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那些可爱的可爱 > 十二章换剧本了

十二章换剧本了

月至中天。

谢南风背着已经浅浅入眠的温祁祁走在怀孟大道。

他们一直逛到灯会结束才恋恋不舍以及如释重负的踏上回家的路。

没看错,是如释重负。

月光皎洁如水,流淌在道路两旁的林木房舍上,轻柔地镀上一层透明的辉光。

谢南风驻足抬目,夜空宁静,没有北斗阑干南斗斜,只有一轮满月静谧无声的挂在上面,月明星稀。

过了零点就是三月六号了,三月六号就惊蛰了。

今年的九九元宵惊蛰有点巧合的连在一起。

耳边隐有春虫作声,今夜此刻的谢南风切身感受到也听到了春气暖意。

今夜偏知春气暖,未及闲看夜已晚? 刘方平爷爷,您别急着爬出来削我,咱俩可都是中州人,洛邑离覃怀还挺近的呢! 谢南风自娱自乐地走着,前面丁字路口右转就是香港街。

前几天高刚就是在这个丁字路口把回家路上的谢南风拦下。

那个二愣子,真傻。

乐呵呵的谢南风一转过路口脸就黑了。

香港街里第一个路灯下立了六个穿着灰色便服的人,前一后五,站成两排。

似曾相识的一幕。

谢南风扭头就往外走。

有病啊?大晚上不睡觉来这站桩?学谁不好!非要学高刚那二愣子? “小子别走!” 谢南风头也不回,要不是背上还有个温祁祁他都想跑起来了。

灰衣人头头:“……” 月夜里的灰衣人三步并作两步追上谢南风。

“你跑什么跑?”为首的灰衣人是个精瘦的汉子,特别费解。

“我没跑,我要是跑起来你们加起来也追不上我。

”谢南风温柔的替灰衣人老大纠正错误。

刘虬被噎一下,冷哼道:“哼,不知天高地厚,年轻人说话不要太猖狂。

” “是是是,您教育的对。

”谢南风虚心受教,“我能回去了不?” “嗯,孺子可教。

”谢南风的表现让刘虬很受用,心说到底是高材生,教育程度就是不一样。

“小子别急,我问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谢南风心里直翻白眼,你们不由分说地拦住我就算了,还要我猜你们是谁? 你以为你们是香港街街道办的啊? “你难道是——” 心里的不满并未表现出来,谢南风顶着招牌式的笑容故作惊讶地拖出长音。

刘虬含笑点头,觉得自己像是结发受长生的仙人,又没规定仙人不能是精瘦汉子了,“没错,我就是……” “高刚他哥!”谢南风恍然大悟状。

“卧槽?”刘虬脚下一个趔趄。

特喵高刚是谁?你出来,我嫩死你丫的! (高刚:???) “高先生,你不能打我,我和高刚同学早就冰释前嫌了,现在是拜把子的兄弟!” 谢南风收敛了笑容的严肃模样确实跟真的一样,刘虬信了,才怪! “咳咳,你认错人了。

我叫刘虬,别误会啊,是虬龙的那个虬。

” “哦?原来不是高刚他哥啊,嗯,球笼的球嘛,有什么好误会的。

” 刘虬心生感动,难得碰到一个不会对他名字产生误会的新世纪好青年,谢南风在刘虬心里的形象无限拔高。

已经由“这小子真不会说话,欠揍”,提升到了“要不是还有正事,真想跟他好好聊天赏月”。

于是语气也温和了许多。

“谢南风先生,你不用害怕,我们没有任何恶意,只是有一些调查想让你配合一下。

” 谢南风侧头,有些诧异地再次打量了叫做溜溜球的精瘦汉子,挺有礼貌的,难道不是昨天那个棒球帽的人? 只是说到“调查”,谢南风眉头轻轻皱了起来,心生警惕,他还记得下不来床的蹄子呢。

“你们是便衣?你们之前调查我多久了?” “我们不是警察”刘虬摇头道,“很早就关注到你了,只是最近才展开调查。

” 最近?也就是这些日子有人在暗处盯着自己,而且自己还毫不知情! 谢南风心里泛起一丝危机感。

刘虬笑着解释道:“不用担心,“掩人耳目”只是一种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而已,主要还是你平时没有什么防备才奏效。

” 如果刘虬在说“上不了台面”时能把嘴角的得意收拾一下,谢南风可能就相信了他是在发扬谦虚的传统美德。

“你们是什么人?”子时已经过去将近一半,谢南风懒得拐弯抹角了。

温祁祁可还在自己背上睡着,虽然惊蛰将至,但夜里露天地睡在外面仍然容易受风感冒。

刘虬惊呼,“你真的不知道我们?” “你烦不烦?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要是不愿意说就让路。

