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55章:有钱无势被人欺

第55章:有钱无势被人欺

王林和最近的身体不太好。

1953年,二十六岁的王林穿上军服参加了中华志愿军赴朝作战,虽然最后得胜而归,但是除了身上多了两个弹孔之外更是落下一身的病。

以前年轻的时候还能咬牙挺,但是现在岁数大了,每到秋冬或变天身上的骨头缝就钻心的疼。

昨天老爷子就浑身不舒服,一场大雨之后彻底下不来炕了。

王林和生有两子一女,但是因为当初在朝时自己的命是徐朝阳父亲换回来的,所以对这个战友的遗孤视同己出,甚至比自己的亲生的还要上心。

这么多年,徐朝阳从上学到参加工作都是老头一手照应。

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是徐朝阳的亲爹活着,怕是都做不到王林和这个程度。

但是事实证明老头也没白费心,昨天一场大雨,知道天气变潮老爷子肯定犯病,徐朝阳一大早就赶到了干休所伺候。

看着给自己削苹果的徐朝阳,老爷子叹了口气,“朝阳啊,好容易放假多在家里陪陪娟子和,一会儿就回吧。

” “那咋成?”徐朝阳将削好的苹果切了细条放到了老人手边,笑道:“大姐他们都不在局里。

你身边就我一个,我咋能不管?” 王林和摆了摆手,很显然不太想提到那几个子女,转而问到了工作上面:“最近局里怎么样?” 说起这个,徐朝阳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就那样吧。

前段日子去省里开会,整个集团上半年账面盈利将近六个亿。

但是到头来,森工反倒还欠了银行七千多万。

整个上半年的营收,都被那些乱七八糟的债务吃了进去。

说是整个森工集团没收回来的债家竟然有二十多个亿,而外面欠着其他单位的,合计起来也有十几个亿。

几十家单位的债务纠缠到一起,谁也不想还,谁也不敢还。

但是省里要发展要建设,业务还得继续做,只能干瞪眼看着债务越滚越大越滚越乱。

嘿、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集团整个一到六月份的员工开支,都是银行贷款维持的。

前两天省里开会,让下面各个林业局抓效益,争取通过采伐期将这四多个亿的窟窿堵上。

可是哪有那么简单?他们以为光是省里有笔烂债,殊不知局里现在也是一样,h县里市里的兄弟单位掰扯不清楚那一笔笔的烂账。

采伐期是能出效益,可是要说效益,年年就那点儿效益,养着下面十几个林几万口子人尚且没有富余,使啥帮着他们堵窟窿?” 听到目前林业局的状况,王林和蹙起了眉头,挣扎着从床上起了身。

目前局里主要靠木材产业支撑,产业结构单一,除了采伐期外基本没有什么其他的进项。

现在更是被乱七八糟的债务缠住,开不得源节不得流。

任谁看,都是一潭毫无生机的死水。

可是刚想到这里,王林和突然一拍脑袋——一个呲着口大白牙的脸庞,如东胜神洲那块灵石崩裂一般,跳到了他的脑海里。

“前一段时间林技校分配的时候的,我让你把一个叫李宪的小子分配先压下来的事儿,你还记得不?” 徐朝阳一愣,“我记得啊。

咋?” “就是那天给你送信的那个小子。

这小子是个奇人,那天关于林区木质电线杆隐患的信就是他写的。

不光是这样,这小子脑子灵的很……” 王林和默默叨叨的,将李宪的光荣事迹念叨了一遍,却是把徐朝阳弄的一头雾水,“什么送信?不是您送到传达室的吗?我还想着,您都到了局里怎么还通过传达室给我送信呢。

” “啊?”听他这么说,王林和是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当时明明让李宪那臭小子亲自把信送到手的啊…… 正当他挣扎着起身,想要亲自去把李宪找过来的时候,便听到窗外一阵杀猪似得嚎叫。

…… 面对这次别有用心的防火巡查,李宪悲哀的发现,在郑唯实等人不在的时候,自己竟然毫无应对的办法。

或者说……应对的实力。

没有关系,没有靠山,甚至连个说得上话的人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在这种真正的无力面前,他只能像后世小贩对抗城管一般的撒泼,死死的挡在那间仓房门前,守护着里面那些自己辛辛苦苦,费劲了心力才得到的果实。

然后,他就扑街了——真正意义上的扑街。

四个壮实的跟小牛犊子似的巡防队员,直接扯着他的胳膊腿,扔到了大院里。

顾不得身上沾满了泥水,李宪一个轱辘便从地上爬了起来。

对着那个胖子跳脚骂道:“狗日的,是不是那个叫什么孙大志的使得招?老孙头,我艹你家八倍祖宗!” 孙大志刚才还在感叹,原来昨天晚上给自己指了哪儿有雨伞的小子,就是这批铝锭的正主。

见李宪年轻,原本还想着等明天在六万块钱之上给他稍微加点儿。

可是现在赞成的亲爹被骂了八辈祖宗,这个想法又立刻打消了。

一旁的胖子,也就是局防火联防队队长周全有,见李宪跳脚大骂,憋不住乐,回身看了看孙大志。

后者冷着眼,做了一个握拳的手势。

周全有点了点头,走到了李宪身边,“小子,你这么不配合,我可就得处置你了。

过来两个人,把这小子带走!” 正在这时,一个人大步走了过来。

见联防队正拎小鸡儿一样的将李宪拎了起来,大喝了一声:“住手!这是在干什么?” 听到这一嗓子,周全有立刻回身。

下一秒,他的一脸笑容便被无法掩饰的惶恐所取代! 而那些正在搬运这铝锭的巡防队员,在见到声音的主人之后,手里的铝锭也当啷当啷的掉在了地上。

见到这一幕,一边的孙大志急了,“哎?你们怎么停了?搬啊,赶紧搬啊!” 就在他指着地上的铝锭连连催促之时,几个骑着自行车,车上绑着鱼竿和小桶的老头,说说笑笑的进了所大院。

见到院子里的一幕,最前面的一个老头,两道长寿眉拧了起来。

而在他身后那个五短身材的小老头,更是直接大骂了声小王八犊子,将自行车往地上一扔,拿着鱼竿便冲了过来!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