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玄幻 > 神人妖鬼 > 第六章天炼

第六章天炼

几乎是在不速之客刚开口的一瞬间,一柄小锤就出现在了天炼手中。

天炼心中警兆大起,来者能够在自己丝毫不察觉的情况下进入门内,实力必定极强,自己必须拼尽全力抢先出手占据先机。

心念一闪而过,天炼下一刻便闪到了那人的上方,而原本手中的小锤此时已经变大了数倍不止,表面上甚至还有着密密麻麻的金色纹路。

只见锤上纹路金光爆闪,与此同时天炼双手持锤,猛然砸下,卷起一阵阵罡风。

面对天炼如此凶悍的攻势,倚在门旁的那人却没有丝毫动作,只有明亮的眼眸直直的望着天炼。

眼看着巨锤连带着罡风距离女子越来越近,天炼却不知为何身形一颤,猛地顿住身子。

巨锤终究没有落下去,只不过却吹起了来者的一袭秀发。

天炼定睛看了两眼,叹了一口气,收起小锤,背过身去,默默的走着。

“你每天都过的这么辛苦么?”天炼背后传来了那人的声音,只是这一刻的声音较之先前,柔和了许多。

“还行。

”天炼回答道。

“回去不好吗?” 天炼没有应答,灌下一口酒,却是反问道:“你怎么来了。

” 若是林炎还在这里,一定会非常吃惊。

这个倩影正是之前在清流食栈时问路的剑楼楼主萧离。

而萧离内心更是激荡不已,没想到自己找寻多年未果的人,此刻正活生生的坐在自己眼前。

强压下激动的心情,萧离答道:“宗门任务,我到这边审核特招生的。

你的手怎么了?” 天炼刚想拉下衣袖却发现萧离早已欺身而上查看起来。

萧离其实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只不过相较于两米有余的大块头天炼,倒是有些娇小了。

只是不知为何,这一幕极其不协调的画面,却透露着一种说不出的和谐感。

“这是火毒?”萧离观察了一会儿,问道。

“嗯。

没事,时间久了自然就好了。

” 萧离没有理会天炼的劝阻,化指成锋,小心翼翼的在天炼的手臂上比划着,没过多久天炼的手臂之上便渗出了许许多多的暗红色血液。

化毒本是极为繁琐费时的工作。

像萧离这种直接放血的方法更是要求化毒者有极高的眼力和水平。

萧离似乎经常为天炼做这样的事情,很快清理了血迹仔细的为天炼包扎起来。

拉好了天炼的衣袖,萧离看了一眼身旁枯竭的池子,略有责怪的说道:“天陨炎池已经到了临界时间,为什么还要强行炼器。

火毒的滋味还没尝够么。

” 天炼一腾出手,赶忙抱过身侧的酒坛子,闷头就喝,萧离一把抢过酒坛子放在一边。

天炼这才只好答道:“受人所托,总得做的好一点。

” “做的好一点?又能有多好?”萧离转眉一笑追问道。

似乎聊到了天炼感兴趣的话题,天炼马上回道:“灵剑有妖,算是一柄神器了a。

” “这么大代价给一个懒人做这样的兵器?”萧离好奇不已。

天炼摇头笑了笑,天下应该没有比他更勤奋的了。

看了萧离几眼,天炼这才将林炎的事情告诉了萧离。

“连你也没有办法么?” 看到天炼缓缓摇着头,萧离叹了一口气:“当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倒也是个可怜的。

” “招生怎么样?”天炼转移话题道。

“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

”萧离托着下巴,侃侃而谈:“这次任务是负责整个中州大陆的生源考核,不仅要负责特招生,而且还要参加每个学校的毕业审核,还要做个汇报交给那什么皇朝。

” “收获?” “现在的,心性能力实在太差了,”萧离感慨一句,继续说道:“偶尔也有几个能看的,倒也让人眼前一亮。

不过那都是大宗门专门培养的,听说是我审核就特意混进去让我考较考较,说实话挺烦的。

” 话说到这,萧离似乎想到了什么,拿起身旁的剑,说道:“天哥,你看看这个。

” 似乎是许久没有听到“天哥”这个称呼了,天炼愣了许久才接过萧离的木剑,反复看了两遍之后又递还道;“木剑没问题。

” “怎么可能?这里,这里,之前明明都有裂痕的!”萧离一听,顿时站起身子,指着木剑上的几处位置说道。

可是萧离所指的位置确实完好无损,别说有所损伤,其实仔细端详的话,不难发现,萧离的这柄随身木剑,毫无破旧之感,崭新的几乎就像前一刻刚做好的木剑一般。

“阿离,这是水泽龙木,就算是最后只有一小段剑柄,只要有灵力催生,也可以复原的。

”天炼看着萧离不解的神情,难得长篇大论解释道。

阿离还是阿离,就算外表看起来多么端庄稳重,但是只有自己知道,她始终是那个可爱的冒失鬼。

天炼心中不知为何流过一丝暖流。

萧离脸色微红,不自然的理了理鬓角,继续说道:“当初这柄剑,就是被一个学生弄伤的。

” “学生,碰到你的剑。

”天炼面露疑瑟,思索道。

“也怪我太大意。

大概半年前,我前往苍炎省中心的武院负责毕业生的考教。

凡事能进入试炼塔最后一层的,都属过关,再之后我便负责指点。

最后,我就遇见了那个学生。

” “苍炎省?”天炼重复了一遍。

“嗯。

我本想收徒,谁知那个学生被秘密送去了冰兰星,再也没有消息了。

”萧离颇为遗憾的说道。

“天哥,”短暂的沉默之后,萧离突然抬头说道:“真的不回去吗?” 天炼没有犹豫,缓缓摇头道:“阿离,天才已经不存在了。

我在这边就挺好。

”说完又补充道:“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去完成任务吧。

” 看着死气沉沉的天炼,萧离久久不能言语,她万般没想到,昔日亲近的双方,此刻居然到了下逐客令的地步。

终于萧离还是艰难的挪动了脚步,缓缓的走了出去。

天炼抬起头看着渐行渐远的佳人背影,只觉得心头隐隐作痛。

天炼知道自己多少应该说些什么,可又觉得有些话卡在喉咙口,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去。

