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63章:徐朝阳的死亡名单

第63章:徐朝阳的死亡名单

李宪对马胜利这种人很反感。

或者说,他对任何用情感等手段绑架别人,但是却拿着所谓的集体利益去为自己争取好处的人很反感。

现在是什么时候? 92年了! 李宪清楚的知道,从明年开始,整个东三省将迎来一场改革浪潮,届时几千家企业将会在政府的主持下破产清算,作为老工业基地,这里将会成为全国第一批企业改造试点,届时几十万上百万职工将会被辞退,正式迎来下岗大潮。

和下岗潮相比,现在杨宏山搞得这个承包,虽然从面上看来有点儿资本家的嫌疑,但是在日后,是能给职工们饭吃,养活几十家人的! 而这个马胜利,口口声声为了集体利益,实际上的打算却是想从厂子里拿到“至少一万五”的工龄买断金,然后让厂子出面,在局里给他以及一小波厂子里的老职工办理提前退休。

这是昨天在职工们散去之后,杨宏山告诉他的。

此时,面对马胜利这个别有用心的投票动员,李宪当然不可能让他得逞。

听到李宪要搞不记名投票,马胜利有点儿慌了。

当即,便意害怕厂领导和商业局搞暗箱作为由,股东员工们反对。

面对这个将军,李宪呵呵一笑:“既然你担心这个,那好办。

” 他直接从职工里随便点出了三个人,“你们只管投票,计票的工作,我们不插手。

” 面对这个解决办法,马胜利虽然担心,可是也说不出什么来。

李宪注意到,下面很多的职工,都浮现出了如释重负和暗暗雀跃的表情。

王芷叶将纸币发下去之后,投票开始了。

一群群的职工分散到厂子各处,偷偷摸摸在票纸上上了自己的意见。

然后在马胜利狐疑的目光注视下,表情不一的投进了那个草草找来的纸壳箱里。

不大会儿的功夫,五十多人全部投票完毕。

三个职工在李宪的首肯下,开始打开箱子唱票。

“不支持。

” “支持,支持,支持……不支持……” 黑板上,支持一栏的正字越来越多,马胜利开始慌了,在他慌乱之中,五十多张票只用了十分多钟,便已经统计完毕。

结果不言而喻,支持承包制,和新工资机制的票数遥遥领先,达到了近四十票。

那整整齐齐的一排正字,就像是一柄法槌一般,为瓷砖厂的未来,敲下了定音! 中午,杨宏山特地搞来了两挂鞭炮,挂在了已经因为承包风波而飘摇许久的厂大门门口。

随着一阵噼啪闹响和遍地红色的纸屑,瓷砖厂迎来了一个新的纪元。

…… 林业局大楼,得到了李宪的电话汇报,徐朝阳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连说了三个好字之后,让李宪完事之后立刻到局里去一趟,这才挂断了电话。

和王芷叶一起将瓷砖厂的结果汇报到了商业局,并帮助杨宏山和职工代表共同跟商业局签订了承包合同之后,李宪才推辞了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比过年都高兴的杨宏山的宴请,来到了林业局办公大楼。

徐朝阳的办公室里。

看着那那副“林作山裙,春夏秋冬千色艳。

树添花袜,东西南北万坡香。

”署名是王林和的对联,李宪不禁感到意外,“看不出,王老爷子的字竟然写的这么好。

” 一旁的王芷叶对他的后知后觉表示了不屑,“你看不出的事儿还多着呢!现在森工集团总经理梁三江办公室的大字都是我爷给写的。

” 见李宪的目光更加好奇,一直在打量那副裱挂在自己身后楹联,徐朝阳淡淡一笑:“当初在红旗林场当厂长的时候,老爷子送给我的。

” 介绍了一下,徐朝阳将手头的文件略微整理放到了一旁,对王芷叶道:“小叶子,你先出去呆一会儿,我跟李宪说点事情。

” 王芷叶对这个要求很是诧异,瞪大了眼睛看了看李宪,“四叔,瓷砖厂的事情我也出了力啊!怎么你们俩说话还背着我?” 徐朝阳笑而不语。

王芷叶用力跺了跺脚,噘着嘴出去了。

等房门被王芷叶带着一肚子不满用力关上之后,徐朝阳才掐着笔,把目光放回了李宪身上。

“瓷砖厂的事情办的很漂亮。

你不知道,一个瓷砖厂出去了,解了我一块心病。

去年一年的时间,林业局给瓷砖厂拨了四万多块钱,用于维持员工开支。

而其余的四十多家企业,一年要从各方各面吃掉局里一百多万。

” 听到他这么说,李宪心中一动。

“徐局长,您不会是……想把这些企业都撇出去吧?” 徐朝阳呵呵一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而是点了点案头的一份文件,从标题看来,大致是说要各单位组织学习中央精神,关注即将召开的十四大会议内容的。

“我听老爷子说,你对未来一段时间的经济走向有一套自己的理解。

能不能详细跟我说说?” 听到这个问题,李宪挠了挠头。

不清楚徐朝阳的用意,他不敢说的太深,便将在干休所里跟那群老头哈牛皮时候说的一些皮毛,和邓工在南巡之后的一些经济变化大致说了一些。

可即使是这些,徐朝阳听得也极为认真,不时用手里的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直到李宪确定自己已经不能再说了,再说下去自己就从分析者变成预言家,而闭上了嘴巴的时候,徐朝阳才长舒了口气。

“在过去的十五年里,观念的突破一直是改革最主要的动力、哪些地方率先突破了计划经济的束缚,哪些地方就能迅速的崛起……” 反复的将李宪刚才说的这句话咀嚼了一遍,他才终于回答了刚才的问题。

“没错,这四十多家亏损企业,局里……不能再留了!” 李宪注意到,说这话的时候,徐朝阳的脸上,似有一种破釜沉舟之气。

心里,他则是狠狠的打了个哆嗦。

在他看来,这其中有许多的企业,好好搞一搞可是极有前途的! 现在,制约这些企业发展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林业局的建设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平缓期,对计划配套型企业的依赖大大降低,区域市场没有需求。

而第二个,就是运输原因,因为地处偏僻,林业局的很多企业不能将自身的业务向外扩张,只能于一隅内自生自灭。

可是他清楚的知道,就在明年春天,省森工集团就将全面的修理各个林业局通往203省道的运输路! 到了那个时候,交通将不再成为制约。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林业局的这些企业,除了瓷砖水泥和砖厂这些建设配套企业之外,大多数都是以木材为基础的木材加工衍生企业。

背靠着兴安岭大山,有着近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木材资源,生产成本上要远远低于同类别的省内企业。

李宪知道,现在整个国家都像是一个已经处于高温之下的火药桶。

在这个桶里,封装着中华从领导人到市井小民,几乎所有人的野望和对美好明天的强烈期盼。

再有十几天的功夫。

就只有十几天的功夫! 随着那一声惊天动地的春雷,这通火药将会被彻底引爆,以一个疯狂,野蛮,但是却又无比迅速的声势,将整个中华的经济带来彻彻底底的变革。

而这些已经被徐朝阳画在了死亡名单上的一些企业,势必会在日后成为某个幸运儿积累财富,甚至是富甲一方的神兵利器! 面对这样的机会,他……动心了!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