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奇幻 > 窥梦之恶人 > 第二十章傀儡术

第二十章傀儡术

“啪”的一声,门应声而关。

惊醒了沉思中的叶浔,他上前去踢了踢门,没有一点松动的迹象。

该死,他被困在里面了。

惊悚的是地上的玩偶们齐刷刷的睁开眼,黑不溜秋的弹珠做的眼睛此刻有了灵性,既然能转动。

叶浔努力深呼吸,才不至于尖叫,打颤的双腿出卖了他的想法。

屋内一阵风吹过,叶浔时刻关注着这些玩偶,生怕它们一下子跳过来吃了他。

许是他的错觉,这些玩偶们在一眨眼的功夫恢复了原样。

特么的搞什么鬼! 深呼吸,深呼吸!叶浔靠在门上,数了数这些玩偶的数量,十四个,有十四个玩偶。

叶浔觉得这么耗着也不是办法,谨慎的向前迈出一步,见它们没什么反应,大着胆子有试着走了几下,还是没反应。

小心翼翼的迈过它们,在刚才没发现的一个地方查看。

八仙桌后面的一幅画,越看越不对劲,可也说不出来是哪点不对, 干脆直接上前揭开,呵,一个深不见底的洞呈现在眼前,估计白小小就在下面。

叶浔在犹豫着要不要现在下去的时候,有‘人’帮他做了这个决定。

惊慌的回过头看见一排玩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合力把他推了下去。

奶奶个腿。

“哎呦。

”过了好久叶浔重重的摔在地上,特么的还是背朝下,还没愈合的伤口再次裂开。

伤上加伤的滋味非一般人能承受的,叶浔这次顽强的没有昏死过去,连他都佩服自己。

叶浔全身像是散架了,一动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片漆黑的空间。

这里很深,连上方的洞口都看不见,没有一丝光亮,很可能被困死在这里。

没水,他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几天。

深山里有谁会来这种地方,没人能救得了他,只能靠自己。

感觉身下粘稠的液体,能量在不断消失,必须保持体力,要不然连二十四个小时也坚持不了。

恢复了一点儿体力,叶浔就摸索着试试有没有墙壁之类的。

这次没让他失望,不到一会儿,他就摸到坚的石壁,叶浔费力的站起来。

再次摸索了一番,石壁算不上光滑好歹也平整,他甚至摸到了凸起的部分应该是雕刻。

脸上浮现出惊喜之色,这是个地下室,虽然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不过修的这么好的大都有出口,说不定可以离开这里。

沿着石壁走,叶浔一方面担心白小小会不会有事,一方面又要高度集中精神,万一突然出现个怪物,他现在没有任何东西防身,又是个病号,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

…… 另一边。

“叶浔,叶浔你在哪里?”白小小蜡黄的脸没有丝毫血色,微不可闻的叫着叶浔的名字,盼望他能来救自己。

她靠在门口,眼前的一切超出了她的预知,五六个诡异的玩偶爬过去对她进行新一轮的攻击。

到目前为止,她身上大大小小的咬痕都是它们弄出来的,有些伤口还在流血,筋疲力尽的她又打起精神防御。

“呼。

”叶浔吐出一口浊气,看着亮如白昼的一间石室,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太特么的辛苦了,这个石室的位置挺隐蔽的,他也算误打误撞的闯进来。

这间石室简单的中间只有一个石台,石台上面有个箱子。

饶是如此,叶浔也不敢大意,老老实实的坐在门口休息,眼睛不住地看那个箱子,里面会不会是什么宝贝? 这里怎么会有光? 叶浔看着周围的烛台,生起一股恶寒,不知道跟哪本书上看过,尸油做的灯可以百年不灭,这不会是吧? 俗话说好奇心害死猫,叶浔走到石台前,手刚摸到木箱就听见“隆隆”声。

