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61章:授命

第61章:授命

既然能被职工们推选出来,这五个人就肯定是有过人之处的。

听到了李宪的那套工资模式之后,他们立刻就意识到了这套制度“歹毒”的地方。

“狗屁!这不就是把大伙儿从大锅吃饭改了分餐?能干的多吃,不能干少吃?你们这就是在搞内部分化!” “哦,敢情你们这是要把人心拆吧散了,然后慢慢的一个一个的收拾我们?告诉你们,我们不吃这套!想改工资?没门儿!” 当杨宏山说完那套新的工资机制之后,立刻就有两个人跳了出来,强烈反对。

见到这一幕,李宪毫不意外。

这两个说话的人岁数都不小,其中一个便是经销处那个马上要退休的老职工。

新的工资机制,直接损害的是这批人的利益。

在这二人的鼓动下,剩下的那三人面露犹豫,表情不定。

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又把话憋回了肚子里,用沉默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见到这一幕,李宪的心中了然。

他对着身边的王芷叶耳语了一番,直到看着这姑娘眼睛亮了一下,便退到了后面。

正在杨宏山被这两个老家伙气的直喘时,王芷叶站了出来,“我觉得,这件事情关乎到整个瓷砖厂的利益,你们五个虽然是职工们推选出来的,但这件事情还是综合一下大家的意见比较好。

这样,不如你们把这个工资机制的事情传达给职工们,让他们好好的合计合计,然后明天我们去瓷砖厂,搞个全体职工的投票,看看大家伙的意见,怎么样?” 这话说的让几个代表挑不出毛病,不管怎么说,商业局方面算是给出了一个解决意见。

五人在商量了一下之后,便回到了院子里,将这个全新的工资机制说了一遍。

人群立刻乱开了,吵吵嚷嚷说什么的都有。

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看到那原本聚在一起的人群已经开始分散开来,凑成了一个个的小圈,李宪心里大致有了谱。

工资机制的改动太过刺激,职工们议论了一好会儿也没有论出个一二三来,想着回家好好商量,便都各自散去。

至此,商业局的众人才擦了把头上的虚汗。

到了这时候,李宪才对身后正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的王芷叶嘿嘿一笑,说了徐朝阳让她去干休所吃饭的事儿。

王芷叶其实原本打算在这个假期好好陪陪爷爷的,但是被瓷砖厂的事情耽误,整个国庆倒是就去了干休所呆了不到一下午的时间。

跟领导知会了一声,婉拒了杨宏山的请客,二人便一道离去。

忙活了两个多小时,直到看到了隔街的供销社,李宪才一拍脑袋。

自己,本来是出来买菜的啊! 匆匆和王芷叶一起在供销社买了东西,他赶紧骑着摩托车向干休所折返。

后座上,王芷叶拨了一下被风吹乱,弄得脸痒痒的头发,拍了拍李宪的后背。

“喂!” “嘎哈?”李宪头也没回。

看着他的后脑勺,王芷叶带着担心,道:“你说,明天瓷砖厂搞投票,你的那个新工资机制能通过吗?” 李宪仍然没回头:“你以为我这工资是瞎做的呢?瓷砖厂成立的时间不长,厂子里大多都是三十左右岁的年轻人,这些人其实可是想多拿工资的。

目前看来阻力主要集中在那些老职工身上,可是一厂五十来个人,老职工才有几个?按照新的工资机制,只要好好在厂里干活儿,赚的肯定不低,那些年轻职工能把这个账算明白的。

你看着吧,明天的投票一准过。

” 感受着李宪说话间的笃定,王芷叶忍不住笑了,“我说你这个人鬼点子怎么这么多?” “哈!”听到人夸自己,李宪才放慢了油门,回头扫了一眼,“怎么,是不是被我无时不刻不散发出来的睿智和魅力吸引到了?” 看到他挤眉弄眼的看着自己,王芷叶不动声色的把屁股往车尾挪了挪,“臭美!沟里的蛤蟆都比你招人稀罕。

” 嘿,这小娘皮! 回过身,李宪直接按下了摩托的前闸。

惯性顿时让丝毫没有准备的王芷叶向前冲去,脑袋啪叽一声贴在了李宪后背上! 脑门本来就带着伤,现在再一碰,王芷叶只觉得整个脑子里像是被灌了辣椒水。

“啊!!” “哈哈哼呼呼……” 听着身后的一声痛呼,李宪发出了猪一般的笑声。

…… 干休所里,王林和几人已经完美的错过了午饭。

看着食堂的大师傅已经开始洗菜准备齐了晚饭,吴胜利跳脚大骂。

“李宪这臭小子说买熟食,难不成先去养猪啦?” 一旁的郑唯实躺在摇椅上,已经是有气无力:“他娘的,怕不是想活活饿死老子,好继承老子的那些好茶叶吧?” “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儿了吧?”刚刚能下了地的王林和不禁担忧,上午李宪刚刚和孙大志等人闹了矛盾,现在李宪这么就没回来,心里闲着怕别是遇到了报复。

正在这时,一阵熟悉的摩托车声响起,骑在上面的李宪被身后的王芷叶掐的呲牙咧嘴,进了大院。

几个老爷子立刻起身,围了上去。

刚想对李宪请客跳票的事情表示谴责,就见到了王芷叶脑门上的大青包。

得知了商业局刚才的惊险,众人可都没了开玩笑的心思。

特别是徐朝阳,瓷砖厂搞承包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事实上,瓷砖厂这种乡镇型企业承包给给个人,在南方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但是在东北,特别是林业局这边,还是属于躺着石头过河阶段。

南方那边主要是有地方政府主导,但是林业局本身就是个生产单位,很多事情不太好处理。

所以瓷砖厂的承包,本来他就是本着一个做试点的心思批下去的。

还特地叮嘱过商业局,一定要好好处理,协调好各个方面。

现在听说方才职工冲击商业局的事情,他是一身的冷汗。

得知李宪解了商业局之围,并给出了解决方案稳定住了职工,才稍稍放下了心来。

而对于李宪那个工资机制,精明如徐朝阳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门道。

“这个办法好!职工的收入和工作目标的完成情况直接挂钩,我觉得会起到一定的激励效果。

职工的工作目标明确,通过层层目标分解,组织战略也容易实现,倒是挺符合目前瓷砖厂的情况。

而且职工收入考虑个人绩效,会让部门内部产生竞争,这样一来,厂子可就好控制了。

” 对于他的分析,李宪报之一笑。

这套工资机制其实不是他的原创,美国经济学家泰勒在1895年就提出了这个差别计件制,西方国家已经用了一百来年了。

正当他暗暗感叹,中华目前需要追赶的地方太多之时。

徐朝阳已经给他这个还没有工作关系,没有没有正式上岗的商业局职工指派了任务。

“明天,你去瓷砖厂。

那边的事情,交给你处理了!”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