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那些可爱的可爱 > 十六章我得了一种上学就会死的绝症

十六章我得了一种上学就会死的绝症

三月中旬。

在覃怀一中高一高二学生返校后不久,温祁祁终于要面对这个寒假里最恐怖的一件事情。

阳光小学开学了…… “祁祁,你的书包呢?” 谢南风从客厅找到卧室,甚至连温祁祁的床底下也打着光找了一遍,还是没找到温祁祁的小书包。

“祁祁不知道,昨天晚上明明是南风哥哥帮祁祁整理的书包。

” 温暖的客厅里,穿着粉色毛衣的温祁祁抱着靠枕趴在沙发上,乌黑的头发在背上分成两股,温顺的散在身子两侧。

细长柔软的腿上是黑色的牛仔裤,微微弯起的膝盖在膝弯挤出了俏皮可爱的褶皱。

只是那双被红白条纹长袜包裹住的脚丫子却晃动得有气无力。

书包确实是谢南风整理的,可是在装好温祁祁的暑假作业以及薯片饼干巧克力等等等等后,就把书包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谢南风一边翻箱倒柜一边平静说道:“说谎的小孩鼻子会变长。

” 沙发上的温祁祁连忙坐起来捂住鼻子,小脸惊恐,好像真的变长了一点! 谢南风暗暗好笑,还说你不知道?不知道还捂鼻子? “书包被你藏哪里了?说实话鼻子就会变回去。

” “唔……唔布吉岛。

” “温祁祁,你鼻子又变长了,手已经挡不住鼻子了。

” “祁祁真的不知道嘛!可能是笨笨叼走了!”温祁祁把捂着鼻子的手放了下来,反正也挡不住了。

谢南风无可奈何,小丫头都自暴自弃了,他还能怎么办…… 最后,书包还是在温祁祁绝望的眼神里出现了。

温祁祁趴在沙发靠背上,看着谢南风拎着从一楼杂物间里找到的,被放在那条小笨狗废弃小窝里的书包,缓缓走上楼梯,脸色沉。

没等走进客厅的谢南风开口说话,温祁祁立刻做出“早就跟你说了”的模样,“没骗你吧?聪明的温祁祁早就知道一定是笨笨叼走了!” 柯基笨笨抬头看了一眼站在沙发上一脸神气的温祁祁,对对对,都是我干的,就连冰箱里失踪的果冻也是我偷吃的,别问我怎么做到的,我也想知道。

谢南风冷笑,“呵,我都还没说书包在哪找到,你就早就知道了?” “我……我我,因为祁祁看到南风哥哥走进祁祁藏书包的屋子了嘛!”温祁祁眼神慌乱,口不择言。

“恩——?藏书包?” 温祁祁连忙捂住嘴巴。

好了,不用审了,嫌疑人不打自招了,也别定罪了,直接押解去阳光小学服刑吧。

又历经温祁祁为了不去小学而制造的九九八十一难,可能有点夸张?那就一波三折吧。

谢南风总算把温祁祁送到阳光小学温祁祁的班主任手里。

谢南风离开阳光小学之前,不忘连声拜托那位四十多岁的中年阿姨,您一定要看住温祁祁让她好好读书,那丫头认识回家的路,别让她偷偷溜了,中午她要是只吃零食不好好吃饭,您给我打电话…… 已经带了小丫头一年半,对温祁祁格外喜欢的阿姨,看着这个十八岁的少年郎像个带的中年大叔一样絮絮叨叨,笑得合不拢嘴的说知道了,你也赶紧去上课吧,都快迟到了。

