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奇幻 > 符渔天下 > 第十章月下闲聊

第十章月下闲聊

唐余渔被元丰这突如其来的称呼给弄得有点不知所措,但这请求恰好给了他一个提醒,他可以利用这帮人带他们走出这片森林,去往附近的城镇!腆着张脸对元丰说道:“你们也不用太客气,直接唤我名字余渔就好。

不瞒你们说,其实我们是第一次来到这片森林,因为某些事宜想去附近的城镇。

如果你们愿意同行带路当然是最好的。

”有人带路自然最好不过。

元丰他们每个人都负伤,虽然每人都有空间装备,但一路上意外频发,几乎将符箓,药品等物资都消耗一空。

现在还因为被冥灵虎偷袭,逃脱时还误入森林中最危险的中心区域,单凭现在的他们很难活下去,他们都出事不打紧,但一同出行的那名少年可不能出事。

现在又听到唐余渔这样回答,自然高兴的点头同意。

就在大家气氛都有所缓和的时候,坐在白净少年旁边一直安静的那名大叔男子说话了,除了在唐余渔承认自己是符师时看过唐余渔一眼,他就安静得给人仿佛就像一个影子。

他长得高大强壮,看着在众人里年纪最大,一脸的沧桑与阅历。

声音低沉粗旷就如他的长相与一身皮夹下紧绷的肌肉,给人一种粗糙狂野的感觉。

“你们不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吧?” 这一句话足以让现场的气氛再次紧张,甚至已经来到了悬崖的跟前。

唐余渔听到的时候心中一开始虽然紧张,但想到他们都有伤在身上,自己这边人都完好无损,面对他们没什么压力,大不了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这样一想他也觉得没什么了,便开口承认“没错,我们八人都不是。

”那名少年还有元丰,都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

唐余渔这边的人就不淡定了,都紧绷了身子,做着某些准备,相反,元丰那边的人都比较淡定。

那名发问的大叔男子视线越过火堆看着唐余渔八人。

继续平静的说道:“你们不用紧张,你们那儿,本就是被这个世界的大能之士所分割开的。

既然本就是一体,那迟早也都是要回归结合的。

只是没想到老祖宗们留下的结界能量被消耗得这般之快,让你们的到来提前许多。

”他喝了一口手中的水,继续说道:“看来这些天森林中元兽们的异样,与你们有关了。

” 王博作为队长,又是带着任务到来这个世界,自然一堆的疑问,此时有人能做出回应,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你刚刚说的意思莫非是结界消失之后,两个世界会合二为一?那合二为一会之后又会怎样?看你们似乎并不在乎世界合并。

” “没错,这是元界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只是合二为一的时间没有确定性,过去了太久,渐渐的大家都当作了一个饭后闲聊。

就像刚说的,本是一体的世界,回归结合理所应当,如今大能们都无力挽留,我们又如何能阻止。

元界何其之大,我们如今都尚未能踏遍这龙祖地界。

合二为一也只是让元界在地图之上再增加一片土地。

” 大叔喝了口水,没等王博继续发问:“我知道你们都想知道些什么,如今的元界地域有多么的辽阔无人可知。

元界五国,人类三国,灵,鬼二国,所属地域甚广,也只比这龙祖地界大不了多少。

元界已知类似这样的地界除却五国却还有十二个之多,你们的到来也并不会侵占到我等的资源与土地,对我等原住民并不构成任何威胁,相反我们更欢迎你们的到来。

” 大叔说到这里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们一眼,嘴带些许笑意说道:“你们的世界被分割出去太久太久,没有元气的你们到来这世界,面对这些凶猛残暴的元兽,我们尚且如此,你们呢?”他说完看向唐余渔,拿着杯中的水像喝酒般的气势灌进嘴里,笑着摇摇头道:“不过也可能是我们想错,你们那没有元气竟然还能出现符师,想来你们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大。

” 唐余渔被他这么提起有些不好意思对他笑了笑算是回应,忍住提出心中的种种疑问,打算先给王博他们询问。

王博则是快速在本子里写写画画,听见大叔的话后沉吟了一会。

看着大叔认真的回到:“你们的猜想没错,我们那儿没有元气这种东西。

”他转头看了唐余渔一眼又继续说:“他这种情况也是极少数,普遍大多数人还是没能运用元气,而我们几人也是巧合之下才能运用元气。

刚刚听你的用词是你们?难道你们有机构研究过吗?” 这次回答问题的不是那位大叔,而是元丰保持着那一贯的微笑道:“我们这有些人出生后也不能运用元气,我们称他们这种迹象为返祖现象,而这里的‘返祖’指的便是那个世界的你们。

返祖的人与对于元界来说有些格格不入,他们服食不了这个世界任何带有一丝丝元气的东西,往往一出生便早夭,能幸存下来的只有极少部分人。

如果老祖宗不想让你们一次性死绝,那元界合二为一之时,元界的封印必定会在破碎之前将元气先过渡过去,让你们那个世界适应,到时你们那个世界必定会出现许多现象,适则生存,经过淘汰性的一段时间后,结界才会彻底崩塌。

