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那些可爱的可爱 > 第四章可爱的同学们

第四章可爱的同学们

温祁祁是在谢南风考上覃怀一中后,搬来香港街时捡到的。

那时的温祁祁更小只。

蹲在小院门口,逮着刚放学回来的谢南风就念佛经。

搞得当时的谢南风一头雾水。

当小不点说她叫温祁祁的时候,谢南风只觉得头上雾水都浓成雨了。

外公外婆这处房产证上写着的另一个名字就是温祁祁,而外婆留下来的户口本上除了外公外婆以及收养的谢南风,还有一个户口就是温祁祁。

谢南风从记事起就跟在外公外婆的身边,记忆力出众的他对小了自己整整十岁的温祁祁完全没有一点印象。

外公是在八年前去世的,所以思来想去,也就只能当做温祁祁是外婆在外公去世后收养在外面的。

这些都无所谓了,既然是外婆留下的,再加上温祁祁本身又那么可爱,养得起就养着吧。

至于谢南风来小院之前温祁祁是在哪里跟谁生活的,温祁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不停地喊着南风哥哥。

而第一次见面温祁祁咕哝的佛经,谢南风仅仅听清了“嗔恚”二字,之后再问温祁祁,小丫头也只是摇头。

喜欢与人为善的谢南风从小到大朋友不少,但却没有一个能够谈心的知己。

外婆去世后谢南风连班里偶尔的聚会都懒得去参与了。

为此倒是有不少无聊的人在背后说他特立独行,但没说他不合群,因为谢南风笑起来真的很亲和,而且他们认为天才总是或多或少有些怪癖的,这是天才的特权。

谢南风不会在意这些。

孤独和喧闹都难以忍受,如果一定要忍受,他宁可选择孤独。

两害相权取其轻。

何况捡到温祁祁后的谢南风一点也不孤独。

现在总有人喜欢说享受孤独、品尝孤独。

嗤,莫名其妙,那些人要么是无病呻吟、故作姿态,给自己贴上“强者”的标签,因为都说强者都是孤独的嘛。

要么就是自命清高?认为没有人配得上跟自己称兄道弟、谈天说地? 声称喜欢与孤独为伴,只是为关照骄傲和自负的本性。

“这种人真可爱,还好谢南风有温笨笨,一点也不孤独。

” 谢南风把鸡蛋和卤水浇到白花花热腾腾的面条上,自言自语。

“南风哥哥你喊我?我不叫温笨笨,我一点也不笨,我叫温机智。

” 温祁祁小脑袋从厨房外探进来。

谢南风冷笑一声。

“呵,机智的小孩不可能幼儿园的时候都数不了十个数,你是温笨笨。

” 怎么回事啊,自己怎么每次看到这个粉嫩嫩的小脸蛋就温柔不下来了,恩,肯定是温祁祁实在太气人,不可爱了! “我不笨我不笨!” “温笨笨温笨笨!” “温机智!” “笨笨的温笨笨吃鸡蛋面条吗?” “吃!” 谢南风大获全胜,大手一挥,得意地温笨笨说道:“把台上那一碗面条去喂给笨笨,然后把餐厅的灯打开,笨笨的狗粮昨天没了,明天再给他买。

” 得到命令的温祁祁捧起厨房案台上的小碗,一颠一颠地跑去喂笨笨吃饭,身后垂到腰间的长发感受着温祁祁的心情,欢快地跳着舞。

谢南风端着两碗面条到餐厅时,温祁祁已经端端正正地坐在餐桌前,眼神灼灼地看着走进来的谢南风,挺翘的鼻子轻轻抽动,那条小笨狗则在温祁祁脚边大快朵颐。

没跟笨笨抢饭吃,差评,额,不对,值得表扬。

吃完晚饭,温祁祁捧着圆滚滚的小肚子,扯着刚洗好碗筷的谢南风在沙发上坐下。

然后打开电视机,一脸满足地窝进沙发,把小脑袋枕在谢南风的腿上。

温祁祁觉得好幸福呐。

如果阳光小学忽然消失,自己再也不用去上小学的话,人生就大圆满了。

只是温笨笨不知道,就算阳光小学消失了,谢南风还会送她去月光小学,或者是星光小学。

总而言之,不读书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要读书,做饭又不会做,家务也做不来,就是读书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

去小学应该就像回家一样,那里的熊各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超不喜欢也得去! “南~风~哥~哥~明~天~我~们~吃~什~么~呀~” 温祁祁忽然停下了揉着小肚子的手,扯了扯谢南风问道,因为吃的太饱说话慢悠悠的,显得少气无力。

