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20章:眼孔浅时无大量

第20章:眼孔浅时无大量

将老太爷哄好之后,李宪独自一人在院子里沉默了好久,他开始思考起来命运的庞大命题。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他都在看着墙根下那小小的野花,想着自己未来的道路应该怎么走。

但可惜的是一无所获,打根儿上起,从宿舍的床上睁开眼睛就到了一个没有wifi没有智能手机的时代一刻起,他整个人就是迷茫的。

正在他怀疑人生的功夫,李友和邹妮带着一群老少爷们儿,搬着酒菜和半扇猪肉风风火火的回来了。

新房的地基已经画下,明天就开始动工了。

在动工之前,李友得请前来帮忙的邻居朋友和那些木匠瓦匠吃顿饭。

邹妮和一群妇女麻利的在院子里支起了大锅,李友则是端水递烟,招呼着老少爷们儿。

见到李宪蹲在墙角怀疑人生,李友忙招了招手。

“二,家里来人了怎么还跟那儿蹲着?过来招呼。

” 李宪哦了一声,拍了拍屁股起身。

这些邻居亲友李宪印象不深,但是在二大爷的记忆里倒是能模糊的搜寻到。

不至于想不起来叫什么而尴尬。

虽然因为老太爷刚才那一卦的原因,让他对闲谈的兴致不高,但是却并不耽误大伙儿的热情; “哎呦乖乖、李友啊,你们老李家这辈可是出了人才呀、就说这小二,以前不显山不漏水的,看着蔫了巴登,这不吭不响的就给你赚回三间房子来。

这以后有出息!” “郭老根,你这话说的就不对。

人家小二打小就不错啊!你家老三和小二是同学吧?念完初中就下来种地了,人小二就考上林技校了吧?那就不得了,等赶明毕业分到下面林场没准就是个场长。

再好一好,没准将来要到局里当大官咧。

” “就是就是,就算是不当官,就凭小二这脑筋这文化,干啥还拉别人一头?好家伙,写的文章能上森工报和职工报,那可是好几万人看到报纸。

这本事,林场里谁有?王会计天天戴个眼镜人五人六的,咋没见他在报纸上发文章?” “要我说你们说的都偏啦,小二用十几天的功夫赚了几间房子,就这本事,还不是一辈子的富贵命?早些年说万元户万元户,咱林场有几个万元户?小二着一下子,那可是就赚回大半个万元户啊!” “对头,这话说的对头!” 林场的这些爷们儿大多是工人出身,最羡慕的就是那些不用干活儿还体面的人,李宪之前的一番神作,可是让他们打心眼里喜欢和佩服。

这些佩服此时变成比蜜还甜的夸奖论箩筐的扔过来,李宪没感觉怎么样,倒是李友,明明高兴的嘴都合不上,脸上红血丝都快爆炸,却扔不住的说:“哪有的本事,都是些小聪明,小聪明……” 看到这一幕,李宪之前的郁闷消散了不少。

管他妈未来有什么艰难坎坷?既然有了这么一桩大奇遇,过一天就舒坦一天,每一天都他妈是赚的! 正当大家伙笑闹着打趣李友再耕耕田,多弄出几个小聪明的时候,邹妮远远的叫了李宪一声。

他忙过去。

邹妮用围裙擦了手,将李宪拽到了角落:“二,你去帮妈办点儿事。

” 李宪见她神神秘秘的,不禁奇道:“什么事儿您就说啊,背着人干嘛?” 邹妮商量道:“今天家里请客,趁着现在时间还早。

先去你大哥家一趟,把你哥和你嫂子叫来,让他们晚上在这吃。

” 李宪拍了拍脑袋、 忙活的倒是把李清给忘了,换了房两天了。

李清自打那天把老太爷的棺材送来之后再也没过来,也不知道王凤在家里闹没闹,闹成了什么样 “成,我现在就去!” 李宪转身欲走,却被邹妮拉住。

“妈,还有事儿? 邹妮用比刚才还商量的语气,有点忸怩的笑着,道:“二啊,妈跟你打个商量。

你看咱们家起房子,反正也是买料雇工,能不能从这里边多带出来点儿,把你大哥家现在住的老房子,也给修缮修缮?” 李宪没吭声。

他打心里面烦王凤,总觉得在这个女人身上多搭一分钱都亏得慌。

看出了李宪不乐意,邹妮苦口婆心道:“那王凤再不好,不也是你嫂子。

跟你大哥过日子,总不能让你大哥在中间夹着受气遭罪不是?再说,没有一辈子的坏人,既然嫁到了咱们家,就得好好处着不是?” 生怕李宪不同意,邹妮又道:“不过妈也就是这么一说,毕竟这起房子的钱是你赚来的。

” 邹妮心善,李宪知道。

这个女人一辈子穷苦,但是一辈子没跟人红过脸。

遇到什么事儿都大事化小,在李宪的记忆之中,每一次回到林场,见到那些前辈老人时,人们都不免提起邹妮,说一声“那可是个好人啊,就是没得太早了。

” 看着面前还年轻的邹妮,李宪不忍心让她为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犯愁。

压住心里的不情愿,他点了点头:“我听你的,妈。

这样,之前因为我哥和王凤的事儿,王家几个兄弟跟咱们也闹的挺不愉快,我先去叫哥和嫂子,然后去一趟老王家,让他们都过来。

借着这个机会,咱把之前的隔阂都扫一扫。

” “哎!”见儿子想的比自己还周全,邹妮高兴的一拍围裙,连呼还是我家小二懂事。

李宪苦笑着,叫了李匹一起,奔着林场东头去了。

到了老房子,刚巧赶上李清下地回来。

王凤正沉着脸坐在院子里,收拾着院子里的几垄白菜。

见李宪和李匹兄弟来了,将锄头往地上一扔,掐起腰道:“呦,我说怎么今天右眼皮一直跳,原来是有野狗冲门啊!” 李清瞪了她一眼,拉着李宪和李匹进了院子。

李宪看着气呼呼的王凤,再看看憨笑着的李清,心里倒是释然了。

老话说的好,眼孔浅时无大量,心田偏处有奸谋。

其实细想想,王凤的刁蛮,说到底是来自于有的太少,所以什么都要争。

自己一个大男人,更何况是从未来回来人,若是跟这样的人斤斤计较,倒是没劲了。

又想到了李道云的那一卦,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过那很可能要了自己命的坎,李宪更加坦荡。

和生死比起来,其他的事都是小事。

“别理她,走,咱们进屋。

”王凤阳怪气,让李清很尴尬,急着将自己的两个兄弟往屋里拽。

李宪拍了拍他的肩膀,对正对自己运气的王凤道:“大嫂,明天新房要打地基了,今天家里请客,妈让我过来请你和大哥一起去。

” 听到这,王凤更气了,喊道:“你们起新房就起新房,还过来显摆什么?不去!我王凤没吃过饭还是怎么的,去那边自己给自己找气生吗?” 李宪无奈的摇了摇头,“盖新房得买砂石水泥啥的,我想着这老房子也有年头了,正好今天工匠都在,想请你和大哥过去,直接研究研究修缮修缮。

咱家这院子够大,房体也还结实。

重新收拾收拾,也不比新房子差。

” 啪嗒、 王凤刚刚捡起来的锄头,又砸到了地上。

“你……你说真的?” 看着满脸不敢置信的王凤,李宪点了点头。

王凤实在没想到,李宪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

想到之前的事情,心中不免升起一丝羞愧。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