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90章:前方到站哈尔滨

第90章:前方到站哈尔滨

邦业县的火车站里,李宪已经是满身的大汗。

火车站就是一个里面还烧着油桶筒子的小平房,里面用几道栏杆做出了一个狭窄的通道隔断,售票员坐在高高的票口上,一旁还有个拿着头上包着红布的长竹竿的老勤务。

排在长长的队伍之中,李宪正困惑着这根竹竿的作用,后背就被那竹竿捅了一下。

“哎,瞅啥呢?到你了,往前走两步。

” 那竹竿在老勤务的手里犹如赵子龙的长枪一般,在捅完了李宪之后马上点到了他身后的一个妇女胸前。

“没到你呢,往前挤啥呀?” 敢情就是干这个的! 对这种糟糕至极的服务态度无力吐槽,李宪忍着气和陈树林买了票。

长长的月台倒是将小平房里的人稀释了,可是上了火车,李宪才感受到了真正的酸爽。

拥挤的车厢里面,烟袋油子味,臭脚丫子,汗酸味和厕所浓重的尿骚混杂在一起,让刚刚上车的李宪直接就熏得背了口气。

狭窄的车厢之中人倒是不多,但是大包小包的行李堆放的到处都是,行李架上已经满了。

座位底下,过道上面简直没个落脚的地方。

一堆堆的人聚在一起,有的拿着大葱干豆腐闹闹吵吵的喝酒,有的抱着小孩儿直接就往地上撒尿,有的干脆拿了麻将聚在一起开干,引得周围一群人围观。

乘务员拿着大笤帚,一面扫着地上的瓜子皮和垃圾,一面对那把小孩儿撒尿的妇女破口大骂。

窗外,小贩高举着装着茶叶蛋卤干豆腐卷的篮子拍打着窗户叫卖。

在适应了车里的气味之后,李宪发现陈树林已经若无其事的去找座位了。

很明显,这种对于李宪从来没见过的的景象,陈树林早就习以为常。

将光着脚丫子盘踞在自己座位上的两个老头请走,陈树林呼了口气。

“他娘的,冬天这火车没个坐!” 可是没个坐也得坐。

绿皮火车见站就停,走走歇歇足足七个多小时。

直到外面都擦黑,不知道打了多少盹儿的李宪,才终于听到了身边乘务员的喊声。

“睡觉的都精神精神,前面到站哈尔滨了袄!把东西都检查检查,到站了。

” 李宪这才将已经睡得打呼噜的陈树林叫醒,拿了包起身走到了过道上排队等下车。

透过车窗看到外面的景色,李宪百感交集。

在二十几年后,进站前的这一平房和小二楼已经完全废弃,破烂不堪。

但是在此时,它们还闪烁着点点灯光,偶尔还能看到里面的人家正在聚在一起,在火车的轰隆声中吃着晚饭。

“前方就是我一别多年的哈尔滨……” 想着自己在这座城市里度过的那短暂的大学生涯,李宪不由得哼哼了一句。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别多年,真的是好多年。

…… 当晚,李宪和陈树林就在车站旁边的国营旅店凑合了一宿。

次日一大早,二人就乘坐蓝皮三轮出租车来到了透笼街农贸市场。

站在挂满了白底红字写着“禁止吸烟违者罚款”“大干四化振兴中华”“搞好食品卫生拒绝病从口入”大牌子的透笼街街口,李宪被震撼到了。

放眼望去全是人啊! 透笼说是农贸市场,其实就是在一条街道两旁搭起棚子,一家紧挨着一家,绵延两里多地。

此时不过早上九点多钟,不足三米宽的过道上,就已经是人满为患。

商家的叫卖和和砍价声此起彼伏,简直就和庙会一般热闹。

像一条过江鲤鱼一般分开人潮,李宪和陈树林挤了进去。

不大会儿的功夫就找到了有卫生纸批发的日杂摊位。

等到那穿着蓝色罩衣,带着已经变了色白套袖的摊主应付完了一个进货的,李宪带着笑凑了上去。

“大姐你好,我是邦业林业局新浪纸业的厂长,我看你们这卫生纸种类不少,我们现在也做卫生纸……” 本来,那摊主见到李宪穿的还算过得去,脸上带着三分笑意。

可是一听说李宪是来推销卫生纸的,直接变了脸色。

“新浪特优是啥牌子?没听说过。

我们这就只卖跃马,大辉,国盛三个牌子。

杂牌子的纸我们可不卖。

” 说完,就不理李宪,招呼进了棚子的主顾去了。

被迎面泼了盆凉水,李宪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一旁,陈树林还不忘幸灾乐祸:“我说厂长,这可是省会,你以为新浪特优现在全国皆知呐?” 李宪瞪了他一眼,也没出这个棚子,就在那里看着摊主推销。

几个主顾是双城的,似乎是老顾客了。

几分钟的时间,就在这个摊位定了一千五百多包大辉牌的卫生纸。

看着那粉的极不自然,似乎被太阳晒了一个夏天的颜色,和那粗的像六十岁老太太皮肤一样的纸质,李宪心里颇有日狗之感。

“大姐,这卫生纸怎么批的?”他再次拉过那个摊主。

“七毛五一提,五十提起批!咋,小老弟儿,你要整点儿回去学习学习啊?”看着李宪还没走,那摊主刺激了一下。

看着那一提只有十卷的大辉纸,李宪呵呵一笑,摇了摇头。

心说就这纸老子闭着眼睛都能做出来!还学习? 学习你奶奶个腿儿! 带着陈树林,李宪当即走出了棚子。

接下来的时间里,二人又走了几家批发卷纸的棚子,可是情况和第一家差不多。

听说李宪只是个林业局下属的小纸厂厂长,众人直接没了兴趣。

一个棚子里主顾多的摊主还骂了几句,陈树林差点儿没和他干起来。

站在过道,被来往的人群挤得像飘零的树叶一般,李宪掐着腰,看着长长的透笼街叹了口气。

“他妈的,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 一旁,陈树林也哼道:“可不咋地,亏得这旮沓不让养狗,要不然刚才人家都放狗咬了。

” 李宪瞪了他一眼,“出门在外,你那脾气就不知道收敛收敛?” “这怎么收敛?一辈子就这样了,爱咋咋地!” 想起刚才被人撵了出来,正在起头上的陈树林一把将身边踩了自己脚的人推开,“草,你瞎啊?” “哎?老**登你骂谁呢?”那被他推了的人急眼了,回身就抄起了拳头。

刚要挥舞下去,就见到挡在了陈树林身前的李宪。

“哎?是你?!” 那人的拳头定住了。

李宪也愣了,将那人上下打量了一遍,乐了。

“巧了啊,你怎么在这?”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