中年大叔谢南风又一脸诚恳地说道辛苦您了,等您有时间我请您吃饭,才忧心忡忡地赶去覃怀一中。

这位在小学任职了将近二十年的中年班主任,还是头一回碰到温祁祁这种家庭。

一大一小两个相依为命,说是兄妹,倒更像是父女。

朝着教室里往外张望的小女孩笑了笑,她有些感慨的想着,到底还是,再怎么成熟也不过是吃了十八年的人生饭。

你兜里的钱呐,奖学金也好,兼职赚到的也好,有闲钱来请客,还不如给祁祁多买点零食解解馋呢。

她若真的势利,怎么可能是一两顿饭就能打发的了?饭局多是在厚厚的信封上面加的添头,锦上添花的东西,没有了锦,花添的再多也是徒劳。

骑着自行车往学校赶的谢南风自然不会想到,身后小学里,那位连呼吸都透着亲和的班主任会如此感慨。

他只是单纯的觉得自己应该表达一下谢意,同时跟温祁祁的班主任联络一下感情。

他始终认为温祁祁就是一个熊,也不知道之前那一年半给人家添了多少麻烦。

虽然那位班主任看着就是脾气极好的女人,但是后边还有漫长的四年多,得未雨绸缪早做打算。

万一温祁祁把人气得火冒三丈,好歹念及一点点的香火情,不至于撒手不管。

谢南风也不会想到,其实温祁祁一点也不熊,反而乖巧懂事得很,不过前提得是谢南风不在身边的时候。

至于原因,当然是因为南风哥哥不在,连撒娇都怕别人给脸色,没底气呀! 紧赶慢赶,谢南风还是迟到了。

校门口的保安大叔没有为难常年霸榜的大头照主人,说了句以后不许迟到的场面话便放他进了校门。

几个同样是迟到的走读生,正被大叔们拦在门口,凶神恶煞地让他们喊自己的班主任过来领人。

一个跟在谢南风身后到校门口的男生指向推着自行车,悠哉悠哉刚进校门没走多远的谢南风,一脸不服。

“凭什么他就能进去?你们这是徇私舞弊!” 老老实实准备排队记录班级姓名的几个学生看傻子一样看向忿忿不平的男生。

“那人是谢南风。

” “谢南风怎么了?谢南风还有三头六臂不成……啊嘞?是那个谢南风的谢南风?” “嗯,就是那个谢南风的谢南风。

” “嘿,嘿嘿,我说怎么连背影都显得温润平和,推着自行车都能推出帅气洒脱,原来是谢学长啊!嘿嘿嘿……”男生干笑着站到登记迟到的队伍后面。

当你在一个圈子里优秀到圈子里的人们永远只能仰望时,所有的特权都会变得理所当然,因为他们自己心里已经认定:他跟我们不一样。

森林里猴群,在决出猴王后,猴王享有交配权,食物的优先权和分配权,而在别的猴子眼中,这些特权都是天经地义的。

人终究还是动物,即便从原始丛林进化到现代都市,人的本质仍旧是弱肉强食、胜者为王,只不过因为社会文明的进步,使绝大多数人类摒弃了用牙齿和爪子来争夺地位,而是用更多更文明的手段决出圈子里的上位者。

有绝大多数就有极少数,极少数的人类还停留在用爪子和牙齿争夺利益的野兽时期,他(她)们龇牙咧嘴、蛮不讲理,稍占上风就对人张牙舞爪、不依不饶,像是丛林里欲求不满的母猴,让人恶心得倒胃口。

谢南风最怕碰到这类人,他怕自己忍不住会当场拍死它们。

高三五班早上第一节课是老杨的数学课,谢南风把自行车停在车棚,走进教学楼,远远的就看到老杨站在教室外一脸纠结地盯着手机看,谢南风忙加快脚步往教室走去。

“杨,对不起,我迟到了。

” 直到谢南风出声,老杨才发现发现正让自己纠结的始作俑者,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身旁。

“你小子吓我一跳!走路都不带声音的!怎么回事啊?迟到这么久?我刚还琢磨要不要给你打个电话。

” 谢南风歉意地笑了笑,“温祁祁她们小学今天开学,因为开学第一天,送她去上学的路上耽搁了点时间,以后就不会了。

” 家丑不可外扬,他可不会说是因为温祁祁为了不去小学,把装着作业的书包藏了起来,又在路上哼哼唧唧的给自己添麻烦,所以才迟到的。

再说了,他也没说谎,确实是因为开学第一天才在上学路上耽搁了时间,也就假期后开学第一天的时候,温祁祁的“不愿意上学病”发作的最严重,去年暑假开学时温祁祁也是折腾着不愿意去上学。

“噢,这样啊……也是,这都三月中旬了,是到开学的时间了。

”老杨恍然大悟,又瞎担心,自己最近果然神经有点敏感了。

有些事情谢南风不说老杨也能猜个大概,谁家里还没几个不愿意上学的熊?老杨神色怜悯地看了一眼谢南风。

再乖巧的,碰到名为“开学第一天”的催化剂,都会瞬间反应生成不要上学的熊。

“你进去上课吧,我让叶棘心在讲解昨天晚上做的高考模拟题,你也听听,有什么地方她讲的不好你给指点一下。

” 谢南风应声点头,老杨最近的咽喉炎有点严重,上课一言不合就要咳嗽半天。

叫做叶棘心的女,是五班一直以来的文体委员。

高三后,文体委员基本就成了一个摆设。

大家都忙着冲刺高考,哪有功夫去搞什么体育艺术活动,叶棘心倒也乐的清闲。

清闲这个词没用错,因为她除了是五班的文体委员,也是五班除了谢南风之外成绩最好最稳定的人。

谢南风对叶棘心没有太多印象,只记得是个漂亮活泼的女,正经的乐观开朗,跟方乐乐那腐女不一样。

方乐乐的话,应该用精力过剩。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