” 想到温祁祁可能会感冒,谢南风有些烦躁,说话的耐心所剩无几。

“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我才能告诉你我们是什么,然后放你过去。

” “问。

” 谢南风面无表情地盯着字字斟酌的溜溜球,从嗓子里抠出了一个字。

“你是不是一个不正常人?” “……” 覃怀市市民中心的大钟响了,十二下沉闷的钟声响彻夜空,在夜色浓厚的此时,这座正缓缓入眠的城市迎来了新的一天。

钟声震如春雷,惊蛰了。

“南风哥哥,到家了吗?祁祁肚子好像又饿了!”蛰居的小动物温祁祁被“春雷”惊醒了,睡眼惺忪。

谢南风先前因为温祁祁睡在后背而压下的那股冲动开始蠢蠢欲动。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找个合理的理由呢? “这就回去,你要不要再睡会?到家后我煮好面再喊你起来。

” 温祁祁揉着眼睛点了点头,正欲趴下,却忽然看到一道“熟悉”的目光,小脑袋瞬间清醒。

“南风哥哥!吃灯会的时候就是那个人看得祁祁心里毛毛的!”温祁祁粉嫩嫩的指头指着刘虬身后一个灰衣人,义愤填膺。

听闻此话,刘虬愤怒地回过头看向身后的那名下属,你丫什么意思? 啧啧啧,谢南风绽出笑脸,笑得畅快淋漓,温祁祁,你是一个可爱的小孩。

“祁祁,先不要睡了好不好?南风哥哥要教训一下有小心思的坏。

” 小脑袋点的轻快。

于是谢南风轻轻把背上的温祁祁放下来,让她坐在路边的小台阶上,自己则笑眯眯地走过去。

阿宾现在很慌张,慌张的来源不是正缓缓走过来的俊秀少年,而是刘虬先前看死人一般的眼神和身边同僚带着异样与怜悯的眼神,以及很可能即将面临的处罚。

阿宾很憋屈,心道,我只是想一想而已,又没有真的做什么!要怪也得怪那个小女孩长得太可爱了! 自从被迫加入这狗屁组织,真是事事糟心。

什么都做不了,条条框框的规矩比正常人的还多,违反的惩罚还贼严重! 他是在一次偶然发现自己能控制火焰的大小,本以为自己是唯一的,要跟动漫男主一样一边拯救银河系一边开后宫,哪知道忽然就冒出一大堆同样有着非人能力的人,还个个都比自己厉害。

二话不说就把自己打入现在这个听都没听说过的组织。

打就是打,字面意思。

“谢南风,很抱歉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知道你跟气愤,我能理解,我也有个妹妹,谁敢对她起什么歪心思,我估计也是你现在的表现。

”刘虬走上前拦住谢南风,语气诚恳。

“关于阿宾恶……过分的想法,组织会做出相应的惩罚,但是——” 谢南风抬手打断了刘虬的喋喋不休。

但是他还没犯事儿?所以我没有权利这样做?而且他是你的下属?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出场人数同样的剧情走向,观众会给差评的。

“你其实也很可爱,”谢南风笑着眯起眼睛。

刘虬抢答道:“所以你不跟我过不去!” 他可是看过那天的剧本男人,虽然不知道出场角色的姓名,但是台词还是知道的,所以他一边接话一边微微侧过身子准备拦下谢南风的忽然发难。

只是…… 谢南风摇头。

嗯?刘虬不解,难道自己记错了?剧本上没有摇头这个动作吧? “台词没记错,导演换剧本了。

”谢南风好为人师地帮刘虬解开疑惑。

噢,我说呢!原来是剧本换了,刘虬豁然开朗,继而好奇问道:“那我的台词是啥?” 眯眯眼的谢南风亲切地笑道,“你的台词是‘啊’。

” 啊?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谢南风提跨抬腿,一脚踹出去。

“啊——” 刘虬飞出去了。

“干他娘啊!眯眯眼的果然没一个好东西!点子扎手,快撤!” 刘虬飞走了…… 没毛病啊,确实是“飞走了”,借着被踹到空中的那股巨力,卸力完事后转了个身,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谢南风睁开自己的眯眯眼,瞳孔微缩。

看来自己以前猜的没错,这世上如自己一样的人还真不少。

不在意地撇了撇嘴,谢南风盯着被留在原地的阿宾,并没有打算去追另外四个逃走的灰衣人。

待四个灰影消失在夜幕里,谢南风玩味地笑了笑,开始研究眼前的标本。

一动不动? 那就是让人不能动弹的能力了,类似于葵花点手吗?有点意思。

被不怀好意的目光上下打量,阿宾猥琐的眼珠子里满是惊恐。

一只胳膊抱在胸前,一只胳膊竖起来撑住下巴,谢南风暗自思忖。

也不知道这个阿宾的能力是什么,估计是很鸡肋的吧?不然也不会这么轻易就被当做弃子。

呸,这群人真是病的不轻,居然自称不正常人,害得我还以为那个溜溜球在拿我寻开心。

活该被踹! 那他们应该就是来拉我入伙的? 呸!想得美! 我谢南风可是个在社会主义光芒照耀下茁壮成长,随时准备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付出贡献的普通高中生。

是血统纯正的正常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