奶奶个腿。

站着干什么?跑啊! 他是不是触动了什么开关,飞剑?毒镖? 意料之外的没有成靶子,倒是一脸懵逼的看着门口那个体型特异的玩偶,有毒啊。

叶浔的跑路生涯还没结束又开始了逃生生涯。

心里想哭又哭不出来,这种憋屈的感觉真特么难受。

叶浔慌不择路的躲避身后比他高出许多的木头人偶,诡异啊诡异,说出来你们大概不会信一个人偶会跑会跳的追在后面。

“艹,不就是碰了一下干嘛那么小气?”叶浔躲在石柱后,如同怨妇般的抱怨。

四周黑不隆冬的,木偶在找他,叶浔在躲木偶,他们开始玩起躲猫猫的游戏。

身上的伤不断严重,叶浔又不敢弄出太大的声音,现在还不确定这个人偶能不能通过声音来位置。

重物摩擦声引起叶浔注意,看来这人偶还不能完全做到没有声音,这样他可以把被动化为主动。

人偶大致在三点钟方向,绕过石柱,这里没有趁手的东西,只能肉搏。

隐约可见前方一个黑影,叶浔一喜,悄声上前拖住它给它一个扼脚杀。

“嘭。

”一声重物落地声,叶浔帅气一笑,总算解决了。

然而现实给他泼了盆冷水。

人偶没有灵智,不懂得什么是痛,断了一个胳膊,继续起来打死这个擅闯者。

人偶挥出一拳,叶浔躲避不及只能挨了一拳。

这一拳打在叶浔胸口上,疼的他差点没喘上气。

堪堪向后退,不小心踩在人偶的断臂上,躲过一拳。

叶浔没发出声响,他怕人偶上来再给一拳就够他喝的了。

摸了摸使他摔倒又救他一命的木头棒子,越摸越喜欢,哈哈,这是那人偶的一条断臂。

刚才那一击不是没有作用,想到这他又充满了斗志,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总会把它搞死的! 叶浔从地上爬起,拿上人偶的断臂悄声退后,再找一个机会一举拿下。

背后的衣服都被血浸透,“滴答滴答”的落下,轻微的声响依旧把叶浔吓得不轻。

这个蠢家伙没想到自己的脚步声会成为叶浔行动的指导者。

这一次,叶浔又悄悄的绕到人偶身后,举起它的断臂在脑后重重一击。

人偶再次倒下,这次它没有再起来。

一个圆滚滚的脑袋滚到叶浔脚边,幸亏不是人头,否则他会被吓个半死。

叶浔虚脱的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哈哈。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设计这个人偶的人在担心什么?那个木箱子里肯定有什么宝贝,他这么辛辛苦苦的搞掉人偶,可不能就这么便宜别人,虽说这里位置偏僻,万一以后被什么探险家拿走那就浪费了他的心血。

不行,必须回去。

叶浔又杀了回去,看到木箱子沉默了半天,会不会还有什么人偶?他还是欠考虑了。

回去还是继续,又是一道选择题。

白小小还在等他,他不能在这里墨迹了。

一咬牙转身就走,虽然不符合他的性格,但也得有命拿。

顺手拿走一盏灯,虽然恶心,也比没有好。

半个小时后,叶浔快要崩溃了,从哪里出去呢?大大小小的石室都被他翻遍了,根本没有出路。

难道是他错过了什么地方?不可能,每次摸索都异常认真,没放过一个地方啊,不对! 有一个地方他没查过。

这是天意吗? 叶浔再次站在那个石室门口,斟酌着危险度高还是安全系数高。

现在他无比的冷静,就算有百分之一的机会他也要去试试,这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恐怕只能坚持一个钟头。

走了进去,他直接到了石台边,右手拽掉年长腐烂掉了的锁。

没有预想的人偶,没有机关,箱子里静静地放着一本《傀儡术》。

这就是作那些人偶的法术?如果能为他所用,以后对上沈千泽就多了一分胜算。

突然完整的石壁从中间裂开分向两边,俨然是一扇门。

当叶浔绷紧了神经的时候,一道刺眼的光照进来。

失踪的白小小身下一摊血昏死过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