正翻看手机消息的谢南风放下手机,看了一眼电视上播放着的《懒洋洋与小白狼》,好不容易抓到羊的小白狼正要去买点孜然和辣椒准备做烤全羊。

谢南风翻了个白眼,想吃烤全羊是吧? 索性又拿起手机,假装没听到。

“南~风~哥~哥~明~天~我~们~吃~什~么~呀~” 温祁祁锲而不舍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谢南风低头对上那双写着“烤全羊”三个字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明,天,我,们,吃,说,话,特,别,慢,的,小,孩。

” 温祁祁猛地坐直身子,手臂抱在胸前,警惕道:“酱紫啊,我造了。

” 谢南风呵呵直乐。

高三5班的同学群里这会讨论的正热烈,起因是有个人匿名说刚才在学校旁边看到高刚带着校外的小混混拦住了回家路上的谢南风。

【群:老杨家的小树苗】 ———————————————— 刘禅(匿名):刚才我溜出去打台球时看到隔壁班的高刚带着几个人在学校旁拦住了谢南风。

赵成武:高刚?田径队那个?他拦谢南风干嘛? 同学甲:全武行? 同学乙:可怕。

梁元:谢南风没事吧? 同学丙...... 刘禅(匿名):我也不知道他要干嘛,好像还有校外的小混混,我没敢过去t.t。

半个小时前的事了,谢南风估计是凶多吉少。

梁元:干,你个怂货。

梁元:@谢南风,南风在不在?有事没事?出来吱个声。

叶棘心:高刚是不是放寒假前给夏梧桐送情书的那个?高刚虽然有点蠢蠢的,但人还不错,应该不至于动手打人。

梁元:@谢南风,南风到家了没?@叶棘心,人不错带着小混混拦人?劳资在的话给他开个瓢!怒火中烧.jpg 叶棘心:emmmmm 梁元:@谢南风@谢南风 老杨:/发怒,你们几个怎么回事?现在是玩手机的时间?那个刘禅是不是郭明?又旷课? 叽叽喳喳的众人顿时如鸟兽散。

刘禅(匿名):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就是郭明,你好,再见。

郭明:冤枉啊!つД`!我在教室的! ———————————————— 覃怀一中对高三学生手机的管制不会特别严格,但并不允许晚自习的时候玩手机。

谢南风正打算在群里给这群可爱的同学们报个平安,就看到老杨出来了,只好把刚输的一行字删掉。

等明天他们看到我安然无恙的到学校就行了,谢南风如是想到。

【私聊:高三五班梁元】 梁元:戳一戳 梁元:你到家了没?不用怂高刚那犊子,他要是动你,你跟我说,我恁死个他 【私聊:杨】 杨:南风,吃晚饭了没? __________ 谢南风哭笑不得地先回复了梁元的消息,告诉他自己没事,就是碰到了打声招呼。

最后在答应梁元如果被欺负了一定告诉他,才算是把这个算是谢南风半个同桌的耿直汉子打发了。

再看着老杨的消息,谢南风斟酌了一会后回复到:吃过了,杨不用担心,我和高刚没有矛盾,他是过来问下我关于夏梧桐的事情。

杨:哈哈,你怎么会跟别人闹矛盾呢。

吃了就好,元宵节放假有时间的话带温祁祁来家做客吧,好久没见那丫头了。

谢南风言简意赅的回了句好的,让您费心了。

杨:费什么心,你是最让省心的,不说了,我去班上管管那帮臭小子,马上都高考了还玩手机!还有人敢旷课! 谢南风心头泛起一股暖意,回了个您忙/笑脸。

此时坐在办公室里的老杨放下手机,皱了一下眉头,谢南风确实最让自己省心,优秀的不像话,又知书达理,温文尔雅,也没有那些天才们身上自命不凡的臭毛病。

谢南风不会惹事自然不会跟别人有矛盾,可是就怕有人不识趣非要拿矛来刺他。

刚才谢南风说他没事,老杨是不太信的,都带着小混混在路上拦人了还怎么善了?难不成有人报警了?可这报警治得了一时又防不了永久,总不能让警察叔叔天天护在谢南风旁边。

谢南风说他没事,老杨自然不会自讨没趣地打破砂锅问到底,十七八岁正是自尊心滋生的时候,这个年龄的男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

谢南风不愿意说的情况下自己非要问,那不是欺负人吗?没脾气不代表能就能被欺负了。

对! 老杨一拍桌子,把对面坐着正在备课的吓了一跳,有些埋怨地看了一眼发神经的老杨。

歉意地笑了下,老杨起身走出办公室。

得去跟隔壁班班主任说道说道,没脾气不代表就能被欺负! 不管谢南风有事没事,这事儿都得讨个说法。

自己虽然是教数学的,但是也知道孟子可没有说君子被欺负了就得受着的道理。

如果语文知道了这事儿,应该就会说:孟子讲过另一个道理。

“君子有不战,战必胜也。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