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那些可爱的可爱 > 第二章你很可爱

第二章你很可爱

“……” 高刚一时语塞,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是什么鬼?南风不应该是夏风嘛。

“好.....额,不对,你小子以后给我离梧桐远点!不然你这细胳膊细腿的小白脸可经不住几次跌打损伤!” 高刚一米八几的个子,虎背熊腰,加上利落的板寸头,说出这番话确实超凶。

谢南风歪头,梧桐是? 哦,夏梧桐啊,那个呆头呆脑一碰到椭圆、抛物线、双曲线扔在一起时就脑子发昏的女。

最近是经常来找自己问题来着。

覃怀一中虽然是市重点,但只要有钱或是朝中有人,买个入学通知书还是不难的。

临近高考,那些曾经喊着读书无用的聪明人或是关系户也终于有了紧张感,开始拾起课本和试题。

只是幡然醒悟的人多了,带毕业班的们可顾不上再一个个对症下药地重头教起。

不是说不负责任地放弃了他们,一个班六十多人,实在分身乏术。

于是最近找谢南风请教数学和理综的尤其多。

想起高刚口中的梧桐是谁后,谢南风轻轻点头,温声道:“恩,好的,下次她再问我问题我让她直接去找老杨。

” 高刚蒲扇大手在空气中胡乱挥动:“不是不是,不是这个意思,讲题归讲题,就是你不能,不能......” 看着有些口不择言的魁梧汉子,谢南风有些忍俊不禁,倒是蛮可爱的。

“不能什么?你说吧,我尽量。

” “讲题哪能有说有笑的,反正就是你不能,那个,你......”急的脸色发红的高刚抓了抓后脑勺,口不择言。

谢南风抿着嘴唇,略显狭长的眼睛眯成细弧,静静地等着眼前汉子的语出惊人。

竟然有点小期待? “次奥,小瘪犊子笑什么笑?信不信劳资恁你!” 说话的是站在高刚身后的一个头发盖住眼睛的锥子脸,这么冷的天穿着薄薄的皮夹克和灰色九分裤,脚上蹬着红色的豆豆鞋,青色的脚腕和脚踝裸露在空气中,让人不免想到夏日里少女那白皙的…… 不对,是秋天的绵羊蹄子。

锥子脸杀马特的外号就叫蹄子,蹄子早就想把那张笑眯眯的俊秀脸蛋踩到柏青路面上了。

蹄子不是一中的学生,一中也不可能允许有学生这幅打扮,实在是太辣眼睛,会影响校容的。

蹄子是附近八号台球厅的小混混,一次在台球厅打球的时候,因为想搭讪一个一中的女生,跟高刚一伙人起了冲突,被按在地上打了一顿后就开始自称是高刚的小弟。

谢南风转头看了一眼跟个山寨小钻风一样的蹄子,笑意柔和,不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你瞅劳资干哈?” 蹄子讨厌小白脸,很讨厌很讨厌。

因为自己的前女友就是跟一个小白脸跑了,而这种总是一副风轻云淡模样的小白脸最让蹄子讨厌。

谢南风笑容不减。

蹄子觉得自己被侮辱了,尽管这个穿着一中校服的学生清澈眼睛里的笑意跟当初那个抢了自己女朋友的小白脸完全不同,谢南风的眼里,温柔都快要溢出眼眶了,完全没有一丝鄙夷。

但是, 谁让他长得比自己好看还被自己堵在这里了!而且这么冷的天还让自己在这里等了这么久! 蹄子掰了掰手指,摆出一副自以为狰狞的表情,就欲上前大展拳脚,让眼前的现充小白脸感受一下痛苦和折磨。

站在他身前的高刚拦住了他,有些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自己好不容易想到词了,你这呆瓜一搅局我全给忘了。

忠心耿耿的蹄子自然不会忤逆老大,有些不甘心地剜了笑眯眯的谢南风一眼,扭头眼珠一转,却是想到了什么,语气七分威胁三分凶恶。

“今天刚哥说不让揍你,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下次劳资再碰到你,让你小子再也笑不出来!” 场面话说得十足。

谢南风笑面佛般不起波澜。

生活嘛,就跟汤圆一样,平淡普通的糖心芝麻馅多好吃,加的乱七八槽反而让人难以下咽。

但平淡普通的也是甜的,平淡普通也是有苍蝇叮的,尤其是最近天气回暖,苍蝇们差不多也该出来扰人了,这是难免的。

打发走就是了,犯不着生气。

“我可是听说你还有个读小学的妹妹,听说挺漂亮?三年起步,死刑不亏啊!” 凉风借道,从香港街深处吹来,自北向南,萧瑟刺骨,仿佛藏匿在街道两旁暗角落里的魑魅魍魉噤若寒蝉。

