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悬疑 > 神秘手段 > 神秘手段李可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

神秘手段李可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

神秘手段 第010章 推测,重临现场 免费试读

“嘎吱”一声,我吓了一跳,手中的卷宗也都散落在了地上,转过头,才发现是孟婷,她打门,穿着单薄的睡衣,睡眼惺忪地靠门站着。孟婷见我卷宗掉了,赶紧跑了过来蹲下身替我收拾,我刚想让她别忙活,孟婷就尖叫了一声,她看到了被截肢尸体的照片。

我赶紧从她手中拿过照片,安慰她说这只是有些尸体的照片而已,孟婷的胆子并不大,来G市之后,已经被吓过好几次了。我把孟婷扶到木沙发上坐下,朝母亲的房门望了一眼,母亲没有被吵醒。

我把卷宗全部收起来,装进了档案袋里。我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我问孟婷怎么还不睡。孟婷被吓过之后,脸色不是很好看,她跟我说,她家里人催她回去了,单位也在催她回去。

孟婷是B市时报比较资深的,原本以为330公交车出现,就能找到杜磊的下落,但没想到公交车又被B市警队调走了,还牵扯出红衣女连环案来。我问她准备回去吗,她说是,她顶不住家里人的压力。

我没有挽留孟婷,她在这里确实也帮不上什么忙,我还得分心照顾她。孟婷求我,如果有杜磊的,一定要告诉她,我点点头,让她放心。杜磊也是我的好朋友,他和许伊,我一定都要找到。

孟婷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回去,我让她快点回房休息。孟婷站起来,突然看着我的脸,问了一句:“你很热吗?怎么满头大汗。”

我身上往脸上一摸,才发现我的脸上沁满了汗水,夜里有点凉,我才刚洗过澡,身上却都是汗,衬衫粘乎乎地贴在了身体上。我对着桌上的卷宗瞄了一眼,说我只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

孟婷让我不要太累,就回房去了。

我把卷宗收起来,又去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我迟迟不能睡去。那些尸体的照片,一张一张地闪过我的脑海,被截去的器官,快要可以拼凑成一个人,是不是代表凶手是一个偏执狂?

偏执狂是一种罕见的精神疾病,通俗地说,是人们口中所说的心理的一种。除了其他精神病容易表现出来的特征之外,偏执狂,顾名思义,患者极度偏执。如果凶手真的是一个偏执狂,那么他截去这些死者身上不同部位的器官,就能够解释的通,他幻象自己能拼凑出一个人来。

仅仅是这几起案子的器官,还凑不齐一个人所需要的器官,那么,凶手很可能再次犯案。我之前让赵达派人去自杀林仔细地搜查,但在那里并没有发现凶案现场,无头女尸失踪,钟玉东又死了,好像一切线索都断了。

我决定第二天,再去无头女尸案的案发现场看看,虽然那里我已经仔仔细细地观察了很久,但现在什么线索都没有了,我只能再去试试。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睡着了。迷迷糊糊,我听到有人在叫我,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阴暗潮湿的废弃工厂里,水管渗出来的水,一滴一滴地掉落在地上的积水上,滴水声回荡在偌大的废弃工厂中。

我知道我这是在做梦,但我却醒不过来。梦中的我,丝毫不受我的控制,地上全是积水,我的鞋子和裤腿全被浸。我一步一步往废弃工厂里面走去,工厂里的旧灯管忽明忽暗,还发出电流受阻的嘈杂声。这里很熟悉,我总感觉我到过这里。

工厂太大了,我好像走了很久,都没走到头。

慢慢地,我听到了很多女人的尖叫声,我顺着废弃工厂的通道奔跑起来,好像有人在追我。我拼命地往前跑着,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回头,却没有看到任何人,但危险似乎离正我越来越近。

终于,一堵墙挡在了我的面前,我无路可逃了。我转身,通道的尽头出现了一个影子,是个女人,我看不清女人的脸,她正一步一步地朝着我走过来。我慌张地朝四周打量可以逃走的地方,这一看,我才发现有好几具尸体正躺在我的脚下。

尸体已经被积水泡得全身浮肿了,全是女性的尸体,她们身上的某一个部位的器官,都被人截去了,手,脚,腰…再抬起的头的时候,朝着我走来的女性,已经到了我的面前。她的脸几乎要贴在我的脸上…