这些都是有专门的研究所研究过的,公开的学术研究报告。

” 大叔在他讲话结束后,语气沉重的说了一句意义深重的话:“元界人类的敌人永远都只是元兽。

” 王博拿着笔看着笔记本陷入了沉思。

盛泽这时候从笔记本中抬起头问道:“大叔您是怎么知道我们不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的呢?”因为盛泽年纪不大,又不知晓大叔名字的缘故,所以用了敬语。

元丰那边的人都咧开嘴笑了笑,元丰嘴角上的笑意更重了说道:“他名元江,只有二十六岁,与你们年纪应该差不了多少,是我们狩猎队的队长。

长得比较老成。

”盛泽几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越过火堆向元江看过去,心里都不禁感叹到这是经历了什么?长得也太老气了吧。

元江不好意思的干咳了一下,看着他们“你们能在迷迭之森的中心区域毫发无伤,还这么明晃晃的点着火堆,必定实力不凡。

而元界中只要是有能力猎杀元兽的,都会领取猎者联盟中心的勋章,所有人都会以佩戴猎者勋章为荣的,尤其是在野外。

”最后视线落在唐余渔身上又指了指自己皮甲胸口处扣着的勋章。

元丰好意的继续补充道“勋章里有先贤们所留下的符咒,符咒里封印着先贤们的某些能力,它能积攒元兽死亡之后的某些能量从而使勋章进化,进化得越完美其中所蕴含的符咒越完整,从而可以从中学习到的能力越多。

只有它的主人佩戴才能佩戴,人死勋章也会粉碎。

尤其在野外,不佩戴勋章的,我们都会怀疑是元兽所幻化形成的,如果刚刚不是周围有余渔大师使用过符咒的痕迹,我也不敢多停留。

所以这既是一种荣耀也是证明人类身份的象征,入城后你们也是可以去领取的。

” 几人这才恍然,唐余渔发现他们几人都再想事情,没有马上开口继续问的意思。

他便向元丰请教道:“符师很厉害吗?与符箓师只是在画符方式有不同而已啊。

”元丰几人原住民听见他这样问,不由心底无数翻起无数白眼,符师多厉害难道您自己难道不知道吗?而且符师与符箓师的差距多大您难道真的一点都不懂吗?!您大晚上的都敢在这鬼地方这么目中无元兽的烧火堆烤火,您竟然问我们厉不厉害。

心里虽然很无语,但元丰还是保持着面上一贯的礼貌笑容,恭敬的回答“余渔大师有所不知,符师的能力在所有能力者中不敢称最强,但是却是所有能力者都最不愿意面对的,尤其是一位准备充足的符师,那简直就是噩梦。

”说到这里其他原住民都纷纷不由自主地点头。

“符箓师本由是符师衍化,但符箓师制符不仅需要特殊符纸,符墨。

更要在画符时,将精神元气符意等顺着符咒刻画入符纸,结印封符,缺一不可,其中最难掌握的便是符意与停笔封符。

而符师不同,符师只需将符咒扩印在元脉的母符之中,更可以直接吸收元兽的元石给予母符进化,有幸者还能从元石中截获元兽的能力衍化成符咒,需要之时将其激发即可。

” 他说完羡慕的看着唐余渔继续解释道“而且符师体内母符一成,必有神符为基。

当然这样好的条件,必然有其之难。

能修炼出母符的人,血脉与体质等都有关系,具体我知道也不多。

但每千百万人之中未必能出一名符师,不出则以,一出便都会是顶尖的强者。

”他叹了口气继续“符师只需要消耗元气,而符箓师消耗的可就不是元气了,自然不可相提并论。

” 元江点点头表示赞同“没错,现如今五国符师的情况便知晓。

十大强者有三人便是符师,而五国如今也不过只出了七名符师,除了那三名其他四名也都是近些年才练出的母符,成为一代强着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 唐余渔边听边整理着脑中那些零散的记忆,王博这时候发问“你口中的能力者都是些什么能力?我们也可以学吗?” 元江双手在火堆前翻转烤火取暖:“你们出了迷迭之森,在圣亚丁城猎者联盟领取猎者勋章的时候就能知道了。

” 元丰看几人的样子知道想知道详细一点,便详细说给他们听:“猎者联盟中有各位先贤们所设下的符阵,只需要你们滴血入内,当然只能是人类。

到时就可认领自己的勋章,勋章分为日,月,星三类。

日勋章包含刀剑等利器,月为符,咒,体等内在元气之力,星则是盾,药毒等辅助之能。

每个勋章中都蕴藏着高深的先贤留下的能力,给予你们学习,当然这是有代价,你必须有足够的能量进化勋章才可以学习到更多的能力。

进化勋章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杀元兽,而且必须是亲手击杀,或者与他人联手击杀才会记载入勋章。

具体勋章如何记载我们也是难以知晓。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