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悬疑 > 神秘手段 > 神秘手段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神秘手段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神秘手段 第005章 红衣女连环案 免费试读

听到老张的惊呼,围在屋子里的一群警察脸色都变了,大家都远远地躲开无头女尸,眼神飘忽不定,不敢不去看。

“你们都干嘛呢?还办不办案了!”赵达不知道什么时候点燃了一根烟,他朝着众人嚷嚷着,但我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天气不算热,他的额头却沁满了一颗颗豆大的汗珠,夹着烟卷的两根手指也在微微发着颤。

法医和鉴定科的都赶到了,他们的现场取证程序都很专业,我一直盯着尸体看,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敏感的神经,让我在老张说“红衣女”三个字的时候,就看到了尸体完好的红色衣服上。

这个时候,两名男警察走过来向赵达汇报情况,他们是这片街区的民警,因为接到邻居的举报,说连续一整周时间,晚上都听到了女人的哭声,敲门又没人开,这才报了警。他们来的时候,想办法把门外的锁给卸了下来,但没想到,门里边也用铁链上了锁,他们是锯子把木门锯了开一个大洞。

我转头,木门里面的把手上,的确有一根很粗的铁链,颤了好几圈,还用生锈的大锁锁了起来,钥匙就被扔在地上,鉴定科的人正戴着医用手套,小心翼翼地把那钥匙装进袋子里。法医正蹲在地上,观察着无头女尸,还一边给女尸拍照。

我绕着屋子走了起来,除了门是从内被锁起来的,窗户也是这么个情况。屋子很小,一共只有两个窗户,窗户的插销紧紧地扣住,我立刻分析出来,这是典型的密室案。但这个现场,和我以往遇到的密室案现场不太一样,我仔细地观察了床还有桌子上的茶具,摆放整齐,上面还起了层灰,根本不像是有人居住。

赵达已经抽完了一根烟,但他随即又点上了第二根,老张倚着墙呆呆地站着,我注意到他的双脚正在打着颤。我朝他走过去,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回过神来,立刻拉着我的手说不要查,查不出什么的。

我问他刚刚说的红衣女是什么,老张再三犹豫,最后哆嗦着说,这已经不是第一起红衣女的案子了,还说这起案子根本不是人干,而是鬼。赵达厉声喝止住了老张,赵达怒气冲冲,让他不要妖言惑众,还说身为一个刑警,如此胆小怕事。

但赵达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底气不足,我又问赵达究竟是怎么回事,赵达看着我,突然双眼亮了,把我往门外拉,我随他走了出来,赵达递了一根烟给我。我接过烟,赵达替我点燃了,从赵达的表情,我就知道他要有求于我了。

果然,赵达见我深深吐出一个烟圈之后,拉着我的手,让我一定要帮他,他才刚上任没多久,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被降职。赵达终于跟我说起了红衣女的事情,前几年的时候,G市已经发生了好几起红衣女的案子,那个时候,他还不是这个警队的队长,他亲眼目睹了好几起红衣女的案件。

红衣女的案子,到现在都没有破,好几起下来,死者都死在了门窗紧锁的屋子里,死者都是年轻的女性,有的身上**,有的衣着完好,共同的是,死者身上穿的或者被扒下来的衣服,都是红色的。她们身上某个部位都被人割去,从脚到手,从到喉咙,这些都发生过。最恐怖的是,死者的街坊反应,在某个时间段,他们总能听到女人阴森凄厉的哭声。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香烟,问已经发生了几起,赵达说这是第五起了,前几年,G市闹的沸沸扬扬的,那段时间,市里的人闻风丧胆,特别是女性,都把家里红色的衣服扔了,整个市的垃圾场里,红色的衣物堆积成山,足足烧了好几天才烧完。大家都在说,这起案子不是人做的,而是冤鬼索命。

因为案子在G市的影响特别恶劣,所以上级下了死命令,必须尽快找到凶手。但是,警队原来的队长查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辞职了,他说他查不出什么了,迟早要受处分,还不如自己早点辞职。

赵达因此才受调,提拔成了警队的队长,他当上队长的这几年,没有再发生什么恶劣的案件,没想到,红衣女的案子又发生了。赵达求我,说我是这方面的专家,让我一定要帮他,否则他警队队长的位置,肯定坐不久了。

我把烟头扔在地上,用力地踩了踩,我问他:“你相信有鬼吗?”

