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悬疑 > 神秘手段 > [神秘手段李可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神秘手段李可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神秘手段 第006章 许伊的尸体 免费试读

那条手链,化成灰我也认识,这是上警校的第三年,我送给女朋友许伊的生日礼物。

“许伊!”那一瞬间,我全身都失去了力气,眼前一阵发黑,其他人我都看不见了,我的眼里,只剩下了那具无头的尸体。天旋地转,我跌跌撞撞地跑到了尸体的身边,抓住了她的手。

几个法医见我这样,立刻把担架放了下来,我瘫坐在地上,颤抖着手解下了尸体手上的手链,我哆嗦着把手链放到眼前。我不敢睁开双眼,这条手链,我太熟悉了,它是我亲自买的,手链上还刻着许伊的名字。

我隐约听到几个人在叫我,还有人在拍我的肩膀,问我怎么了。我极力地让自己保持清醒,或许,这条手链根本不是我送给许伊的那一条。心存侥幸,我慢慢睁开了眼睛,手链很新,就和刚买来的时候一样,手链上,刻着两个很小的字,“许伊”…

脑袋里最后的一丝理智,此刻荡然无存,我把无头的尸体搂进怀里,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这些年来,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许伊,我也猜测过,她已经遭遇了不测,当真的看见她的尸体时,我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坚强。

我不停地叫着许伊的名字,心疼地摸着她断首处的伤口,许伊清秀的面庞,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只是这一刻,许伊的头,已经不见了。脑海中许伊的那张脸,正在一点一点地变模糊,我想留住她,却发现我似乎已经忘记了她长什么样子。

好像有几个法医让我快把尸体放下,否则可能会影响之后的尸检,但我不管不顾,仍然紧紧地抱着许伊的尸体,许伊伤口处已经凝固起来的血液,蹭了我一身。好像有几个人想要把我拉起来,但赵达大声喝止住了他们。

我也不知道我歇斯底里地哭了多久,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警局的休息室里,悲伤过度,我晕了过去。母亲和孟婷正坐在床边,一脸担忧地看着我。我猛地坐了起来,问他们是不是真的,母亲也哭了,孟婷的泪珠在眼眶里打着转,她点头,强忍住的泪珠,顺着她的脸庞掉落下来。

我翻下床,许伊的尸体肯定在停尸房里,我要去找她…

可是没跑两步,我就感觉双腿发软,身体里的力气,像被人全部抽空了,她们扶住了我,孟婷一个劲地劝我一定要保重身体,我哀求她,扶我去见许伊。

在母亲和孟婷地搀扶下,我们来到了停尸房里,短短的十几米距离,我却走了很久,每次抬脚,我都感觉我的脚像托起了一个千斤巨鼎,我想去见许伊,但我又害怕见到她。停尸房里有好几个法医,赵达也在。

见我进来,赵达忙走上来,叹着气让我节哀顺变。在犯罪现场,我不停地叫着许伊的名字,孟婷是知道许伊这个人的,她也一定和大家都说了。我挣开孟婷和母亲的搀扶,绕过赵达,跌跌撞撞地走到了许伊的尸体旁。

几个法医正围着许伊的尸体,讨论着什么,见我来了,他们都让开了道。许伊正躺在冰冷的停尸台上,没有了头的她,变得那么陌生。看着许伊,眼泪又一次掉了下来,这么多年来,只有在父亲去世的时候,我哭过。重要的人离世,这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再一次回到了我的心头。

“李教授,这…”赵达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到了我的身边,他欲言又止,最后叹了一口气。

“赵队长,能让我一个人陪一下许伊吗…妈,你们也先出去吧…”我提起力气,喃喃地说了一句。

赵达答应了一声,便带人出去了,母亲似乎放心不下我,不肯离去,但在孟婷的劝说之下,她们还是出去了。

偌大的停尸房里,只躺着许伊一具尸体。停尸房里的灯光很亮,刺眼的光,让我哭肿的双眼微微发疼。但我不想有一秒钟不看到许伊,我趴在停尸台上,哭的几乎要再次晕倒,只是那刺鼻的福尔马林味,**着我的大脑神经,不让我解脱。

我的世界,好像已经崩塌了,许伊失踪之后,唯一让我撑着下来的信念就是那接近百分之零的生机。我发过誓,我一定会找到许伊,现在,我终于找到她了,只是,她已经离我而去,只留下一具冰冷的无头尸体。

