“盛越瑄,我能说我不想嫁了么。”

盛越瑄斜着眼冷看我:“你觉得呢。”

这么想娶我那就拜托你笑一笑好不?

好像谁逼他了似的。

但毕竟以后这小红本是我的婚姻啊,我可不能难看。

我努力的想着趣事,脑海中浮现出我踹盛越瑄的画面。

我没忍住笑出了声,镁光灯快速的闪烁了一下。

出了,我盯着结婚证,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嫁出去了。

我算不算被骗婚了?

而且惊悚的是,照片上,我笑的无比灿烂,身边的男人还勾着唇,眼中隐着笑意。

我是瞎了么。

盛越瑄一把夺过我的结婚证,塞到口袋里:“叶明欢,以后你没机会离婚了。”

我气的一脚踩在他鞋子上:“卑鄙的男人!”

他挑眉,眼角眉梢带着得意:“走,大爷带你去见家长。”

我惊悚:“见妈?”

我一千一万个拒绝!

自古婆媳难相处,我宁可这辈子不见!

盛越瑄挑了一下我的下巴,嘴角勾着弧度:“丑媳妇总得见公婆。”

我脸一黑:“我不去!”

“由不得你!”他霸道又强势。

我眯着眼睛,“盛越瑄,这么说,你结婚妈不知道?”

他嗯了一声。

我凑上前,学着他的样子挑拨他:“男人,你是不是暗恋我,怕妈不同意所以来个先斩后奏?”

盛越瑄幽幽的看我一眼:“叶明欢,你很自恋。”

我看到他的耳朵红的都能滴出血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