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106章:带血的獠牙

第106章:带血的獠牙

徐茂和这两天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按理说他那批羽绒服的交易已经完成了,几天过去摩托车的运输也应该搞得差不多了。

但是这货仍然是每天早早的出去,比天天出去浪的李宪回来的还晚。

对此,李宪觉得很可疑。

当他问及徐茂和每天都在忙什么的时候,徐茂和泛起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也不回答,直接回了房间。

李宪虽然纳闷儿,还是因为自己的一摊子事情还寻思不过来也就没有追问,洗洗回房睡了。

次日下午,他直接到了阿廖沙那里,谎称已经和国内公司说明了1000美金的采购价过低的情况,公司经过商讨后已经同意了适当放宽收购标准。

以20机床1500美金,40机床2000美金的价格在赤塔当地收购。

但是在这个条件之外,需要出售方提供完整的手续,以方便运送回国。

听到这个说法,阿廖沙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在一番犹豫之后,倒也也同意。

当问及需要多少时,李宪极其豪迈的声称只要手续齐备,有多少要多少。

听到这个消息,阿廖沙的脸上显出了兴奋之色。

从阿廖沙那里出来之后,李宪又去了一趟俱乐部,将之前编造给阿廖沙的那套言辞,在俱乐部里面有意无意的传播了一番。

与此同时。

国内。

新浪纸业在北林纸厂设置的临时销售股办公室内,电话已经是连成了串儿。

目前冰城地区的新浪特优卫生纸销路已经初步打开,在高额销售利润的驱使下,各家批发部对于这种既能卖出回头客,又能赚钱的产品情有独钟。

可是这一连串的电话,可不是来订货的,而是来催货的。

刚刚奉李宪的命令,在外采购了一批二手压花机的陈树林此时嗓子都哑了。

一方面是电话太多废了颇多口舌,另一方面也是上火。

在bl区登报宣布对社会进行纸厂的产权转让之后,职工们的心思彻底散了。

任凭坐镇纸厂的陈树林和徐德全怎么催促商量,职工们就是不开工。

非要学着《秋菊打官司》里面的秋菊,要跟“政府讨个说法”。

“日他娘,这咋整?!” 陪着好话放下又一个催货电话,陈树林的脸立刻就撂下了,对坐在一旁愁眉苦脸的徐德全问了一句。

“我咋知道、”徐德全一脸的委屈,“要我说,之前厂长就不应该提前把代付工资给他们,现在一万块钱人家已经拿到手了,天天有饭吃饿不着,咱们说话也不好使啊!” 正在二人愁眉苦脸束手无策的时候,一台红色的桑塔纳小轿车开进了厂子里。

桑塔纳在这个时候还是个稀罕东西,整个北林市也就那么三五台,其中一台,就是市一号刘万发的座驾。

但是这台红色桑塔纳明显不是刘万发的。

听见外面的动静,陈树林和徐德全连忙起身。

打眼一看,就见到了那消失已久的兔子厂长袁大庆,陪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下了车,想车间走去。

二人对视一眼,赶紧出了办公室追了上去。

当二人拉住袁大庆,让他想办法敦促职工们恢复生产的时候,袁大庆双手一甩。

“找我嘎哈?代工合同是我跟你们签的没错,可是你们厂长不是能吗?不是把我们厂职工捋的滴溜溜转吗?现在职工们不干活,可别找我,让你们厂长来啊!” 说完,不再理会二人,直接引着那个中年人进了车间。

“来来来,周老板,这就是我们厂的车间。

单论产能的话我们厂可是在整个地区头一号,这厂子您接了手……” 看着袁大庆一副上赶着卖娘的架势,陈树林狠狠的啐了口唾沫。

“狗卵子,瞧他那孙子样!” 一旁,见公告刚刚打出去两天就真有人来看厂了,徐德全一拍大腿。

“不好!厂子要是卖了,别说咱们现在的货赶不出来,以后也没法整了!” 陈树林也是一愣,沿着徐德全的思维出发,他立刻意识到了其他的问题——更加严重的问题。

“老徐,你他娘的是管生产的。

咱们新浪特优的料表你是不是没往外漏?” 徐德全摇了摇头:“那能随便给人看嘛?” “那就好那就好、不然咱们没了代工厂,市场上对特优卫生纸的需求肯定得让别的厂子惦记上。

