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穿越 > 废柴嫡女要翻天 > 废柴嫡女要翻天上官若离东溟子煜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要翻天上官若离东溟子煜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要翻天 第18章 好尴尬 免费试读

上官若仙见徐静萱吃了瘪,立刻换上温和的笑容,挽住她的胳膊,道:“静萱,姐姐是无心之语,你不要介意,我们接着去试新衣服吧。”

“看在你的面子上,今天就暂且放过她!”徐静萱狠狠瞪了上官若离一眼,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等着!”

上官若离一个王牌特工,真不想与这些小屁孩儿斗法,太跌份儿!

“小姐不必伤心,以后您是宣王妃,她们也不敢对你怎样!”秋菊轻声劝慰,扶着她上软轿。

上官若离暗暗翻了个白眼儿,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伤心了?

“大小姐,咱们接下来去哪儿?”秋菊撂下轿帘。

上官脱离把维帽的面纱掀起来,“那天宣王衣裳是在回春医馆吗?”

秋菊道:“应该是吧,奴婢去伺候大小姐的时候,大小姐已经换了衣裳,应该是回春医馆的人收起来了。”

“那我们去回春医馆吧!”应该把衣服洗干净送回去,虽然现在还没能力报答,但至少表示自己记住了他的恩情。

回春医馆在三条街外,轿子拐过一个街角,上官若离就感觉有人在后面跟着。

她又不方便把头伸出轿子查看,只能将匕首拿出来,收在腰间,以备不时之需。

晃晃悠悠了半晌,轿子再次平稳的落下,秋菊打开轿帘,伸手扶她,“大小姐,回春医馆到了。”

轿夫压了轿杆,上官若离放下维帽上的白纱,下了轿子,迈过轿杆。

刚一站定,就有一个衣衫褴褛、蓬头乱发的乞丐扑过来,跪在她脚边一个劲儿的磕头:“小姐可怜可怜小的吧,小的饿!行行好!行行好!”

秋菊忙把上官若仙护在身后,道:“大小姐,是个小乞丐。”

上官若离眯了眯眼,淡淡道:“施舍给他些银钱吧。”

秋菊点头,从荷包里拿出几个铜板放到小乞丐的手里,“给你,去吧!”

“谢大小姐,谢大小姐!”小乞丐磕头,站起来看了上官若离一眼。

那眼神里有心疼、有无奈、有悲伤,还有担忧…

小脸儿脏污看不清她的长相,但上官若离确定这个小乞丐认识原主,而且关系匪浅。

小乞丐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朝一个馒头摊子走去,嘴里唱着:“这边九、那边九,长长又久久,那边九、这边九,长长又久久…”

声音很熟、歌词也很熟。

上官若离蹙眉,感觉脑子“轰”的一声,一些熟悉的记忆一下子涌上来。

“上官大小姐来了!”一个医女从医馆里迎出来。

上官若离敛起心虚,目光放空,微微一笑,“是小灵?”

“是小女,夏太医从窗子里见到您来了,却久久不见进去,让小女来看看反生了何事。”小灵照顾了上官若离好几天,对她很熟稔。

上官若离笑道:“谁敢在这里胡闹?”

古代官员是终身制,太医院院正是正五品,虽然告老,但品级仍在,就是不再拿俸禄。

再说夏鹤霖是皇上最器重的御医,可比一般的五品官有分量多了。

是以一般人不敢在这里,他的医馆开的也顺利。

“那倒是!”小灵颇为自豪,引着上官若离进了医馆,“上官大小姐稍等,夏太医还有一个病人,我去看看走了没有。”

“好!”上官若离刚应了声,就见门帘一动,从里面出来一个欣长高大的男人。

他走的很急,差点和小灵撞上,忙一侧身却和站在哪里上官脱离撞了个满怀。

好吧,本来上官若离是可以灵活躲开的,但她现在是瞎子。

再说她看清那男人的长相,也着实愣了一下。

心中却有十万头羊驼呼啸而过:怎么在这里遇到飞机男!

不过,作为特工,她还是有定力的,只一瞬间就恢复了镇定,继续假装纯洁的瞎子。

好尴尬啊有木有!

飞机男显然是没想到上官若离没有躲,怕把她撞倒,下意识的两手扶了她的肩膀一下,“对对对不起…”

他也看到上官若离来了,心里砰砰直跳,一时就忘了上官若离看不见了。

上官若离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已经快步出了回春医馆。

看那背影,怎么看怎么都有一种狼狈而逃的感觉。

他认识原主,此时,当然觉得没脸见人!

上官若离一进门,就:“夏太医,刚才出去的人是谁?”

好吧,她承认,对于自己第一个有那方面接触的男人,她很好奇。

夏太医示意秋菊扶着上官若离坐下,道:“一个老病人,病了很多年了。”

“什么病?他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上官若离意识到自己问的太多了,果断把后面的多大了,成婚没有等问题咽了回去。

果然,夏鹤霖好奇的打量着她,“上官大小姐为何如此发问?”

“呵呵!没事,刚才他撞到我,我好奇而已。”上官若离伸出手,“夏太医,快给我复检吧,看我身体可都恢复了?”

秋菊取出一方帕子,盖在上官若离的手腕上。

夏鹤霖将三根手指放在上官若离的脉门上,眯起眼睛,神色越来越凝重。

秋菊在一边紧张的只吞唾液,忍不住:“夏太医,我家大小姐怎么样?”

半晌,夏鹤霖拿下手,道:“大小姐已经气虚血亏才对,可是现在却是有气血凝滞的脉象,大小姐可感觉到不适?”

上官若离道:“我觉得小腹有时燥热胀痛,心情也烦闷的很…”

她知道是内力积聚在丹田的问题,但说了一些经期不调的病症,她需要药方里的一些草药做些防身的毒药。

夏鹤霖经过一番望闻问切,最后提笔开方子。

上官若离貌似无意的:“夏太医,三生这里有吗?我听说这东西有可能治我的眼睛。”

“三生草?”夏鹤霖诧异抬眸,“老朽这里没有此物,那是习武之人的灵药,对眼疾没有效用。”

上官若离感叹道:“没想到还有回春医馆没有的草药。”

夏鹤霖低头继续些方子,“恐怕任何医馆药铺都没有,三生草得在采下一个时辰内食其根茎汁液才能发挥效用,可重塑筋骨、疏通经脉,越新鲜越好,时间一长与普通杂草无异。”

上官若离好奇宝宝上身,“还有这等事?不知那三生草长得什么样子?漂亮吗?开花吗?”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