耳边又想起了那人的话语:“李连天!你若再不依不挠,下一次,就是你的家族和你一起陪葬。

” “如果这些事让那萧离知道,我想,谁都不希望到最后名花变落花吧。

” “现在,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闷头喝了一口酒,有些事情就这样过去吧! 若是阿离能够好好的生活下去,自己这隐姓埋名又算得了什么呢? “李连天”这时,一声呼唤从门口传来,天炼下意识的抬起头。

只见萧离止住离去的步伐,半开着门,背对着天炼,轻声道:“我只希望你能明白,无论如何,萧离都会陪着你。

” “阿离,先告辞了。

” 萧离走后,铁匠铺便只剩下天炼一人手捧着酒坛发呆。

而酒坛里原本冰凉的酒水,不知什么时候已然变得温热起来。

萧离走在路上,深吸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样,至少自己找到了天炼,看来以后这座城市,自己少不了要多来逛逛了。

武院审核已经完毕了,不过武院院长外出在外,院内暂时没有人可以签字确认,任务就还没有完成。

萧离眼下只有追上林炎,拿到城主证明了。

萧离疾步走在路上,却看见了前面正低头走路的范蝶,问候道:“啊,是你啊,小姑娘。

” “你好,剑楼前辈。

”范蝶微微躬了身子,道。

萧离连忙扶起范蝶,想到以后可能要常来幽城,便说道:“别前辈前辈的了,以后就叫我离姐吧。

小妹妹你叫什么?” 范蝶自然是知道萧离的名号的,只是没想到眼前这位假冒剑楼楼主的人居然也和萧离一个名氏,抿嘴笑了笑,还是回道:“离姐好,我叫范蝶。

” 简单的交谈之后,萧离这才知道原来林炎已经离开了幽城,不过签字的事情倒是可以由范蝶的爷爷来完成。

两人并肩走着,范蝶忽然想起了萧离的任务,问道“离姐姐,武院招生的情况怎么样啊。

” 萧离摇了摇头,如实说道:“这届朝天书院的特招生要求比往届高了许多,武院的几个学生,离指标还有一段距离。

” 回忆起刚刚那群一塌糊涂的学生,萧离实在有些无话可说。

同样年龄的,身边清纯的范碟明显可爱多了。

想到这里,萧离便探了一下范碟的修为,好奇道:“对了,范蝶,怎么武院没有你的名字呢?”萧离回忆起花名册上的若干个学生,突然发现整本名单上并没有范蝶的名字。

范蝶忸怩了一下,说道:“这个。

爷爷不让我修炼。

所以我从小到大没有上过武院。

” 范碟从记事起就被范老告诫不能触碰任何有关修炼功法的东西,不过倒是经常给范碟看全修真界的奇闻异事。

虽然很羡慕身边的同龄人能够一起在武院修炼,但是范碟心里到也没埋怨范老。

一方面范碟无心修炼,一方面也换来了更广的眼界,更别说可以天天陪着自己的小少爷了。

萧离一听,更是惊奇,仔细看着范蝶问道:“这么说来,范蝶你从未修炼过么?” “是啊。

离姐姐,怎么了吗?”范蝶疑惑道。

萧离面色古怪的说道:“可是,你已经灵初境三段了啊。

” 在修行星族之中,不修炼便掌握一定修为的情况并不多。

这类人往往都是受到血脉传承的影响,一出生时就拥有了一定的修为。

也有学者说是体内灵脉数量极多,身体更加亲和环境中的灵气,导致在日常生活中不知不觉间被灵气不断洗涤身体,从而自动有了灵初境修为。

不过这些说法都没有一个定论,毕竟这类从不修炼的人数量太少,即便找到了也很难证明之前是否有过研习修炼功法。

可是从范蝶的神情看来,范蝶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这件事。

灵力波动微弱,尚不足以形成灵海。

从体内游走的灵气量来看,范碟确实是已经有了灵初境三段的修为。

但是接下来的观察更让萧离吃惊。

萧离发现范碟体表正有着极其细微的灵力源源不断缓缓渗入体内,而这些微弱的灵力并非游走而过,而是直接存留在了范碟体内。

这分明就是灵元境修真者的手段!!!换句话说,若是严格按照修为定义,范碟此刻已经是灵元境的修真者了。

一名十五岁的灵元境修真者,恐怕整个中州都没有几个吧。

更何况还能随时储纳灵气的? 寻常灵元境的修真者不都是要施展功法才可以主动吸取天地灵气的么? 萧离大脑快速思索着,能够达到范碟这种效果的功法寥寥无几,并且那些功法都被很多大势力严格保管着,范碟是怎么习得的? “莫非是体质?这丫头到底是什么来历?”萧离心想,忍不住说道:“范蝶妹子,可以让我查探一下你的天赋么。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