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那些可爱的可爱 > 十一章灯火阑珊处

十一章灯火阑珊处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

覃怀市灯火通明。

正月又作元月,古人把夜称作“宵”,于是正月的第一个月圆之夜便是元宵。

元宵是春节后的第一个重要的传统节日,元宵节的起源有很多种说辞。

最早的说法是把元宵节称作火把节,始于上古民众在乡间田野持火把驱赶虫兽,希望减轻虫害,祈祷获得好收成,元宵赏灯即是如此由来。

元宵盛况古时就有许多记载,唐时有诗云:“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

”说的是元宵时,皇城取消宵禁,喜庆元宵。

谢南风领着温祁祁走在覃怀市市民中心的元宵灯会上。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蓝风哥哥,唔想次烤红薯!” 谢南风含蓄浅笑,月上柳梢头,去年人依旧。

嘿嘿嘿,欧阳兄,论才识你高我八斗不止,但……终究还是输我半筹,桀桀桀~ 笑完低头对温祁祁说道…… “想得美!你还有手拿吗?吃完手上的再说。

” 穿着小绿袄的温祁祁两只白净的小手各拿着一串小吃,左边一口糖葫芦,右边一口甜丸子。

眯起的小眼睛里住进了幸福。

哇,这么幸福的日子,大家为什么不天天过元宵呢? 努力咽下嘴里的那口丸子,温祁祁用胳膊肘指了指口袋,稚声道。

“烤红薯可以放在兜兜里。

” …… 谢南风一脸黑线地从从卖红薯的大爷手机接过冒着热气的烤红薯,糯软红心的,香味绕鼻,让人食指大动。

在温祁祁装着落星、满是期待的眸光下,谢南风实在不好意思掰下一半,只好整个地塞进了温祁祁的口袋里。

装完后没好气道,“心满意足了吧?” 温祁祁腮帮子鼓鼓地点头,把手上还有半串的丸子递给南风哥哥。

谢南风如获大赦,赶紧接过丸子,牵起温祁祁就往远处人声鼎沸的灯会主场走去。

“满足了就好,我们是来逛灯会的,不是来吃东西的。

” 温祁祁咬下一个糖葫芦,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我们是来吃灯会的,不是来逛东西的。

覃怀市九成的居民都是汉族,所以灯会也更贴合汉语民俗。

谢南风牵着温祁祁,一大一小,再平凡不过地汇入熙熙攘攘的人群。

走着走着,本来被谢南风牵在手里的温祁祁骑到了他脖子上,因为逛灯会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谢南风昨天晚上才看了新闻,说每年佳节之际,都有小孩在跟家人过节逛街的时候走失,一些小孩直到盛况结束后仍不见踪影,疑似人贩子所为。

去年警方捣毁一处人贩子窝点,逮捕的五名嫌疑犯中,有一人招供到,确实曾在当地灯会犯案,目标对象便是带小孩出行的家庭。

请各位带小孩出门过元宵的家长一定时刻注意自家的小孩的位置动向,尽量不要让其开身侧。

于是今天晚上的谢南风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在他被温祁祁“折磨”到扔掉这个笨小孩之前,谁要是敢打温祁祁的注意! 呵,谢南风暗暗冷笑,上个想要打温祁祁注意的现在还下不来床。

