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那些可爱的可爱 > 第八章你喜欢粉红顽皮豹吗?

第八章你喜欢粉红顽皮豹吗?

“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数五九,削井口;春打六九头,沿河看垂柳;七九冻河开,八九雁儿来;九九又一九,犁牛遍地走。

” 今年的冬九九在三月四号,遗憾的是覃怀一中附近没有耕地。

况且就是有,怕也看不到遍地耕牛的场景了,现在都可都是机械自动化播种的。

九九之后是元宵,元宵罢了就惊蛰了。

离谢南风打人事件已经过去三天了。

关于冬至数九的冬九九歌,因为地区不同气候不同,九九有很多种说法。

清道光年间,王之瀚写的《冬九九》长诗里说到,“九九莺啼上苑东,青青草色含烟蒙,老农教子宜耕早,二月中天起卧龙。

” 已经是三月了,谢南风合上某宝上买到的《0-3岁睡前故事》,心中遗憾道,不然还可以拿王之瀚的长诗在温祁祁面前装装文雅。

如果用《帝京景物略》上的“九九八十一,穷汉受罪毕,才要伸脚睡,蚊虫屹蚤出”,估计温祁祁听到又是脚丫子又是蚊虫跳蚤的,少不了一阵嫌弃。

还是算了。

这两天来谢南风每次在校园里碰到高刚就想躲起来,自然不是怕挨揍。

人来人往的路上,一个一米八几的魁梧汉子,腼腆地跟你说:“谢南风,对不起,我们从朋友做起吧。

” 你能受得了? 一次两次还好,谢南风谦谦君子嘛,心胸宽广嘛,小场面小场面。

问题是每碰上你一次就道歉一次,谁受得了?你道歉能不能换个措辞? 嗯? 或者找个没人的地方? 你知不知道围观群众的眼神已经从起先的“我的天哪,妈妈我看到了什么?” 渐渐变成了“呵呵,果然如此,难怪那么多女生谢南风一个喜欢的都没有,他又不是神”。

谢南风自然不是神,他是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接班人,牛鬼蛇神都是迷信! 这种事情是个人都受不了,再波澜不惊的人也是有底线的。

谢南风很苦恼,即便他也不止一次地温柔地告诉了高刚,我原谅你了,大家还是同学。

没用的撒,高刚觉得要表现出自己的诚意。

以后每次见面都要先腼腆道歉,诚心实意。

难怪夏梧桐都嫌你烦!谢南风想上个厕所冷静一下。

于是起身从教室后门走出去。

迎面一个铁塔般的身影遮天蔽日。

谢南风表面笑呵呵,心里…… 你再“做朋友”我就削你,按在地上削你,:) 深情款款的高刚张口就来:“谢南风,对不起,我们从朋友做起吧。

” 好绝望啊,一米八几、膘肥体壮的动物死了怎么处理尸体? 在线等!挺急的。

教室里的方乐乐双手托着下巴看着窗户外的爱情纠葛,眼里星光璀璨,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们是上天注定的一对! “桐桐我跟你讲!你看现在高刚义正言辞地拒绝,嘴上说着做朋友,但是后续绝对哭着喊着要跟谢南风在一起!” 方乐乐真是优秀的bl脑残粉,更是仗义的闺蜜,这个时候还不忘跟夏梧桐分析剧情。

夏梧桐无奈地扶着额头吐槽了一句你又知道了? “高刚同学,你跟我来一下。

” 谢南风强行压下想要打人的冲动,保持微笑,风度依旧。

“喔,好的。

” 浑然不知自己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高刚十分听话地跟在谢南风屁股后。

“桐桐!桐桐!”方乐乐激动异常,用力拍打着夏梧桐的胳膊。

“高刚跟着谢南风走了!他们要去干嘛?剧情出现转折点了!谢南风是不是要逆推啊?难道我猜错了?谢南风才是1?好刺激呀!” 夏梧桐拿起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狠狠地拍在石乐志的方乐乐头上。

“消停点!” 正兴奋的脸红耳热的方乐乐哪可能消停下来。

“你说我要不要偷偷跟上去?会不会被他们发现啊?他们不会杀人灭口吧?禁忌的爱情往往都是不计后果的疯狂。

” “去吧。

”夏梧桐冷漠道。

方乐乐想都不带想的,攥起拳头在手心上一敲,一副即将为伟大事业献身的模样。

“嗯,没错!我也觉得应该跟过去,这可是活生生的素材!就是被灭口也值了!为了梦想和真知,要有视死如归的精神!” 夏梧桐冷笑一声,“他们会不会灭口我不知道,但是只要你出教室门,我就告诉杨,我们的班长大人在宿舍藏了一箱子的bl漫画,还偷偷在网上写bl的小说。

” 方乐乐一脸震惊,“你怎么知道的!” “哼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 在方乐乐眼里,夏梧桐此时就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想到自己奉为信仰的漫画被老杨尽数收缴的画面…… 方乐乐打了个哆嗦,好恐怖,只是想想都痛不欲生。