我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期间母亲和孟婷进来过,她们想带我出去吃点东西,但我不肯离开许伊,她们给我买了吃的,也堆积在一边。直到我哭的眼泪再也流不出来,母亲和孟婷才再次回来。母亲蹲到我的身边,抱着我的头轻轻抽泣,我感觉我像是已经死了,任凭母亲怎么说,怎么轻拍我的头,我都没有任何反应。

孟婷把手伸到了我的面前,她的手里,正拿着我送给许伊的手链。我终于有了反应,接过手链之后,我的心像被刀绞一样。

“李可…你真的要继续这样下去吗,你不为你自己想,也为伯母想一想啊!”孟婷的声音有些哽咽。

我愣愣地看了母亲一眼,母亲满是皱纹的脸上,泪痕无数,我鼻子一酸:“妈…我想死…”听到我的话,母亲哭的更惨了,她把我抱在怀里,身体不停地颤抖着。

“李可!”孟婷提高了分贝,“你还是为人称道的李教授吗?你就不想找到杀害许伊的凶手吗,就这样颓废下去,你还比不上我一个女人!”

孟婷的话,终于让我有了一丝理智,许伊死了,凶手还没捉到。我看着孟婷苍白的脸,她的嘴唇已经被她咬破了。杜磊是和许伊一起失踪的,许伊遇害,杜磊也可能已经不在了。我这才知道,孟婷真的比我坚强。

母亲还在继续哭着,我扶着停尸台站了起来,许伊的尸体,一直都被白布盖着,只露出她的肩膀和断了的颈部。无论如何,我都要找到凶手,将凶手绳之以法,或许,我能为许伊做的,也就这些了吧。

我强忍着悲伤,想让自己变回原来理智的样子,只是我头昏脑胀的,根本提不起一丝力气。我声音沙哑,跟母亲说,出去吃点东西。母亲激动地把脸上的泪擦干,说我能想明白就好。

我没有想明白,我只想找到凶手之后,就去陪许伊…

我身上还有一些凝固了的血迹,母亲和孟婷扶着我,到洗浴室冲洗了一下,我的脸很脏,满是胡渣,换了一身衣服之后,我们出了警局。在警局门口,我们遇到了赵达,他也出去吃饭,我们便一起了。

我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把一碗面都填进了肚子,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吃饭,只是为了生存。直到赵达的一句话,让我的脑袋清醒了过来。

“李教授,你确定那具尸体是你女朋友的?”赵达顿了顿,“我的意思是,一条手链,未必能代表什么。”

我放下手中的筷子,有了力气之后,我的思维也变得灵敏起来。那条手链,根本不足以证明尸体是许伊的,悲伤过度之下,我竟然没有去掀开白布看许伊的尸体。许伊的腰上,有一颗小痣!

赵达见我这副样子,继续告诉我说,鉴定科的人已经在分析死者的DNA了,究竟是不是许伊,还得两说。我猛地站了起来,感激地冲赵达说了声谢谢之后,飞奔回了警局,我要去确认,这具尸体究竟是不是许伊的。

可当我跑进停尸房的时候,停尸台上空空如也,尸体不见了!

他们追了上来,我紧张地问赵达是不是把尸体转移走了,赵达也慌了,说没有,他立刻把警局里所有在班的警察和鉴定科的人全部找来,细问之下,竟然没有人把尸体转移走。老张脸色煞白,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这副样子了。

“查监控!查监控!”赵达当机立断,马上跑向了监控室,我也跟了上去。

那个时候,监控摄像头还没有普及,只有一些高档的住宅区和国家单位里会安置一两个摄像头。监控室是没有人值班的,摄像头一直都开着,这么大的警局,又有谁敢随意闯进来,所以监控摄像头,形同虚设。

赵达亲自打开了监控的画面,调到了我们出来的那个时间,可是,画面上竟然是一片白茫茫的雪花,什么都看不到。画面恢复正常的时间,我们已经回来了。就在这短短的二十几分钟里,许伊的尸体竟然就这么不见了。

赵达坐在椅子上,面色凝重,他问我要怎么办。

“快,快去看看,犯罪现场搜集来的证据还在不在!”我想到了什么,立刻提醒到。

很快,鉴定科的人跑回去了,但没一会,他们又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说所有的材料,全部不见了!我们翻了整个警局,都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不仅是那具无头尸体,包括采集回来的血液样本,鉴定样本,指纹,足迹,还有现场和尸体的照片,全部不见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