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那些可爱的可爱 > 第三章温祁祁

第三章温祁祁

香港街贴着覃怀一中,一侧是一中东边围墙,另一侧是林立的老旧居民楼和一个同样有些年代的小区。

小区叫做太行新村,住着许多退休养老的老人们,大半是曾在覃怀一中任职的教职工。

谢南风的家位于太行新村南边小巷巷口,是一间坐北朝南的小院,或者说是一栋不大不小的三层小别墅更恰当一点。

香港街的路灯年久失修,有些昏暗。

因为在饭点,空荡荡的街道上没有行人来往。

灰白色的灯柱和灯柱旁挂着的一个个红灯笼,有几分空旷寂寥的感觉,跟国产恐怖片一个调调。

此时谢南风的小院门口有一个穿着绿色小袄的小女孩坐在矮矮的小凳子上。

夜幕降临随之而来的晚风仍带着几缕寒意,使得小绿袄看上去软绵绵的脸颊有些泛红,精致的鼻尖、晶莹的耳垂亦是红彤彤的,长长的睫毛下一对大眼睛闪着清亮,眼底映着街边灯柱上满是涂鸦的一个红灯笼。

看上去七八岁模样的女孩一边盯着红色的小灯笼,一边掰着指头,粉嫩嫩的嘴唇一张一合,嘴里念念有词。

粉雕玉琢,煞是可爱。

老街空巷昏灯以及小绿袄,就像是年久无人,雕梁结满蛛丝的破旧房屋,却在满是灰尘的蓬窗上糊了绿纱。

又像是枯木上的泛起的绿意,无味生活中的一缕新生。

小绿袄身后那铺在小院门口的地毯上,趴伏着一只看起来蠢蠢的柯基,毛茸茸的耳朵直直的立在脑门上,尾巴有一下没一下地左右摆动,显得有气无力。

谢南风骑车到家门口时看到的就是眼下这幅场景。

坐在门口的温祁祁噘着嘴瞅着悠哉悠哉从自行车上下来,如同刚散步回来一般的谢南风,漂亮的小脸蛋上写满了不高兴。

不高兴的温祁祁低头捏了三根手指,然后两只手臂用力向上举起来。

“南风哥哥,你回家晚了,我肚子已经响了二十三次了,以前读幼儿园的时候都是最多响九次你就到家了。

” 谢南风翻了个白眼,跟我有什么关系,那是因为你以前太笨了,只能数到九好不好? 把自行车停在院子西边架起的用来引葡萄藤的小竹架下。

谢南风右手提着购物袋,左手牵上想要在嘴巴上挂香油瓶的温笨笨,从院子东边的楼梯走上二楼。

他们住在二楼,一楼出租给了一对老夫妇。

老夫妇两人都是外地的,唯一的女儿在覃怀市区上班,因为几年来赚的钱还不够市中心首付一间房子,又实在想和父母经常团聚,所以就将二老接到覃怀,先在香港街这边租下了租金相对便宜些的谢南风家的小院一楼。

两位老人倒是有一定积蓄,也愿意拿出来给女儿买房用,倒是那位谢南风很少见到的姐姐死活不愿意拿。

毕竟嫁出去的女孩每当涉及到老人们赡养的一些事情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些身不由己,无关男权女权,只是就事论事,点到为止。

若是改成男人嫁给女人,兴许就是另一种情景了。

这样想来,也算有点道理,日后两位老人的女儿嫁出去,当真碰上上面说的那种身不由己,老人身边有点积蓄,也能让女儿不至于左右为难。

年前那对老夫妇就跟女儿一起回老家过年了,何时回来想必是看那个姐姐什么时候休假结束,估摸着是要到元宵节往后了。

想了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后,谢南风回过神来发现,短腿的笨笨跟在自己和温祁祁身后上个楼梯都有些吃力了。

这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笨笨最近吃太多又变胖了?还是腿变得更短了? 温祁祁有些急切地伸手扯了扯谢南风的袖子,试图分散他的注意力。

“南风哥哥,我肚子都饿扁了,我们去煮汤圆好不好?” 谢南风有些狐疑地看了看手边做贼心虚的温祁祁,又看了眼身后艰苦地爬着楼梯的笨笨。

“温祁祁,你是不是今天没有喂笨笨?” 感觉到自己左手抓着的那只柔软的小手忽然一缩,谢南风心中长叹,八九不离十了。

“因为笨笨早上说他中午不要吃狗粮要吃汤圆,可是中午又没有汤圆吃。

” 谢南风黑着脸,“所以你就让他饿了一天是吧?” “╭╯^╰╮他说他想吃汤圆的嘛!” 温祁祁有些不服气地狡辩。

“那我还想吃肉了,要不把你吃了?” 温祁祁睁大了眼睛看着谢南风,一脸惊恐,“我不好吃!肚子瘪瘪的没肉的!” “嗯,听说吃小孩延寿。

”谢南风若有所思状。

“不给吃不给吃!你去吃笨笨吧!笨笨一天没吃饭,肉都是瘦瘦的!笨笨才好吃!” 以为要被吃掉的温笨笨从谢南风手中抽出小手,如受惊的小兔般“登登登”地爬上楼梯,逃进客厅。

