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15章:B计划,上!

第15章:B计划,上!

大路之上,李匹仍然忐忑不已。

“二哥,咱把爷棺材偷跑了,他会不气出点啥事儿来吧?” 李宪这几天算是跟这破三轮混熟了,一只手擎着方向盘相当潇洒,面对李匹的担心他另一只手随意一挥:“没事儿!” “咋能没事儿、你看看昨天大嫂把棺材砸出个坑,也差点儿就拿拐棍去和她拼命啦!要不是有张哑巴在,都不知道咋收场。

咱这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把棺材拉了出来,爷在家还不得急死?” 急死? 李宪哼哼了一下,差点儿发出猪一样的笑声。

别人不知道,他心里可是门儿清; 李道云年轻的时候入过道观,在那儿学了些周易八卦之类的东西,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

早年间没破四旧的时候凭着这门本事还能忽悠点儿外快。

但是自从那场浩劫开始,这套东西就不能见光了。

说到这儿还有个插曲,68年冬天,浩劫发展到最轰轰烈烈的时候,邻居家羊丢了,老爷子非要给人掐算掐算去哪个方向找。

老爷子年轻时候当过马匪,后来又投过蒋,生怕自己亲爹因为封建迷信被打到牛鬼蛇神里边去的李友情急之下把李道云推到了水沟里,从此落了个“李打爹”的称号。

打这儿起,不能出去给人掐算的李道云把所有功力都用在了自己身上,没事儿就天天给自己掐算阳寿,并且每次掐算都是大限之期将至。

所以这才早早的备了棺材,随时准备归西。

可是李宪可是从后面回来的,他可是清楚的知道,老爷子足足活到了九十六!自己都上了初中了,老爷子才终于睡觉时一口痰没上来把自己睡到了西方极乐。

妥妥的寿终正寝。

八九林场上下一百年,可能活得最久的那个人就是李道云了。

当时老爷子出殡的时候,路过人家家家放鞭炮给家里老人求寿——实实在在的喜丧。

而在那之前,老爷子熬烂了三口棺材、 现在见李匹担心老爷子气出个好歹来,李宪真是一点儿心都不:“老四啊,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

爷他且长寿着呢!” 伴随着三轮车排气管喷出的阵阵黑烟,李宪淡定的像个树懒。

…… 到达林业局干休所的时候,李宪刚好看见一道长长的队伍迎面走来。

见那孝子灵幡,李宪一拍大腿:“妈的、来晚了一步!” 没错,他这次来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想趁着热乎,把棺材卖给那去世的老干部小赚一笔。

那么大的人物,死了之后三尺薄棺不像话啊!李宪来的时候已经坚信,要是赶上了,这幅寿棺肯定能卖出个高价。

可是现在看来,没戏了。

人都特么出了。

总不能现在拦下送葬的队伍,跟老头说一声“看您睡的不好给您换个床”吧? 要是那么干,自己恐怕得挨揍、 李匹看着送葬队伍远去,心里倒是咯了块大石头:“二哥、这你可卖不出去了,咱还是赶紧回吧、省的爷着急。

” 李宪将车停在了路边,心中万分惆怅,可是回去是肯定不可能回去的。

这里什么地方? 干休所啊! 里面的人都是老干部,岁数大了又有钱,我超喜欢这里! “b计划!go!” 李宪下定了决心,让李匹看着车,便径直向干休所大院走去。

许是今天有人出殡,来往的人多。

不像那天是被那个名叫芷叶的姑娘带着才能进来,门卫也没搭理李宪,便直接放他进了。

刚想着那天掏出一百块大票的豪客,李宪就听见了声“咦”。

抬头一看,可不就是那天的芷叶姑娘? 王芷叶拎着一个暖壶,看到迎面走来的李宪,蹙起了眉头。

“你……你是……那个卖核桃皮的吧?怎么又来了?” 看了看这个一身土掉渣的“小商贩”出现在面前,她好奇的很。

见到熟人,李宪乐了:“美女,在这儿上班?” 王芷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是反问道:“你来这儿干什么?” 不知道面前这位姑娘的身份,李宪没敢说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哦、我来推销点儿东西。

” “什么东西?” “嗯……怎么说呢?所有人都能用得到,而且一辈子只能用一次的东西。

不是,你是这儿管安保的啊?”李宪笑了,这姑娘警惕性也太高了。

很明显,李宪这种类似脑筋急转弯似得说法,引起了王芷叶极大的兴趣。

所有人都能用的到,且一辈子只能用一次的东西? 那是什么? 想了半天,王芷叶也没想到是什么东西这么重要。

“你这个人怎么故弄玄虚?你就直说来推销什么的吧?” 李宪没了耐心和这个小丫头片子打哑谜,直接给出了答案:“棺材。

” 听到这个“谜底”,王芷叶先是一愣,随即脸上便布满了怒容:“你这人有病吧!人都好好的来推销什么棺材?存心添晦气是吧?赶紧走!” 不怪王芷叶生气,本来干休所里一群老人刚刚送走了一个老伙计,就不免有些感伤。

说是兔死狐悲也好,说是感怀晚身处晚年时日无多也好。

反正气氛压抑的很,王芷叶哄了好半天,才把一群老人刚刚哄出了点儿笑脸。

这个节骨眼儿上有人过来推销棺材,那不是添堵是什么? 看着小姑娘将暖壶扔在地上就过来推搡自己,李宪不干了:“嘿?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推销棺材当然是得人好好的时候来,人死了我去坟地卖啊?一是不赶趟,第二我也不会招魂呐?再说,棺材这东西得打个提前量,谁不也都不知道什么时候驾鹤西去是不是?” 这一番争执,已经引起了活动室里一群老人的注意。

听见小叶子和别人起了冲突,一群老头顾不得伤感,赶紧走了过来。

王芷叶见到惊动了老人们,更急了:“你这人怎么好端端长了一张狗嘴!说话这么不好听?走,赶紧给我走!不然我可叫门卫了!” 一听这,李宪怂了、 这地方不好进,今天是趁乱侥幸,要是真被赶了出去,那自己再想进来可就难了。

他马上换了副语气,商量道:“姑娘,你着像了啊、人从生下来开始,就是一个奔向死亡的过程,生老病死那都是自然规律。

孩童时期咿呀学语盘缠学步,少年时期奋发图强学习文化知识,到了中年报效社会体现人生价值。

到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情。

这晚年啊,享受天伦之乐的同时,也应该考虑坦荡客观的迎接最后的终结。

这又什么不好的呢?” 刚刚赶到二人身边的老人们听到这一番新奇的言论,俱是心中微动、几个岁数略大的,更是若有所思。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