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玄幻 > 仙宇神话 > 第三章暴打三皇子

第三章暴打三皇子

嘈杂的吵闹声从前园传来,林霄和纪嫣然都皱了皱眉头。

庭院之中,一伙虎背熊腰的侍卫,簇拥着中间身穿暗黄云龙服的青年往里闯。

“你们干什么?这里是五皇子的养病之所。

你们是什么人。

” 一个容貌娇美的侍女,想要拦住青年,却被青年随手一推,摔出十米之外。

青年抬手之间有股青光闪烁,显然修为已达凝真境。

以凝真境的修为,若是全力一击,能将百斤重的岩石击成碎沫。

即便是随手一击,也不是一名区区侍女所能承受。

那名侍女闷哼一声,重重的摔落在地,大口大口的吐出鲜血,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呻吟。

“你们干什么?这里是五皇子的养病之所。

贵妃娘娘也在这里,你们竟敢乱闯。

” 周围侍女一见来人蛮横,为首一人当即断喝出声,抬出皇贵妃警示来人。

青年不屑的撇嘴,高昂着额头,却最终有所顾忌的止住步伐。

蔑视的忘了一眼倒地的侍女,“一个贱婢也敢拦本皇子的路,找死。

把她拖下去杖毙。

” “是,三皇子。

” 青年身后,两位虎背熊腰,身披鳞甲的侍卫越众而出,从周身的气势看,显然是拥有强大修为的武道修士。

“滚。

” 一声断喝响起,犹如惊雷。

两名刚接近重伤侍女的侍卫,倒飞而起。

壮硕的身体犹如枯槁,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了一般。

摔出三十余米,双双瘫倒在地。

“我看谁敢。

”纪嫣然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门前,一双绣目泛着丝丝冷光,俯视众人。

绣目如电,目光所及之处,众人皆不敢直视。

就连高傲的三皇子林震,也眼神闪烁,不敢看那双美丽的绣目。

“这个侍女该死,见到本皇子不仅不行礼,还胆敢阻拦本皇子去路。

皇贵妃娘娘不会想要袒护吧。

”似乎觉得自己在下属的面前被一个女人镇住有些丢脸,三皇子马上回击。

“思琴,进去照顾五皇子。

” 就像没听到有人说话,纪嫣然自顾自的吩咐宫女去照顾林霄。

“是,娘娘。

” 跟随纪嫣然前来的九名侍女中,一位身穿紫色罗裙,清秀非常的少女,躬身应命,随即轻移莲步,踱入内室。

“都傻站在这干什么,还不去打水,不知道五皇子醒了吗?” “遵命。

” “是,娘娘。

” 刹时间,所以侍女都忙碌了起来。

有的从林震众人身边经过,也目不斜视,仿佛三皇子一行人不存在一般。

另一边,被无视的三皇子眼中寒光直冒,额头的青筋一阵跳动,仿佛下一刻就要暴起。

“贵妃娘娘是要不顾礼法,强保这名贱婢了。

”寒的目光泛着寒意,林震冷淡的开口。

“是又如何。

”平淡的语气就像在陈述一件无关紧要的实事,淡漠的视线让跟随林震前来的众侍卫把头低的更低了。

林震不再开口,沉的眼神变得漆黑如墨。

“三皇兄安好,不知皇兄来这里干什么?” 平淡中略显虚弱的声音插入进来,打破了僵直的气氛,思琴搀扶着林霄走出卧房。

“来看看五弟的伤势,顺便通传父皇的口谕。

”林震神色微缓,平淡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

“多谢三哥费心!恢复的不错,既然有父皇的口谕,那就快宣吧!”林霄的脸色略显苍白,说话显得有些费力。

“令:五皇子即刻前往帝陵敬园守墓,不得延误。

” 不屑的瞥了一眼虚弱的林霄,林震挑衅的望着纪嫣然。

“贵妃娘娘。

父皇最重礼法,您虽贵为皇贵妃也不过是个妾,肆意妄为,说不定哪天您的紫檀宫就得让出来。

子错母过,五弟年幼,这荒的毛病说不得也有您一份功劳呢!您可是仙子榜上之人,天姿国色吗!”冷的一笑不看众人震惊的表情,林震转身就走。

