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那些可爱的可爱 > 第七章温祁祁的睡前故事

第七章温祁祁的睡前故事

华夏时间夜里10:23。

覃怀市香港街,温祁祁的卧室里。

谢南风拉上阳台旁落地窗的窗帘,给温祁祁掖好被角。

“汤圆也吃了,明天的早餐面包也被你吃了,给我好好睡觉,再半夜又偷偷跑我屋里的话,以后我卧室可就要锁门了。

” 每次头天买回来,想要当做第二天早餐的面包,从来没有活过夜里十二点。

温祁祁灵动的眸子打了个转,把露在被子外面的小脑袋扎进枕头,留给谢南风一个后脑勺。

跟个鸵鸟一样,假装听不到。

谢南风束手无策,没好气地念叨了一句:“小翅膀响长了啊?” 被子里的温祁祁打定主意装鸵鸟。

于是谢南风也打定主意今晚一定要把自己的卧室门锁上,就是温祁祁哭着喊着也不给他开门。

让她装鸵鸟! 生怕温祁祁晚上睡觉不安生的谢南风又掖了掖被角,准备回去睡觉。

刚一转身,被子下伸出一只小手扯住了他。

谢南风嘴角一咧,合着你后脑勺上还长了对眼睛是吧? “又怎么了?” 温祁祁在被窝灵活地翻了个身,侧躺在床上,头发顺着娇俏的小脸蛋滑落到身前。

“我睡不着,你给我讲故事。

” “犯困,不讲。

” “南风哥哥~” “不讲。

” 温祁祁使用技能卡:无声的哀求,同时触发被动:使谢南风被动技能[古井无波]失效。

可怜兮兮的小表情对谢南风造成成吨的伤害,谢南风惨败。

“唉。

” 一声饱含无奈的长叹,谢南风重新给温祁祁掖了被角,然后坐到床上,斜靠在床头的靠垫上。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 “南风哥哥,怎么又是很久很久以前?” 谢南风摸摸鼻子,改口道。

“从前,” “我不要听从前。

” …… “温笨笨!你是在刁难我谢某人!” 温祁祁吓得连忙把脑袋缩进被子,只露出一对可爱的大眼睛看着身边翻来覆去就只会讲两三个故事的谢南风,深黑色的眼珠子滴流滴流地转来转去。

“温笨笨你都八岁了,已经是一个读二年级的大人了,怎么还要我给你讲睡前故事?” 温祁祁回击:“南风哥哥都是十八岁的大人了,连讲故事哄小孩都不会。

” 触发暴击,谢南风血槽岌岌可危。

谢南风读过许多稀奇古怪的书,可是那些歌古颂今或是抨击现实,亦或是剖析人心的故事,温祁祁可不乐意听。

而温祁祁喜欢听的,他又不会讲。

以前倒是也有过现编故事讲给温祁祁。

那是一个难忘的夜晚,干巴巴的故事收获了小丫头一地的白眼。

谢南风想,自己要不还是专门去背一些睡前故事来应付不愿意睡觉的温祁祁,而且偶尔看看儿童小故事也能开阔开阔视野嘛。

“祁祁,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对于谢南风讲出来的笑话,温祁祁没有任何期待,不过作为哥哥的小棉袄,非常贴心地点了点头,摆出期待的表情。

温祁祁很多时候很笨,是个笨小孩,但是再笨的小孩也会有让人眼前一亮心里一暖的时候。

谢南风此时就很欣慰,摸了摸被子外边的小脑瓜子。

“我讲完你就乖乖睡觉。

” 温祁祁乖巧地点头。

“这个笑话叫做:让你丫的不戴帽子!” 说完名字,谢南风自个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温祁祁没笑。