要是有人盘下了北林纸厂,直接拿咱的配料表生产,那咱厂可就完了。

” 听到这话,徐德全一拍大腿:“配料表有个鸡霸用!把配料工们往一起一凑,你那配料表还他娘的能捂住?!” 就在二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去给李洁打电话时,那边的袁大庆已经陪着周姓老板从车间里出来了。

“袁厂长,目前来看厂子的状况还是可以的,那区里那边,就麻烦你给引荐引荐了。

这件事情要是办下来……” “好说好说!哈哈哈……” …… 赤塔。

在李宪适当的加高了价码,再三承诺了以美金现金结账收购之后,阿廖沙和其他几个经济委员会的人立刻开始动作。

虽然阿廖沙是经济休克私有化浪潮中的受益者,但是面对现在国内前所未有过的萧条,他已经对这片土地彻底的失去了希望。

在内心之中,他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去欧美发展。

这一点,阿廖沙和身处在底层的卡佳,有着很深的共鸣。

而离开,是需要成本的。

所以将手里的不动产转化,是这一段时间来阿廖沙一直在打算的事情。

本来就身处体制当中,办理手续的速度就异乎寻常的快。

仅仅两天之后,阿廖沙就将手续放到了李宪的面前。

见了手续,李宪也不废话,当即就和阿廖沙签订了第一笔十台车床的采购合同。

当天就将美金送到了阿廖沙的手里。

有了这个开头,阿廖沙开始躁动,一方面加速办理手续,一方面命工人开始大规模拆卸车床。

这两天徐茂和似乎彻底忙完了,跟着李宪在付完了款,提了车床,他不禁有些失望。

“老弟,你说的发大财就是这个?这东西这么大的个儿,运回去运费可不低啊!你收的虽然还算便宜,但是算上关税之类的,没多少赚头,还不如跟我倒腾摩托车了呢!” 看着徐茂和一脸的痛心疾首,李宪微微一笑,抬手看了看那块精美的朗格手表——那上面的日期,已经跳到了十二月12日。

...... 就在赤塔因为李宪这个“美金直接收机床”的存在而暗流涌动之时,一场席卷北方天地的大变动,在14日这天毫无预兆的轰然来临; 14日,国家杜马毫无预兆的否决了盖达尔的总理提名,并直接对经济休克疗法发难!经过长达7个小时的讨论表决以及一场混乱的政客拳击赛后,国家杜马通过广播突然向全国发表声明盖达尔政府解散。

与之相应的,是施行了十一个月,将俄罗斯经济彻底拖入泥潭的国家经济体制改革,暂告终结! 消息传到赤塔,整个经济委员会的成员们都炸了。

此前有传言说,已经有部分的高层同志提出了中止经济改革,将政策回复到未改革前的状态。

这个传言一直以来都困扰着他们,因为传言一旦成真,意味着之前饱受诟病的私有化政策会被完全推翻。

也就是说,他们废了大力气弄到手的企业,将会被强制回收。

只是这种说法虽然一直在传,但一直没有得到证实。

甚至就在昨天,13日,主持改革工作进展的盖达尔还出席了经济会议,坚定的在维护着经济休克计划的实施。

可是一日之间,一切都遭到了颠覆! 巨大的混乱即刻诞生,在私有化浪潮之中收益的人立刻开始行动。

一边蜂拥到出境管理局办理手续,一方面……开始动手清理手中的不动产。

在着手清理不动产的时候,一个“美金现金收购设备”的中华人,首先出现在了他们的脑海之中。

面对蜂拥而至,拿着手续来找自己求收购的人群,李宪依旧笑得灿烂。

只是说出的话,令所有人心寒; “不好意思各位,公司的计划有变,之前定下的收购价格已经作废。

” “新的收购价格?” “哦,是这样的。

20机床500美金,40机床800美金。

” 此时,他身边徐茂和已经瞪大了眼珠,脑海之中不断的在回放着这个小子来到赤塔之后的所有动作! 在震惊之中,他已经将之前的一切串联了起来;混入上流体现实力,提出美金现金收购机床,以相对合理的而价格为自己打出名号......然后..... 再次看向李宪,徐茂和忍不住浑身一个哆嗦。

“德鲁克”的面具,已被他无情撕下。

和煦的笑容中,分明是森森带血的獠牙! 词汇量贫瘠的徐茂和,居然在这一刻体会到了诗的蕴意。

只是那诗的字里行间,略显黑暗。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