可是虔诚的bl信徒是不能轻言放弃的。

轻轻咬下唇,方乐乐祭出姐妹情深。

“桐桐,我是你最好的闺蜜,你不会这样的对不对?” “哼哼,你试试。

”夏梧桐免疫力max。

“桐桐~” “别摇了,没用!”夏梧桐斜了一眼“楚楚可怜”的安乐乐,抽出被安乐乐抱在怀里的胳膊。

“呜,桐桐你好狠的心呐!咛咛咛~” 方乐乐夸张地挤出两滴眼泪,趴在桌上开始咛咛咛。

夏梧桐无喜无悲,呵呵,你都咛三年了,以为我还信你? “乐乐,你已经是一个成年的方乐乐了,要学会与时俱进的,现在外面的妖艳贱货都开始用‘嘤嘤嘤’了,你再不更新换代就讨不到朕的欢心了。

” 方乐乐抬起脑袋。

“真的吗?” 夏梧桐郑重点头,“真的。

” “嘤嘤嘤?” “嗯,嘤嘤嘤。

” “呜,嘤嘤嘤嘤嘤嘤……”,版本更新后的安乐乐接着埋头痛哭。

夏梧桐一脸姨母笑,欣慰得很。

又一个嘤嘤怪诞生了,好有成就感呐。

…… 谢南风领着高刚一直走到场才停下脚步,马上就是午休的时间,场上饭后百步走的情侣们都散伙了。

奥,不是那个“此后相逢是路人”的散伙,就是都回教室去了。

看着立正站定的大高个,谢南风语气和善。

“高刚同学,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没有,他们都说你人很不错。

”高刚憨声道。

谢南风点点头,接着问道。

“那我有没有得罪过你?” “没有,上次的事情是我自己脑子犯昏了,男人不能心眼太小。

” 哟,谢南风诧异,你居然还知道你找我茬儿是因为心眼小啊,还不是笨得无可救药,小瞧你了。

这样的话就好办了,谢南风清了清嗓子,打算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绝对不能让校园里关于“谢南风喜欢高刚”的谣言再肆虐下去了,众口铄金,万一传到温祁祁的小耳朵里,南风哥哥的形象就要完全崩塌了。

只是正要开口,脑子却是一抽,鬼使神差地从嘴里蹦出一句。

“那你喜欢我吗?” 平地惊雷,掷地有声。

某个象征着自由的男人及时地自九天之上朝着这方天地洒下一捧汗水,经过一连串的蒸发凝结反应变换,场的空气顿时焦灼了起来。

身形如铁塔的高刚趔趄着退了半步,惊恐写在脸上。

“谢,谢,谢@¥*℃!?” 话刚出口,谢南风的笑容就凝固了。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说什么? 当看到有个穿着校服拿着单反的身影已经急匆匆地跑进教学楼了,谢南风想一头撞死在场上,所以还有个校报记者团的藏在旁边? 完了,这下全完了。

用不了明天,今天晚上“谢南风又向高刚表白”的号外就能传到校园各个角落。

还特喵有图有真相! 想到温祁祁仰着头,天真地问自己:“南风哥哥,男就应该喜欢男嘛?” 谢南风紧咬牙关,努力绷住笑脸,笑得像吃了好大一坨夕衣昂。

“谢,谢什么谢!你听错了,我问的是你想和我做朋友吗?” 高刚表情缓和了一下,却是又往后退了半步。

谢南风脸黑了,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 “谢南风,我知道,他们说你喜欢我都是乱传的,怎么会有男人喜欢男人呢?对不对?我以后不跟你道歉了,你看马上就打铃了,我能先走了不?” 高刚战战兢兢地说道,全力抑制住拔腿就跑的冲动,那样多不礼貌。

咽下险些脱口而出的“滚”,谢南风和蔼地露出老年人的微笑。

“嗯,高同学你能理解就好,你先回去,我在场坐一会。

” 高刚偷偷松了口气,最后看了谢南风一眼,眼神怜悯。

然后拔腿就跑。

你当我真傻啊!“你想和我做朋友吗”这特喵是八个字!骗人走点心好不好?字数都对不上! 高刚的仓皇逃去仿佛给谢南风千疮百孔的心脏插上了一把菜刀,谢南风颤抖地伸出手捂在胸口。

兵呢?我需要救援。

午休的铃声适时响起。

“该去教室午休了啊……” 生无可恋的谢南风缓缓往教学区走去,跟行尸走肉差不离了。

最近自己是怎么回事…… 谢南风忽然发现自己居然会因为温祁祁之外的事情大动肝火。

自从三天前把那个叫蹄子的小混混揍的下不来床后,情绪就越来越容易被周围的人或事影响了。

以前的谢南风可从来不会被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影响心情,也不会在意周围人各种异样的眼光。

谢南风想,是因为青春期到了吗?可是不科学啊!华夏医学界都说了,青春期是十三岁到十八岁的青少年才有的,自己去年就过了十八岁的生日。

当时温祁祁还忍痛割爱地把粉红顽皮豹抱枕送给了谢南风。

那就是这件事情实在太严重了,谢南风恨恨地想着,咬牙切齿。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粉红顽皮豹? 哪个敢乱传谣!我就…… 我就哭给他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