谢南风觉得嘴巴有点干,咽了口唾沫润了润嗓子。

“恩,我们接着讲。

” …… 话说兔子跟街上走着,迎面碰上了老狼。

老狼伸手就给他一大嘴巴子,“让你丫不戴帽子”。

兔子很郁闷地回家了,弄一帽子戴着。

第二天又碰上老狼了,又挨了一大嘴巴子,“让你丫戴帽子”。

如是几次,总挨打。

兔子想,这么老挨打不是个事儿啊,不行,我得找老虎投诉去。

刚到老虎家门口,就听老虎在屋里说话。

“你也不能老这么蛮不讲理打兔子啊,回头兔子找我投诉来,我也不好罩着你啊。

好歹咱面子上得过得去,我教你一招。

下回你见着兔子,跟他说:给我弄点儿洗衣服的来。

他给你拿肥皂来,你就打他一顿的,说我要的是洗衣粉,谁让你拿肥皂。

他拿洗衣粉来,你也能打,说我要洗衣粉,谁让你拿肥皂。

要不然你跟他说,去,给我找个女人来。

他给你找个胖的,你打他一顿,说我要瘦的;给你找个瘦的,你也打一顿,说我要胖的。

这样不结了?你也能打他,我面子上也能说得过去。

” 兔子一听,得,咱也别投诉了,回家吧。

第二天,兔子在街上又撞上老狼。

老狼大喝一声:去,给我找点儿洗衣服的来。

兔子不慌不忙:你是要洗衣粉呢,还是要肥皂啊? 老狼一听,嗯?有一手啊。

又说:去,给我找个女人来。

兔子还是不慌不忙:你是要胖的啊,还是瘦的? 老狼一听勃然大怒,伸手就给兔子一个大嘴巴 让你丫不戴帽子! “哈哈哈哈哈……” 谢南风笑得前俯后仰。

看着谢南风乐不可支的模样,温祁祁揪住被子,小身板在被子里缩了一下。

“南风哥哥,好冷。

” 谢南风立马起身,“是不是空调温度不够?我再给你调高点。

” 从床头柜上拿起空调遥控器,按了三下“+”,又按了三下“-”。

放下空调遥控器,谢南风保持微笑。

“行了,你赶紧睡,我也回去睡觉了。

晚安。

” 健步如飞,关灯关门,一气呵成。

为什么有种落荒而逃的既视感? 黑暗里的温祁祁裹紧被子,嘴角微微翘起,“南风哥哥晚安。

” 从温祁祁房间出来的谢南风静静地站在客厅里,面无表情。

如一尊雕塑,久久无言。

他要好好平复一下复杂的心情。

实在是太尴尬,谢南风想,要不我不要面子算了……ㅍ_ㅍ 绝大多数情况下,谢南风心境就像一辆四平八稳的老爷车开在平坦笔直望不到尽头的公路上,不急不缓不温不火,简直就是言情小说里说的岁月静好、清茶淡酒。

剩下的极少数情况下,他会感觉自己的老爷车被强行拿去当过山车,忽快忽慢不上不下。

而这极少数情况, 呵呵呵呵,就是温祁祁与温祁祁还有温笨笨,,, 挂在客厅的钟表滴答滴答,长针趁谢南风不注意,暗摸摸地跳到十二。

眼尖的短针发现得及时,立刻跟上脚步,踩进写着十一的刻线,同时提醒客厅里傻站着的谢南风。

喂,不早了,别杵着了,麻溜去睡觉吧。

谢南风深呼吸,吸~ 呼~ 好了,心平气和,古井无波。

抬步走进卧室。

躺在床上的谢南风回想今天做的事情。

很多人都是在夜深人静躺在床上的时候,脑子才会格外好使。

有的人白天跟人吵架输了,这个时候就会想到,下次他再这样这样骂我,我就这样这样回他,然后这样,然后那样,最后梳理措辞,有了必胜的把握后,才美滋滋地进入梦乡。

明天又是充满希望的一天! 然后下次吵架还是满脸通红,张口结舌,啥也说不出来…… 谢南风当然不会想这些,他又不跟人吵架。

谢南风在想赵老头。

赵老头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慌慌张张地跑来自己家里,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

说什么南风啊,你是个乖,前程似锦,别因为一些阿猫阿狗把自己搭进去了。

你想想你去世的外公外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对得起他们两个老人家含辛茹苦地把你养大。

再想想祁祁那,这丫头孤苦伶仃可就你一个亲人…… 直到谢南风把煮好的汤圆给老头盛了一碗,倒豆子一般说个不停的赵老头才闭口吃汤圆。

闭口怎么吃汤圆? 我也不知道,问赵老头去。

临走前赵老头还是不放心地又苦口婆心道:在学校受什么委屈就跟小杨说,别自己一个人撑着。

说到小杨,赵老头底气十足,“他要是不给你做主,你跟我说,我抽不死他!” 谢南风连连点头,费了好一番口舌才算是把忧心忡忡的老头哄走了。

赵老头口里的小杨就是谢南风的班主任,也是赵老头以前教出来的学生。

想到赵老头从自家院子出去时双手背在身后,佝偻着腰,嘴上嘀咕着瞎心的样子,谢南风咧嘴直乐。

肯定是老杨还放心不下,又顾及自己的面子,只好拜托住在自家隔壁小区的老过来瞅瞅。

多大点事儿嘛,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混混,平时自己连笑脸都懒得给的。

赵老头说的对!老杨就是瞎心。

只是,有点小开心啊。

心中腹诽,嘴角的笑却怎么也收不住。

开心得像吃汤圆时的温祁祁? “吱呀——” 谢南风卧室的门开了个小缝。

黑暗里,谢南风清晰地看到眼睛发着绿光的笨笨一脸不情愿地从门缝下面伸了个狗头进来。

“温!祁!祁!”谢南风咬牙切齿。

“南风哥哥,笨笨想跟你一起睡。

”门外一个稚嫩的声音传进来。

呵呵,你松开按着它的手,你看他敢不敢进来。

“呜汪呜——” 被温祁祁推得有点不舒服的笨笨低声叫了两声。

“你看你看!笨笨说它想!” 笨笨:你听错了,我说的三个字。

谢南风:委屈你了…… 终于,温祁祁得偿所愿地钻进谢南风被窝里。

等谢南风安抚好委屈的笨笨回到卧室,温祁祁已经轻轻打着鼾,小脸香甜地进入梦乡。

唉…… 谢南风心很累。

这么不听话的熊要不送人了吧?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