我醒过来了,没有受到惊吓,就这么平静地睁开了双眼,好像我从来没有做过那个梦一样。天气很好,从窗台洒进来的阳光刺的我睁不开双眼,我刚坐起来,就听到了水滴的声音。

这声音,和梦中滴水的声音,好像…

我翻下床,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莫名地,我突然有些发怵。我走出客厅,才找到滴水声传来的源头,是卫生间,母亲正蹲在地上洗衣服。我松了口气,责怪自己太大惊小怪了。

母亲发现我正站在她的身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我刚想叫她,她就转过了头…

我一声尖叫,猛地坐了起来,这竟然是一个梦中梦,我全身都流了冷汗,阳光洒在身上,也感觉是那么阴冷。梦中的母亲,竟然没有脸。

母亲听到我的尖叫声,跑了进来,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没事,只是做了个噩梦。我的睡眠质量很好,几乎从来没有做过噩梦。母亲替我擦掉额头上的汗,心疼地让我不要太累了。我简单洗漱了一下,已经快到中午了。

母亲给我煲了鱼汤,我没什么胃口,喝了几口就不想喝了。母亲说,孟婷已经走了,见我还在睡觉,所以就没叫我。

匆匆套上外套,我就往警局去了。来到警局的时候,大家似乎都在议论着什么,赵达见我来了,赶紧把我迎进了他的办公室。他问我有没有研究出什么,我想了想,还是没有把我的推测告诉他,因为我还没有证据。

我只让他发,让市民留意一下自己的街坊邻居,特别是有患有精神病的,我还让他市民,近期内不要穿红色衣服,尤其是居住在没有摄像头地段的单居女性。前几年红衣女案子发生的时候,摄像头根本还没被运用在街道探警上,现在慢慢开始普及了,凶手却很聪明,选择了没有摄像监控的地方下手。赵达愁眉苦脸,说根本不需要,红衣女的案子,又在市里传开了,和几年前一样,大家闻风散胆,家里红色的衣服全部都扔了。

流言蜚语,沸沸扬扬的,大家全在说红衣女的案子不是人为。看着赵达紧皱的眉头,我知道他承受的压力也不小。

我问赵达忙不忙,不忙的话和我一起再去一趟犯罪现场,赵达急着破案,立刻就答应了。出来的时候,所有的刑警都直勾勾地盯着我看,我听到了大家的议论声,很多人在小声讨论着我究竟能不能破案。

“你们在讲什么,都不用工作的吗!”赵达对下属是个火爆脾气,直接开口就骂道。

赵达让我不要在意,很多人看我年轻就有这样的成就,有些嫉妒,我没有介意,和赵达出了警局。赵达一边开车,一边跟我说,我让他查的那个电话号码他查到了,是流水街的一个公用电话亭,但是那里很偏僻,居民也少,所以没有装摄像头。我想,一时半会,那个给我打电话的人是找不到了。

我进警局的时候,没有看到老张,赵达告诉我,钟玉东死了,老张心情不是很好,所以请了几天假,他准假了。

没一会,我和赵达又来到了犯罪现场,门上的洞已经被修补起来了,也换了新钥匙,赵达打开门之后,我们走了进去。虽然案发已经有几天了,但屋子残留的淡淡血腥味,还是逃不过我灵敏的鼻子。

凶案现场发现的所有证据,唯一没有丢失的就是从门内把门锁住的生锈铁链和大锁,但是在那个锁上,但赵达告诉我,结果出来,上面并没有发现任何指纹。我静下心来,绕着屋子慢慢地走了起来。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再严密的犯罪现场,都会留下蛛丝马迹,我不相信有人能够营造出这么完美的犯罪现场来。赵达也不敢打扰我,静静地站在一边不说话。犯罪现场保护的很好,除了被带走鉴定的证据,现场和当天一模一样。

我一个角落一个角落地勘察,最后都没有发现新的痕迹,最后,我的目光停留在了墙上的一个时钟上面。时钟的三根指针都已经不动了,我踮起脚,时钟上面,似乎放着什么东西。

我拖过椅子,站了上去,时钟上面,正放着两颗小电池。这不对劲,如果电池没电了,正常人都会再换新电池,而不是把电池抠下来,还放在这么高的地方。我用小心翼翼地用袖子裹着手,拿起了时钟和电池,催促赵达立刻回警局鉴定科。

这两样东西,有问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