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仙侠 > 神道复苏 > 第二章金手指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第二章金手指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一具十六七岁的尸体。

正横躺在水底淤泥上面,月白色的长袍,多处部位已经损坏。

浮肿稚嫩的脸庞上,惊恐狰狞的神态,栩栩如生。

看的窦长生心中发寒,窦长生也算是破天荒头一份了,开创了穿越者死亡最快的记录,要是能够活着回去,一定去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

只是这坑爹的金手指,竟然在自己死后才出现。

要是有可能,窦长生可不想死。

如今死后,这一种飘飘欲仙之感,虽然轻松自如,可已经化为了无形之体,并未再有实物了。

能够在黑暗浓郁的大泽湖湖底中,清晰的辨别四方景物,这是死后带来的能力,可坏处较为的明显,小姐姐已经成为了可望不可即,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存在。

人生悲痛,莫过于此。

不过,这金手指窦长生很熟悉。

套路还是这老一套,上一世穿越前很普通的物品,穿越后化为了至宝,伴随着穿越者大杀四方,这么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妥妥的主角命啊。

yy一二即可,窦长生不会认为自己真的是主角。

要是主角,早就来上一场人鬼情未了,女鬼救书生的戏码了,哪里会被坑爹的女鬼直接给溺死。

感受着冥冥之中存在的一卷图录,窦长生也不知道这图录藏在何处,绝对的不在于现世,灵台,识海,还是心中等等等,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窦长生看得见。

图录是用着某种金色丝线编织而成,酷似古代画卷一样,上面用着三个繁琐犹如蝌蚪般的文字书写着【封神榜】三字。

三字,尽管不懂书写之法,可看见的第一眼,窦长生就晓得其中意思。

封神榜三字,伴随着窦长生的注视,开始不断扭曲起来,文字斜长犹如长虫在爬,无尽的蔓延起来,牵引着窦长生的心神,窦长生连忙的挪移开目光。

邪门,可是不敢再看了。

但就算是窦长生挪移开了目光,可封神榜三字,却是深深烙印在窦长生视野中。

窦长生仿佛听见了嗡的一声,人要炸裂了一般,无尽的讯息,开始从封神榜三字中涌出而出,开始源源不断填充着窦长生的脑海。

生,粗糙,像是吃饭,吃不下去,也要往肚子当中灌食物。

唯一一点能够值得称道的是,这封神榜不会伤害到窦长生。

良久,窦长生这才重新恢复过来。

没有什么后怕之色,死都死一次了,这一次死亡让窦长生的心理素质提升不少。

大量的讯息,讲述的都是封神榜的作用,如同名字一般,封神榜的作用就是封神,金手指怕不是迟到,而是窦长生活着,根本不能激活封神榜。

神,非魂不可封! 以活人血肉之躯,岂能承受香火之力。

大白话就是这神,唯有死了才能够登临。

不过想要成神,非天生地养的精怪,受天地钟爱,如某一山川,诞生意志,自可登临山神尊位。

余下成神之法也是不少,走遍山川每一处,凝聚山神符诏,也能登临山神尊位。

不过此法忌讳,要是有天庭镇压寰宇,这肯定是要触犯天条。

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人家天庭家大业大,这山神可是有品级的神位,敕封自己人还来不及,哪里会去给外人。

不过这一方世界,到底有没有神,窦长生不晓得,就算是有,那也是顾不及了。

此刻窦长生获取封神榜讯息,懂得了许多知识,现在的窦长生因为落水溺死,已经是魂之身,也就是通俗的鬼魂。

作为刚刚诞生的鬼魂,也只是无形之体,双眼自带照明灯,黑夜犹如白昼一般,其他再也没有什么能力了。

像是要具备害人性命,喜食阳气,鬼魂附体,这都和窦长生没有半毛钱关系。

生前是一个弱鸡,死了依然是一个弱鸡。

魂之身,不得存留于世七日。

七日也就是头七,回去老家走上一遭,就要去曹地府报道轮回转世了。

这一方世界未有地府,窦长生能够明确感受到。

没有地府这不代表着魂就自由自在了,不用被地府拘束擒拿轮回转世,而是要魂飞魄散,更惨。

所以说有地府,可是要比没有地府强出太多了。

至少还能够有下一世,不像是如今七日后就要魂飞魄散。

想要真正存活下来很困难,非心中有大冤屈,或者是有纯之地,等等一系列的特殊情况,窦长生才能够生存下去。

可到时候挺过七日,真正存活下去,窦长生也就不是窦长生了。

记忆不会改变,可因为气入体,从而导致性格大变,冷漠自私,这还算是好的,残忍好杀也是常见,神经错乱,丧失神志,那也是不少。

要是没有选择,窦长生也不介意,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

我死之后,管他洪水滔天。

可现在有更好的选择,这自然被忽略掉了。

封神榜,敕封周天正神。

上至天神,下至地祇,其中有高高在上的四御,也有微不足道的山神土地。

包罗万象,应有尽有。

窦长生看着封神榜上面罗列的九品十八阶,其中暗淡无光,全部都是灰色的字体。

看不懂,窦长生放弃了观看上面。

看向下面唯一明亮的文字。

字体和封神榜三字类同,犹如蝌蚪蜿蜒。

大泽湖湖神(暂代!) 怪不得不入九品十八阶,闹到最后竟然是代理。

窦长生苦涩的笑了一下,这连一个品级都不给,并未是真正登临大泽湖湖神神位,不过有总比没有来的强。

窦长生看着大泽湖湖神后面空空如也的地方,这一处空白地方,很显然是要自己把名字填上。

一念之间,窦长生三字,立即浮现于空白之地。

轰然一声,一行纯黑的字体,变为烫金色。

大泽湖湖神(暂代):窦长生! 文字扭曲演变,旋即演变为银钩铁画,一横一竖,仿佛有一只无形之手,正在勾画着精美的纹路。

不过寥寥几笔,一道符诏自生。

瞬间悬浮而出,涌入窦长生体内。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