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那些可爱的可爱 > 十三章“咣当”

十三章“咣当”

仓皇逃离的四个灰衣人在怀孟大道路边一棵树下与刘虬汇合了。

“刘哥,这样做真的没关系吗?”灰衣人甲看到刘虬就想发牢骚,原来说好的计划怎么说变就变呢? “嗨呀,能有啥关系,出了事不还有我顶着吗?”刘虬不屑一顾道。

“我的定身术在阿宾身上估计得有半个小时的时效。

”灰衣人甲不慌不忙地接着说到。

“挖槽?这么久?都够那小子把阿宾活埋了啊!你怎么不早说!” 刘虬忽然就闹心了,定身那么久估计阿宾还没等效果结束就凉了呀…… “你就给我打了定住他的手势,又没说要定多久,所以我就全力出手了呀!”呵呵,绝不粘锅,就算你是老大也休想甩锅给我! “这下不好办了啊。

”刘虬本意是卖个人情给谢南风,顺便让阿宾讨顿打收敛收敛脾性,他早就看阿宾那股子猥琐劲儿不爽了。

“老大,那我们回去救下阿宾?”灰衣人乙出谋划策。

深思熟虑一番,刘虬睿智道:“不用,咱们去上次谢南风埋小混混的地方等着就行,我猜那小子不敢直接动手取人性命。

” “老大英明!”灰衣人甲乙丙丁娴熟地拍上马屁。

刘虬抚了抚并不存在的胡须,心中得意,没点聪明才智还怎么当你们的老大? 话说谢南风那小子也真够可以的,小小年纪就敢把人给活埋了,还能脸不红心不跳地跟人说只是“下不来床”。

要不是自己那天一直偷偷跟着,及时把可怜的小混混挖出来,可就真的闹出人命了。

有些疑惑地摸了摸下巴,刘虬想,自己刨人时挖出来的坑是不是没有填上? 想到这儿,他仿佛看到了谢南风埋阿宾的时,忽然发现异常的惊恐模样。

之前埋人的地方居然只有一个大坑?坑里的蹄子居然神秘失踪?? “快走快走,我们去那边蹲守。

” 刘虬已经迫不及待了,朝小弟们一挥手,一马当先朝香港街深处的小树林赶去。

哈哈哈,臭小子,诈尸怕不怕?吓死你个臭小子! …… 此时,谢南风正背着满脸好奇的温祁祁走在香港街里。

为了研究阿宾身上的“定身术”,他在街口耽搁了很长时间才有所收获。

这玩意儿只是隔绝了大脑对身体的掌控,就像是脖子以下全身瘫痪。

因为阿宾眼珠子能动,所以有思想活动,但是口不能言,脖子也不能主动做出扭头的动作。

这么久了都没解除效果,不会是直接瘫痪了吧? 真是这样的话,应该不叫定身术,应该叫做瘫痪术啊! 得出结论的谢南风仔细思量后,心里哇凉哇凉的。

这瘫痪术有点恐怖哇!神不知鬼不觉就让人瘫痪了,自己就是力气大点反应快点,完全应付不过来的好伐…… 谢南风下定决心,以后碰到那个刘虬就跑的远远的,他还年轻,还不想这么早就瘫痪了。

谢南风侧头看了看肩膀上摇摇晃晃的小脑袋。

要是自己被人搞瘫痪了,温祁祁怎么办? 明亮月光下香港街宛若白昼,一个臃肿的影子拖着一条“死狗”。

“南风哥哥,你要把这个叔叔带回家喂笨笨吗?” 谢南风想都没想就回道:“不行,吃脏东西容易吃坏肚子。

” “哦,那要扔到哪里?脏东西乱扔会污染环境的。

” “嗯,我知道,我一会去小树林找个合适的地方让他躺床里,还有床伴陪他。

” 可不就是放床里?天为被地为床,都到床里了还怎么下床?那不就是下不来床嘛!他不骗人的。

“南风哥哥你对人真好,木马。

” “吧唧——”温祁祁一口亲在谢南风脸上,湿漉漉的。

在地上滑行的阿宾睚眦欲裂,好你一脸夕衣昂!刺啦——床?怕不是棺材吧?刺啦—— 再给我一点时间,再一点就好!马上就能动了!阿宾无声呐喊,发誓一定要给这个叫谢南风的混蛋毕生难忘的经历! 刺啦啦——谢南风手上使了使劲,这人怎么变重了? 在阿宾于心底无能咆哮时,刘虬已经带着灰衣人甲乙丙丁藏身在在香港街深处的小树林里。

枝繁叶茂得林中,无半点光亮。

叫小树林只是由于它占地面积小而已。

刘虬身前不远处就是蹄子前几天险些下不来的“床”,旁边还有个铁锹被随意扔在地上。

坑果然还在!看到黝黑的深坑,刘虬心中大定,嘿嘿嘿,等谢南风惊慌失措时自己就装作丧尸上去抱住他的脖子! 要不要下嘴咬啊? 还是算了,太gay了。

“刘哥,二十多分钟了,快到定身术失效的时候了。

”灰衣人甲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黑漆漆的小树林里亮起一张惨白的脸。

闻声回头的刘虬冷不丁就被吓得打了个哆嗦,抬手就是一记咣当。

“有病啊!吓死个人!” 灰衣人甲熄掉手机,委屈巴巴。

刘虬惊魂未定地看了看街灯忽明忽暗的香港街里,疑惑道:“过去这么久了啊?谢南风怎么还没过来?不会就地把阿宾给咔嚓了吧?不可能啊。

” 说是不可能,却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于是刘虬朝身后挥了挥手:“去,去个人看看咋回事。

