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那些可爱的可爱 > 第六章谢南风打人事件

第六章谢南风打人事件

“所以你们到底有没有跟谢南风起冲突。

” 老杨嘴上说是起冲突,其实问的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真的没有,杨你信我啊。

”面对老杨的质问,高刚颇为委屈。

“按你刚才说的,你们几个旷课去拦住谢南风就是为了把那个叫什么,什么蹄的小混混送去给谢南风揍一顿?” 老杨伸出手指在空气里点着,很是气愤。

“蹄子。

”高刚耿直道。

“我,我特么......”这二愣子,老杨有点想爆粗口。

见老杨环顾四周,想要找点什么趁手东西的模样,六班班主任连忙上去拉住老杨。

“诶诶诶,老杨你别急呀,高刚这小子虽然对学习不上心,但还是很老实的,他说没有肯定是不会骗你的,” 高刚小鸡啄米般点头,就是就是。

“你别拦我!别让我跟你急!” 气急败坏的老杨梗着脖子,摆出我连你一块打的架势。

住在谢南风隔壁小区的那些退休老头儿们下棋时,如果对方固执地不给悔棋,也差不多就是这架势。

六班班主任眼睛一翻,一阵腹诽,我不拦着万一你真的给高刚打出个三长两短了咋弄? “杨我真不骗你!谢南风呼呼地就把蹄子踹地上了,然后就赶我们走,我们走的时候蹄子还在地上躺着呢。

” “不信你明天问谢南风!后边又发生了啥我也不知道,你就是打死我我也是不知道啊!” 生怕老杨要跟自己摆擂台的高刚迫不及待地自证清白。

老杨斜睨了一眼连连喊着“不知道”的高刚。

“你那兄弟被打了你们都不上去帮忙?” “蹄子鼻血都被打得流了一地,特别惨,而且他也又不是我兄弟,他是自己找过来的。

” 被老杨问得脸色发红的高刚有些不好意思,扭扭捏捏道,“然后我们就走了。

” “你们五个人打不过一个谢南风?”六班的班主任难以置信。

“一中校规不让打架斗殴,会记大过的。

”高刚一边回忆一边说到,“而且谢南风笑眯眯地踩着蹄子,还有,地上都是血,我当时就有点害怕,然后我们就不敢再呆那边了。

” 老杨狠狠地瞪了六班班主任一眼,问的都是什么话?人家一学生都知道校规不让打架斗殴。

名字叫张子丰的六班班主任讪笑,“对对对,不打架好,打架不好。

” 再次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站得笔直的高刚,老杨不疑有他,摆了摆手道:“行了行了,你回教室吧,明天去跟谢南风道个歉,大家都是同学,要和谐相处。

” 横看竖看,高刚都不像是特别会撒谎的学生,从头到脚都写着“老实人”三个字。

老杨寻思着要是这高刚当真编了一大堆故事消遣自己和小张,那赶明就让小张想办法塞科班去,不当演员可惜了。

尤其这魁梧的身材,跟个小绿巨人似的,打戏都不用替身的。

高刚点了点头说知道了,转身走进教室。

看着高刚走进教室的老杨回过头来,仍是有些不敢相信,“诶,小张,你说谢南风怎么就能当着五个高刚的面把人给踹地上?然后还让五个田径队的学生灰溜溜地不吭一声就走了?这是志怪小说的情节吧?” 说到后边,老杨自个都乐了。

张子丰故作迟疑,沉吟片刻道:“不对,此事有蹊跷。

我瞧那谢南风倒更像是故事汇里跑出来的。

” 老杨更乐了,不轻不重地朝张子丰肩膀锤了一记,聊正经的,你还顺着话扯上了。

跟自己搭班好些年的老杨脾气缓了下来,张子丰也松了口气。

刚才老杨找到自己时可是眼珠子直往眼眶外头蹦,像是恨不得把自己一口吃了。

抬手拍了拍老杨的肩膀,嘿嘿笑道:“你的宝贝学生我哪知道,明天你去问问他不就得了。

” 老杨点点头,说的也是。

这时,六班教室门吱吱的开了条缝,两个班主任回头就看到虎头虎脑的高刚从门缝里钻出半个身子,嘴巴张开又闭上,欲言又止。

张子丰点头示意,有话就说。

“那个,杨,” 哦?张子丰扭头跟老杨对视了一眼,难不成还有什么更离奇的没说? “怎么了?有什么事要跟杨说的?” “你们一直问我谢南风的事,可是我们走之后又不知道后边发生了什么事,” 高刚畏首畏尾地看了看老杨,又看看自家班主任,喉结上下跳动,酝酿着情绪,仿佛即将出口的话里藏着惊天的秘密。