赵达一愣,犹豫良久之后,他开口说他原本不信,也不想相信,可是大家都说有鬼,案子这么诡异,死者死在了密室之中也就算了,以往的四起红衣女连环案,现场除了死者自己留下的手足印,就什么都没发现了。大家都听到了凄厉的哭叫声,不是有鬼,他也想不出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我让他摆正心态,这个世界上没有鬼,最可怕的是流言蜚语,他是一队之长,他的一言一行,会影响整个警队。我决定接下这个案子了,我对悬案天生就有一种欲,更重要的是,红衣女的事情,让我想到了在自杀林里发生的事情。

稻草人断头,迷雾中红色衣服的人,这一切,都似乎是这一起案件的预兆,而那里,又刚好是B市330公交车重现的地方。直觉告诉我,这一切有关联,我很相信我的直觉,因为从来就没有出错过。

我在这个街区绕了一圈,没有发现装有摄像头。虽然这里是闹市区,却不是高档住宅区。那个时候,摄像头还是稀罕物,除了一些单位,就只有一些高档住宅区能装一两个了。

“赵队长,之前那几起红衣女案子的资料,还都在吧?”回来之后,我问了一句,我害怕的是,B市的警队把这些东西也都调走了。

赵达忙点头,说都在警队的档案室里,包括鉴定报告,现场照片,还有证人的询问笔录,都完好无损。我点点头,说这起案子我接了,说完,我就往屋子里走。赵达叫住了我,他犹豫一会,“李教授,你有多大把握能破这起案子?”

我微微一笑,“没有我破不了的案子。”

留下这句话,我换了个鞋套,重新进到了犯罪现场。孟婷正瘫坐在门边,她身边是一摊呕吐物,我蹲下身把她扶了起来,悄悄在她耳边说,如果受不了,就先回车子里休息,但孟婷死活不肯出去,还说她再也不想一个人待了。

老张见我进来,慌张地跑到我的身边,问我说是不是队长请我接这起案子了,我点点头,说我要破了这起案子。老张拼命劝我不要接,查下去只会惹祸上身,老张说,原来警队的队长跟他说过,如果再发生这样的案子,千万不要查下去。

老张的话,我都听进了耳朵里,看来警队原来的队长辞职一事,没有那么简单,说不定他还掌握了重要的线索。我暗自记下,准备回去之后,立刻去拜访警队的原队长。老张还在喋喋不休地劝我不要接这起案子,赵达走了进来。

我的介入,让赵达底气足了起来,他更加厉声地呵斥了老张,说如果他再敢乱说什么,马上给他处分。老张哭丧着脸,看了我一眼,最后唉声叹气地走到了一边,他也不帮忙现场的调查,就那么愣愣地站在一边。

“赵队长,老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我问赵达。

赵达的脸色好看了很多,“从我接手这个警队,他就这个样子了,他的确是和几年前英勇的样子,不太一样了。”

我暂时把老张的事情放在一边,继续搜寻起犯罪现场来,鉴定科的人正忙着取证,不过他们的搜获似乎并不是很大,除了死者身上的血迹,现场就再也没有任何血迹了,现场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作案工具。我有些困扰,死者的颈部被人切开的话,鲜血必然呈喷射状,不可能不留下一丝血迹,就算是清理过,也会留下蛛丝马迹。

胜利街又是闹市区,如果是把死者杀了之后,再转移进这里,想不被人发现,很难,更何况是再营造一个密室。现场调查整整持续了好几个小时,期间,跟随办案的警察询问了打电话举报的人和几个邻居,我也在一边仔细地听着。

他们的说辞,没有太大出入。他们说,这间屋子长期没有人居住,他们也不知道屋主是谁,大概是一周前,他们半夜听到了女人凄厉的哭声,一开始他们还以为是屋主回来了,因为什么事情哭了。

但是,持续一周下来,大概半夜十二点,他们都听到了哭声,那哭声越听越让人发怵,街坊的文化水平都不高,难免迷信,他们越来越害怕,最后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报警。

询问的警察一字不漏地把现场询问的笔录做好了,我都记在了心里。有价值的东西就两个,一个是这屋子长期无人居住,这和屋子里整齐却起灰的用具不谋而合,另一个关键点,在半夜十二点的哭声。

这个时候,现场的取证和调查进入了尾声,几个法医抬来了一个担架,把尸体小心翼翼地抬了起来。而我,却一看到了死者手腕上的一条手链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