谢南风故作凶恶,“我看你能躲到哪里去!” 话还没说完,脸上就绷不住了,莞尔一笑。

看着一脸无辜的短腿笨笨,几分无奈地回身走下几级楼梯,伸手揽起饿了一天但仍是肥嘟嘟的笨笨,笑呵呵地说着。

“得了,今天就吃笨笨吧” 笨笨晃晃尾巴,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

(笨笨:其实我也不好吃的) …… 谢南风走进客厅,放下购物袋和怀里的“晚饭”。

将身上蓝白相间的校服脱下,挂在客厅门口的衣架上,温祁祁的小绿袄也挂在上面。

感受了一下室温,又把身上的毛衣也脱了下来。

放好衣服,顺手拿起鞋柜上的空调遥控器把温度降了些。

换上温祁祁去年给自己挑的绣着小脑斧的棉拖鞋,谢南风提起购物袋,走去厨房。

等谢南风进了厨房,客厅东边卧室门开着的那条缝里钻出了一个娇小可爱的脑袋。

听到厨房点火炒菜的声音,在卧室门口探头探脑的温祁祁才放心大胆地走出来。

拍拍自己的小胸口。

呼,好险。

沙发旁趴着的笨笨有些哀怨的小眼神看了看一副逃过一劫模样的温祁祁,又看了看叮当作响的厨房。

不给我饭吃这事儿就翻篇了??? 笨笨很饿很委屈。

没有被吃之忧的温祁祁无视笨笨泫然欲泣的黑眼珠,蹦蹦跳跳地跑去厨房找南风哥哥。

“汤圆呢?” 谢南风最后翻炒两下锅里的鸡蛋,关上火,看了一眼正抱住自己大腿的娇小饕餮。

“晚饭吃面条。

” 听闻噩耗的温祁祁失魂落魄,仰头发现谢南风表情不似作伪。

于是, 温祁祁发动技能卡。

把头埋进谢南风小肚子里,双手抱着谢南风的后腰。

“不要不要不要!唔要次汤圆!药次汤圆!(˃̣̣̥᷄⌓˂̣̣̥᷅)!次汤圆!” 谢南风无语地看着挂在自己身上咿呀咿呀,说话含糊不清的温笨笨。

里似魔鬼吧…… 自己没事干撩拨魔鬼作啥子哟。

“骗你的骗你的,汤圆买好了。

咱们晚点再煮,还要给赵老头送一碗过去。

” 语气柔和,亡羊补牢。

“真的?”魔鬼仰头,萌萌的眼睛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半信半疑。

“真的,都在袋子里,还有薯片虾条果冻。

” 温祁祁顺着南风哥哥手指方向看去,是有个袋子,刚才南风哥哥回来的时候就是提着袋子回来的。

温祁祁解除技能效果并走向购物袋。

谢南风束缚状态解除,hp↑↑ 目送抱着购物袋一脸满足地走出厨房的魔鬼,谢南风如释重负。

“祁祁,记得把汤圆和牛奶放进冰箱里。

” 走出厨房的温祁祁从厨房门口把小脑袋探进来,眨巴了下眼睛,表示收到。

“还有,饭前不能吃零食。

” 小脑袋迅速缩了回去,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厨房没有风,谢南风还是有点凌乱。

十八岁的谢南风不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小区永远都是从容不迫、温润平和的样子,这也是认识谢南风的人给他贴的标签。

偶尔会有少年心性的言行举止,才会让人忽然想起,他还只是个刚成年的高中学生。

在认识谢南风的人眼里,这个十八岁的少年永远都是笑呵呵的,对什么事情都像是毫不在意,考试第一笑呵呵的,作文拿奖笑呵呵的,竞赛拿奖笑呵呵的,平易近人的那种,不带一丝炫耀亦不会高高在上。

这些也就罢了,不会得意洋洋也是好事,多少天才早夭不是因为太过自负? 记得谢南风在高二时有个女生向他表白,被他笑呵呵地拒绝了。

然后就有人到谢南风班上给那个女生滋事挑衅。

青春期的躁动和无知滋生了大堆难以入耳的污言秽语,甚至问候父母。

谢南风依旧笑呵呵的。

后来政教处的及时赶到,人群才有些可惜地散去。

他们都想看看,谢南风在被打的鼻青脸肿时还能不能笑呵呵的。

倒是没人认为谢南风是个傻子。

如果每次大考小考甚至多校联考都能独占鳌头的谢南风是傻子,那他们这些难以望其项背的是啥? 猪吗? 谢南风什么都不在意?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在意还活着干嘛。

谢南风是被外公外婆收养的,两个老人的女儿女婿在带着外孙旅游的时候发生意外了。

毫无记忆的父母可以无所谓,但不能不在意没有血缘关系却有养育之恩的外公婆。

只是外公在他小时候就过世了,外婆也在四年前留下香港街这座小院子就走了。

除去外公和外婆,能让谢南风挂念的就只是一个温祁祁了。

总是心平气和的谢南风这三年来所有的喜怒哀乐,多半是因为温祁祁。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