怀孟大道的路灯亮的要早些,通常是在一中放学后。

冬天天黑的早,所以一般是没放学就会通电。

作为覃怀直达市中心的主干道,灯光亮的人晃眼。

谢南风觉得有点生气,灯光太亮了,苍蝇太闹了。

小时候住在乡下,一到夏天苍蝇就特别多,外婆就会在屋门口装上竹帘。

但是仍会有一些自认为聪明的苍蝇趁着人进出掀起竹帘的时候飞进屋子里。

对于这些飞进屋子的聪明苍蝇,赶它们出去就是了。

可是有的苍蝇比较顽固怎么办? 外婆喜欢用苍蝇拍或者粘蝇纸,谢南风更喜欢用比较先进一点的电蝇拍。

高刚重新整理了一下思绪,将好不容易琢磨出来的措辞又在心中过了一遍,恩,成竹在胸。

这才又开口。

“咳,那个,谢南风,讲题没问题,就是......” “你喜欢苍蝇拍还是粘蝇纸?或者是电蝇拍?” “额,电蝇拍吧,科技改变世界,得跟着科技走。

” 高刚下意识答道,却是又把想说的话噎了进去,“不是,咱现在说的是夏梧桐,不是电蝇拍。

” 谢南风没有理会高刚的没头没脑,只是盯着高刚身后的锥子脸。

高刚这才发现笑吟吟的谢南风问的不是自己,侧了侧身把身后的蹄子让了出来。

“他问你这个干吗?谢南风他是卖电蝇拍的?你要是想买不用现在急着买的,这会还早,买来用不上。

”说完又有些疑惑地看了谢南风一眼,怎么感觉这会儿的谢南风笑的没有刚才那种让人舒服的感觉了,反而有点瘆得慌? 谢南风没有太多耐心耍嘴皮,他一直自认为是个温柔的人,从小到大身边的人也是这么认为的,高一时教谢南风语文的与教研组的聊天时还曾用“言念君子,温其如玉”来说他,君子是要温润柔和的。

温润柔和就是温柔,温柔的人很少生气,所以生起气来时,超凶。

谢南风敛了笑意从自行车上下来,轻轻踢下支架,把车停在路边,缓缓走到高刚一行人身前。

“这事跟你们几个学生没关系,把那个人给我,以后我按你说的,尽量离夏梧桐远点。

”谢南风指着长发遮住半边锥脸的蹄子,轻声对高刚说道。

高刚一脸茫然地抓了抓脑袋,“谢南风你不也是学生吗?话说他怎么你了啊?你们俩有矛盾?不可能啊,你应该是第一次见他才对啊!” 见谢南风一言不发,只是有些固执地指着蹄子,高刚只觉得莫名其妙,“虽然不知道你跟他有啥矛盾,但是今天我不能把他给你,他到底也是想过来帮我的,过了今天后我不管的,随便你们。

” 这次在学校旁边拦谢南风,高刚喊了四个田径队的兄弟。

不是怕打不过谢南风,偌大的一中,论单挑,一股子蛮劲的高刚还真没怂过谁。

喊人是怕真的跟这个名声在外的理科天才打起来。

所谓人多势众,说的是一个“势”字,说白了是也就吓唬吓唬最近看起来像是在跟夏梧桐眉来眼去的谢南风。

而这个叫蹄子的小混混,高刚没有喊他,他是自己屁颠屁颠喊着刚哥就来了,高刚也不好意思赶他走。

“刚哥,他就是想搞事情,恁他丫的!” 作为一个小混混,蹄子很有惹是生非的天分。

看着身前矮了自己将近半个头的谢南风没有丝毫想善罢甘休的样子,高刚有些头疼。

“你看,我们六个人,你又细胳膊细腿的,回头再单独找蹄子单挑多好,何必现在非要跟我过不去嘛。

” 谢南风侧头看了一眼一本正经的高刚一副和事佬的模样,咧了咧嘴角,是你过来找茬儿的好吧?好言相劝是咋回事啊,出门拿错剧本了吧...... 放下指着蹄子的手臂,谢南风对愁眉苦脸的高刚露了个笑脸。

“你很可爱,我不跟你过不去。

” 高刚刚舒了一口气,正准备来一句“冤家宜解不宜结”当做收尾,耳边便传来一声哀嚎,身前穿着校服的清秀男孩已经不见踪影。

回头看去,身后几秒前还趾高气扬的蹄子已经躺在地上,长发散乱摊开,只是被长发遮住的锥子脸仍是无法完全暴露在灯光下。

躺在地上的蹄子一边脸蛋贴着柏青路面,一边脸蛋被一只黑色棉靴踩住,鼻子有丝丝殷红流出,淌在脸蛋旁的路面,好不狼狈。

高刚和身边四个田径队的兄弟瞠目结舌之后不免有些惊恐。

Σっ°Д°;っ 他是怎么“呼”地一下就过去的!?! 还顺便“呼”地一下就把蹄子踩地上了?!? 一米八几的汉子觉得自己今天出门要么是带错剧本了,要么就是忘记带脑子了。

小心翼翼地伸手抓了抓脑袋。

呼,脑袋还在,那肯定就是带错剧本了! 夭寿啊! 眼里的好学生,学生眼里的大天才正把一个校外的小混混踩在地上,还笑的一脸温柔! 说出去谁信啊? 谢南风没解气,眯着眼睛又踩了两脚,让那张看着就烦的锥子脸上沾满血污,才有些满意地抬起脚。

恩,这样顺眼多了,很可爱。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