“等一下,三哥你的口谕还没念完呢。

” 林霄叫住了转身的林震,由思琴搀扶着吃力的向林震走来。

林震愕然,回忆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遗漏,此时林霄已经走到林威身前。

“真的只有这些,还有吗?” 林霄语气急切,摆脱了思琴搀扶的手,又向前走了两步。

林震恍然,原来是林霄从原本受宠的皇子变成现在这样,受不了打击,奢望父皇有什么宽慰之语呢! 嘲讽的笑容浮现嘴角,林震正待讽刺出口。

一道拳影在眼帘中迅速扩大,还未反应过来的林震,便觉得一阵天玄地转。

紧接着狂风暴雨般的拳影如雨点般砸落,林震只觉得眼眶和全身疼痛不已。

最令林震不能接受的是,林霄不仅敢当众殴打他,而他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明明他才是凝真境八层的修士,却被林霄这个小小的凝真五层压着打,那变态的速度比他这个凝真八层都快。

周围众人的反应比林震好不了多少,本来觉得五殿下受不了打击有些可怜。

谁知道转眼之间,画风突变。

五殿下一改虚弱的可怜样,大打出手。

眼看着三殿下变成了猪头,周围的侍卫竟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呆立当场。

直到林震不知是因为羞愤还是受伤太重晕死过去,周围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将三殿下从林霄手下救走。

然而还没等,侍卫有进一步的动作。

林霄先一步大喝一声。

“尔等可知罪。

” 众人一阵迷茫,明明是您打人,怎么好像是我们的错了。

“你们身为侍卫见本皇子而不行礼,该当何罪?” “我们······。

” 为首的一名侍卫刚要开口,便被林霄截断。

“尔等身为侍卫见本皇子而不行礼,藐视皇族,其罪当诛。

” “皇贵妃娘娘位同皇后,三哥年幼不知礼数,你们身为侍从不知从旁提醒,故意使三哥不尊礼法,挑拨皇室关系,其心可诛。

” “见皇贵妃受辱,而不发一言,失职至此,其罪大也,必诛之。

” …… “皇贵妃娘娘赎罪,五皇子殿下赎罪。

” 林霄话还没说完,三皇子身边的侍从跪下一片,个个额头冒汗。

三条罪行一个比一个重,藐视皇族、挑拨皇子、坐视皇妃受辱,那一条都承受不起呀。

失去了主心骨的侍卫此时只能不停地告罪,满身冒汗。

“起来吧!” 纪嫣然淡淡的开口,但眼中的笑意藏也藏不住。

“谢皇贵妃娘娘,谢五殿下。

”众侍卫擦着汗连忙站起来。

“还不带着三哥快些去医治,三哥与我比试武艺,不敌,气晕过去。

你们小心照顾。

”林霄待众侍卫起身,挑眉断喝。

吓得众侍卫匆忙抬去林震快速退去。

人群退走,林霄伸了个懒腰,全然没有刚才病弱的样子。

“真不经打,连筋骨还没活动开呢!” 周围侍女皆掩嘴轻笑,就连纪嫣然都禁不住笑出声来。

笑毕,纪嫣然将林霄招致身边“霄儿,今天你做的很好。

但可一不可再二。

你父皇能饶了你这一次,却不会饶你第二次。

” “霄儿明白,以后一定注意。

”林霄看着母妃的双眼严肃的承诺。

“既然你父皇已经下旨,母亲也不好多说什么。

记得到了敬园安安静静的养伤,缺什么告诉思琴。

” 纪嫣然温柔的整理着林霄的衣襟,神情就像在送别爱子远游。

“母亲宫中还有事,就不送你了。

长大啦!” 目光迷离的抚摸着林霄的侧脸,纪嫣然带着侍女匆匆远去。

望着母妃远去的背影,林霄凝视了很久。

抬头仰望着骄阳,原本温情的目光变得深邃。

重生醒来,林霄便被一股危机感笼罩。

小心的试探下了,林霄只觉得遍体生寒,“母亲呀!” 这一次当众暴打三皇子,并不是图一时之快。

而是又一次试探,试探三皇子,试探父皇,更是试探母妃。

虽然看起来,希望渺茫。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