被两个加起来八十多岁的班主任目光灼灼地盯着看,高刚同学觉得压力有点大。

那些车展上的车模,在面对那么多奇形怪状的人和目光,还能做出各种各样撩人的pose,心态得多好啊。

老杨脸上露出些许不耐,“你小子说不说,不说就赶紧滚回去做题,跟个娘,呸,跟个女似的,是不是还要来个犹抱琵琶半遮面?” 高刚憋红了脸,缓了口气后,略带惊恐道。

“谢南风他,不会是把蹄子打死了吧?” !!!꒪Д꒪ノ “滚蛋!”异口同声。

高刚二话不说,缩头关门。

六班教室外的空气有些凝固,夜风都吹不散尴尬。

张子丰干笑了两声打破这份蜜汁尴尬。

“哈哈,高刚这小子有点愣,老杨你别介,谢南风那活脱脱的现世君子,打人就算了,哪可能把人给打死嘛,那可是犯罪的。

” “哈哈,对对对,就算是咱俩做出这事儿,谢南风也是不可能的嘛,高刚这小子是挺愣的,哈哈哈哈.....” 怎么有种更尴尬的感觉emmmm “哈哈呵呵呵呵呵,小张你记不记得前两天那个上了头条的新闻说的什么?” “哦呵呵,记得,我又不像你记性那么差。

” 张子丰顿了顿,苦涩道:“说是一个品学兼优的高三学生,因为校园暴力持刀杀了一宿舍的学生,因为情节严重而且已经成年了,被判了死刑,,,” 老杨吃力地咽了口唾沫,“谢南风他,应该不会的吧?” “应该,不会吧,,,” 张子丰脸色复杂,应该不会吧?那以前被人堵在教室里骂个狗血淋头都面不改色的。

只是被拦在路上“聊聊天”而已,不至于把自己前程赔进去吧? 脸色接连变换的老杨忽然拍了一下大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的,招呼也不打就急匆匆地往办公室走去。

张子丰站在原地没有追上去,低叹了一声,有谢南风这样的学生本应该省心的,怎么还让人糟心了? 老杨这种心态要分析的话,就像是一个人照料着一块神奇的花圃。

花圃里面五颜六色栽种了许许多多花卉。

这块神奇的花圃可以让习性天差地别的花儿在同一刻盛开。

这个人每天起早贪黑,浇水施肥,满怀期待地等着百花齐放的那一天。

花圃最珍贵的是一株郁金香,千金难求的那种珍贵。

说来也怪,明明是最珍贵的花,却不会娇生惯养,反而极其好养。

甚至不给他浇水施肥他也能自己安静地健康生长。

园丁很开心,对这株郁金香喜欢得不得了。

甚至偶尔会幻想,在开花那天,那株郁金香艳压群芳、一枝独秀。

想想就觉得老怀甚慰。

然后忽然在某一天夜里,隔壁花圃的园丁发朋友圈,说因为园子里的牵牛花藤蔓乱爬,自己家荷兰进口的郁金香枯了,举园哀悼。

园丁悚然一惊,完了,自己花圃里的牵牛花也是疯长,每天修剪都不行。

作为最珍贵的一株花,郁金香在园丁心里的分量肯定跟别的花不能比,即便是他不需要过多的照料。

别的花卉在精心照顾下仍然长势不好,园丁可能会失望失落,亦或是扼腕叹息。

如果是郁金香的话,园丁说不定后半辈子都活会在自责里。

那么珍贵且好养的花卉夭折在自己的花圃,日后见到同僚,怕是都没有脸说自己也是一名园丁。

而此时,被老杨当做宝贝郁金香的谢南风,正在检查二年级小学生温祁祁的寒假作业。

温祁祁同学的数学寒假作业进度还停留在第八页。

在谢南风看来,一共二十四页的寒假作业,每天做半页也不可能到现在才写了八页吧? 甚至这八页还是谢南风放年假的时候监督着温祁祁做的。

“今天又没做作业!” 谢南风一脸怒容地拿起《阳光小学二年级数学(上)寒假作业》拍在温祁祁的小屁股上。

“温笨笨不会做!”温祁祁大声回道。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让谢南风气得直咬牙。

“真的不会做?” “不会不会就是不会。

”温笨笨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

“哦,不会做作业的笨小孩一会没有汤圆吃。

” “我会我会我会!我不是笨小孩!”温祁祁连忙点头。

然后雷厉风行的温祁祁立刻关掉电视机,从南风哥哥手上接过暑假作业放在身前的茶几上,跪坐在地上开始为了汤圆努力做题。

谢南风冷笑一声,把手放在温祁祁头顶,心中暗道,跟我斗?制不住你个小破孩还怎么当你哥! 想到这的谢南风忽然觉得有点好笑,自己怎么像个小孩儿一样,还跟温祁祁较起劲儿了。

于是,为了挽尊的谢南风轻轻揉着温祁祁的头发,清了清嗓子,故作威严地开口。

“温祁祁,你哥哥是谁?” 温祁祁回头露个甜甜的笑脸,声音糯糯道:“谢南风。

” 谢南风满意地点点头,又问道:“温祁祁,谢南风是谁?” 又是一个直击心灵的可爱笑脸。

“是南风哥哥~” 谢南风心里乐开了花,接着问:“南风哥哥是不是世界上最帅的?” 温祁祁古怪道:“南风哥哥你今天是不是摔坏脑子了?去吃点果冻吧,不要影响祁祁煮汤圆。

” 谢南风先是脸色一僵,你脑子里装的是果冻,我脑子里装的都是智慧好伐? 而后又展颜一笑,像小孩儿也挺好的。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