” 灰衣人甲乙丙丁心中冷笑:呵,说过来等的是你,现在说要过去看的也是你,怎么就你破事多! “愣着干啥?去啊!难不成要我亲自过去?”见身后的小弟没有动静,刘虬回头不耐烦道。

“老大,嘘——”灰衣人乙连忙低声道。

“咣当!”又是一记脆响。

好听不?好听就是好脑袋,灰衣人甲同病相怜地看了一眼小乙,兄弟,你那声我比我的还响。

“我嘘你一脸!想嘘嘘换个地方!” 刘虬脸黑的跟煤似的,巧妙地融入黑暗。

“老大,小乙是想说谢南风来了。

”灰衣人丁捂着脑袋小心翼翼道。

刘虬连忙看去,果不其然,街灯下笑眯眯的好看少年刺啦刺啦的,正拖着一条“死狗”,啊不,是一条阿宾,朝着小树林走来。

给了灰衣人丁一个鼓励的眼神,刘虬柔声道:“放心,不打你。

” 灰衣人丁傻笑着放下双手,不忘递给甲乙一个幸灾乐祸的眼神,俩笨蛋,让你俩多嘴。

“咣当!!” 小丁丁虎目含泪,不是说不打我吗? “要你说?我没长眼睛?”明目张胆地偷袭得手,刘虬收回手,意犹未尽地看向了灰衣人丙。

小丙眼疾手快地抱头捂嘴,惊恐莫名。

刘虬两只手掌轻轻摩擦,瞧见拖着阿宾的谢南风已经要进到小树林了,只好有些遗憾地放弃了小丙的脑瓜子。

打脑瓜要有理由的,找理由要时间的,既然没时间了就先欠着吧。

把温祁祁放在家里后,谢南风拖着全身瘫痪的阿宾径直走向小树林,对树林里藏了五个灰衣人这件事毫不知情。

而就在谢南风即将踏进黑暗时,却忽然停下了了脚步。

“他发现我们了?” 灰衣人甲难以置信。

刘虬轻声回道:“有可能,再等等看。

” 这晚以前,谢南风不知道暗处的刘虬等人,故而“掩人耳目”能最大程度的发挥作用。

而当谢南风有所防备时,“掩人耳目”还有多大效果就说不准,毕竟大家都不是正常人,而且他们也不知道谢南风除了力气大还有什么“不正常”。

“可是连我都发觉不了带上‘掩人耳目’,还藏在这种小树林里的人,他这么敏锐吗?” 刚逃过一劫的灰衣人丙一点也没有危机意识,语气疑惑地问道。

灰衣人甲乙丁怪异地看着小丙。

“我没说错啊!你们也发现不了吧?”小丙一脸不服气。

“咣当!!!” “说话小声点!” 刘虬的强迫症得到极大满足。

灰衣人甲乙丁也得到了满足。

不患寡患不均,人都是这样的,灰衣人丙吃过脑瓜崩后,大家就都是捂着脑袋排排坐的好兄弟,又可以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谢南风其实没有发现小树林的五个人,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得到,有人会无聊到大半夜钻在树林里等他过去埋人。

脑子瓦特了?不正常啊? 【刘虬(一本正经状):你说的没错,我们就是不正常人类。

】 【谢南风(扯嘴角):呵呵呵……】 【灰衣人甲(不满):笑什么!你也是!】 【谢南风(矢口否认):不,我不是!】 【甲乙丙丁(异口同声):呵,正常人半夜去小树林埋人?】 【谢南风:我要不把你们一起埋了吧。

笑眯眯.jpg】 ...... 他停下来是因为身后的“尸体”有动静了。

谢南风松开阿宾的衣领,谨慎地退后两步进入到黑暗包裹的小树林里。

先前因为“瘫痪术”提起的一颗心放下去,不是永久瘫痪就好。

而后又提心吊胆,见识了会飞的刘虬和定身术后,他不知道阿宾又有什么奇怪的能力,但是好奇心驱使下又不愿意现在给阿宾来上一下狠的。

恩,这样的话......谢南风心中沉吟,下定主意,若是一会打不过的话立马回去拎起温祁祁跑路。

既然是有组织有纪律的不正常人,那组织里总不可能放任阿宾肆意妄为下去吧? 而且他说刘虬六个人加起来也跑不过他可不是开玩笑的。

看刘虬他们先前“逃跑”的速度,就是追一辈子也追不上自己,这还是带着一个温祁祁的情况下。

唔,也说不准,谢南风有些不确定地想着,万一这个阿宾的能力就是能不眠不休地追人呢? 还是小心点好。

于是谢南风又往树林里退了两步,静静等着起尸。

目睹这一幕的树林五侠一头雾水。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