……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谢南风从人群中挤出来,映入眼帘的便是此景。

整整一条街上挂的满满的皆是花灯,各式各样的鱼龙花灯。

火树银花,宛若繁星,与天边那轮皎月交相辉映。

轻轻把温祁祁从脖子上放下,谢南风看着满街来往赏灯的人们。

脸上一片祥和。

吃下最后一颗糖葫芦,温祁祁咂咂嘴,把竹签放到谢南风手里,然后伸手扯了下谢南风的衣袖。

“南风哥哥。

” “怎么了祁祁?” “刚才有个人一直在看我。

” 嗯?!谢南风立刻警惕起来,环顾四周,试图找出藏在人群里鬼鬼祟祟看着他们的那人。

扫视了几圈,并没有发现可疑的目光,倒是注意到几个贼眉鼠眼,左顾右盼的三只手。

扒手这种行当横贯古今,如何起源根本无从考证。

谢南风懒得去盯着他们,专门等他们犯案。

这割了一茬又一茬的,抓不净的,只要不犯着自己就完事了。

“那人长什么样子?”谢南风蹲下来,平视着温祁祁。

温祁祁把口袋里温热的烤红薯掏出来捧在手心。

“祁祁心里有点害怕,就只敢看了一眼。

” 站起身的谢南风揪住温祁祁的后衣领,眼睛眯成一条弧,咧嘴笑道:“如果他有什么小心思的话,最好不要付诸于行动。

” 精致的小鼻子抽动,温祁祁嗅着烤红薯的香气,抬头奶声道:“嗯嗯,不能有小心思,会被南风哥哥打屁股。

” 谢南风下意识摸了摸鼻子,过往不堪回首。

六岁的温笨笨不听话时经常会被南风哥哥打屁股。

还好现在温笨笨已经长大了,八岁的温笨笨已经不会被打屁股了! 揪着温祁祁走了两步,街上行人摩肩擦踵,谢南风有些不放心,索性弯腰把温祁祁抱在怀里。

就这样抱着温祁祁从街口开始,一个一个花灯看过去。

形状各异的元宵花灯中一些还写着灯谜,也就是所谓的猜灯谜了。

猜灯谜一般都会有既定的小礼物,多是为了讨个彩头,值不了几个钱。

谢南风在眼花缭乱的花灯里找了好半天总算是找到了适合温祁祁的灯谜。

“祁祁。

” “嗯?” “五个兄弟,住在一起,名字不同,高矮不一。

是什么?提示,人体器官。

” “祁祁不知道。

” 温祁祁在谢南风臂弯里吮着沾上了烤红薯的手指,看都不看谢南风一眼。

……想都懒得想了是吧? “祁祁你在吃着什么呢?”谢南风循循善诱,对小要有耐心。

“烤红薯!”温祁祁毫不犹豫地答道,还把小手伸到谢南风眼前。

我……我竟然无法反驳。

“温笨笨!你已经八岁了!不能这么笨了!会笨死的!” 神特喵耐心,见鬼去吧! “不然怎么叫温笨笨嘛!”温祁祁理直气壮,接着吃手指。

??? 你就这样接受了温笨笨这个名字了吗?你的风骨呢? “唉,我们换一个。

”谢南风生无可恋地抱着温笨笨接着找幼儿灯谜。

又是一番好找,总算是有了。

“身穿绿衣裳,肚里水汪汪,生的子儿多,个个黑脸膛是什么水果?”谢南风试探地问道。

温祁祁全神贯注地吃红薯。

唉,算了,估计还是不知道,自己想让她靠自己拿礼物就是一个脑子抽了的决定。

“这个是……” “祁祁知道!是西瓜!”温祁祁抢答。

“是西瓜,啊嘞?” 今天的月亮被笨笨吃了吗?温祁祁居然会猜灯谜了。

谢南风喜出望外,“祁祁真的是你吗?你居然开窍了!” “祁祁吃过西瓜!南风哥哥,我想吃西瓜~” 人贩子还在吗? 送你个不可爱的小孩:) …… 谢南风终究还是没有把温祁祁送给人贩子,他觉得自己不是舍不得,而是怕人贩子被温祁祁笨死了,自己可是个温柔的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能害人的。

温祁祁从灯会上送小礼物的大妈手上接过一个漂亮的塑料小风车,毫不吝啬地给出甜甜的笑脸,说了句谢谢姐姐。

惹得那位大妈把脸笑成了一朵盛开的菊花,直说这闺女真可爱,好想抱回家。

若非一旁陪着笑脸的谢南风赶紧走开,只怕大妈要把一桌子的小礼物塞给谢南风。

阿姨,您是被那句姐姐蒙蔽了双眼,这可熊了,也就我这脾气能养着,您就别寻思了,不给抱的。

谢南风觉得自己现在看谁都像人贩子,于是又把温祁祁的娇小身躯抱得更紧了些。

温祁祁太笨了,丢了会出人命的。

“南风哥哥你饿不饿?” “不饿。

” “可是你都没——” “不饿!” “真的不饿吗?” 谢南风黑着脸穿过人群往小吃摊位走去,呵呵,是谁想吃东西自己心里有点数! “南风哥——” “祁祁,我就要高考了,你说我应该考哪里的大学?”谢南风急忙插话,吃东西就吃东西,别再整幺蛾子了行不? “大学是跟阳光小学一样吗?” “额……大学更大一点。

” “为什么要上更大的阳光小学?” “为了,为了让我们以后天天都能逛灯会?” 温祁祁想了想糖葫芦和烤红薯。

“祁祁也可以上大学吗?” “当然……”谢南风掂量了一下八岁温祁祁的智力水平,迟疑道:“应该可以吧?” “祁祁我们就在覃怀吧?我就读覃怀大学,我们还住在外婆的小院。

” 温祁祁抱住谢南风的脖子,下巴抵在他的肩膀。

“南风哥哥在哪祁祁就在哪~” 谢南风感动得一塌糊涂。

就在抱着温祁祁的削瘦身影从赏灯的街区逆流而上,于街口汇入另一股人潮时,张灯结彩的街区里,一个身材高挑的马尾辫若有所感,回头看向街口。

与人潮涌动的街口比起来,马尾辫站的地方更像是诗里的灯火阑珊处。

蓦然回首后,没有看到想要看到的人。

诶?自己想看到的是谁? “桐桐!别愣着呀!快过来帮我拿花灯,我又猜出来一个!” 回神后的夏梧桐一阵头大,看着上蹿下跳的闺蜜,我怎么没发现有这么好玩? “你快去兑奖,不然礼物一会都被别人抢走了,我再去找灯谜。

” 穿着红色羽绒服的方乐乐把手上的花灯一股脑塞给夏梧桐,又一头扎进人潮,像一尾红鲤鱼。

夏梧桐,“……” 好羡慕能喝着脉动和红牛长大的方乐乐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