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现实 > 我爱你,我的朝夕姑娘 > 邻家女孩

邻家女孩

我是个漂泊的人,是个孤独的人,是个从来不喜欢回家的人。

可能是我不习惯农村生活吧,也可能是我不习惯跟我父母生活吧,有他们的日子真的很难过。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跟我最陌生的人就是我的亲爹亲妈,他们在我五岁的时候离开我去外地打工,一走就是十年。

我跟他们接触很少所以也就很少选择跟他们接触。

我接下来讲的故事跟我父母没关系,只是单纯为了烘托气氛而已。

邻家的女孩跟我一样姓“陈”,她胖胖的脸蛋很可爱,可爱到所有男人、女人、男孩都想亲上一口,然后死也舍不得松开的那种。

女孩们自然就嫉妒了,因为所有男孩都喜欢围着她转,所以让女孩们有了孤独的感觉。

她的家庭还算殷实,那年代村里有轿车的只有她一家,她爸妈也常年在外,听说在北京,在那个人挤人,人吃人的地方,但她父母很幸运,始终没有被那个无情的地方排挤出来。

我并不祝福她父母风生水起,得意逢生,反而希望他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我当然也不例外,是她身边围绕的男孩之一。

我很喜欢她但我从不靠她太近,原因有很多,我自己都不知道哪个是重点,但我还是想一一列举清楚: 首先是我两家的身世问题。

我奶奶从我记事起就告诉我不要靠她太近,关于什么我也不清楚。

据听说(我奶奶我妈说)我爸和她爸当年出去北漂,她爸坑过我爸一次,给我们家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可能关于金钱吧,也可能关于权利,更可能是关于女人(我推测),如果当年,我是说如果,如果留在北京的是我爸,说不定他妈就是我妈,不管是因为什么,反正我们两家不和。

最主要的是我,我很希望她妈是我妈,我不喜欢我妈,当然,我也不喜欢她妈,我只是觉得换个妈能换个基因,这样我也能考上重点大学啦。

其次是成绩的问题。

她从小成绩很好,好到我记不得她的成绩,却让她记住我的成绩了。

那年,一年级,我考得很有意思,数学19分,语文17分。

我们班那个大傻子有小儿麻痹症,走路都走不稳,手也是瘸的,可他两科加起来也有一百分。

后来我留级了,那年我六岁。

这并不证明什么,我跟她并没有分开,因为在我那个年代,我们村一年级二年级是在一个教室上课的,一年级上课二年级写作业,二年级上课一年级写作业,聪明的一年级凿壁借光学了二年级的知识,所以那些年出来很多越级的黑马。

我推测我是属驴的,打着不走,牵着后退的主。

成绩上就让我记恨她,这也是命中注定的事。

放假了,我们用自己稚嫩的小手搬着我们庞大的桌子凳子回家了,一般我们来两趟,第一次搬凳子,第二次搬桌子,因为桌子太重,我们得回家叫人来搬。

我们住邻居,住的又远,所以没有男生跟她同路,环顾四周我奶奶没在,我就跟她一路有说有笑回家了。

很幸运我们俩家里都没人。

我奶奶可能去打麻将了吧,她是从我爸光屁股的时候就串村打麻将的,在那个重男轻女的时代我奶奶很迎合潮流思想,曾经打麻将输光了我姑姑的学费(其实就是不愿给,她经常赢钱的,这是她工作的稳定收入)。

她奶奶也没在,估计下地干活去了吧,净干些有用没用的活(农活我不懂就不代表发言了)。

我俩桌子太重压根就没得搬,于是我提议,干脆放在学校吧。

她问,凳子怎么办。

我说,藏起来啦。

于是找了个坑把凳子扔下去了,然后找了许多垃圾袋把凳子盖住了。

我说,这就可以放心去玩了。

我不太会玩,所以我问她,玩什么去? 她说,过家家。

我说,好,你教我。

她说,你当爸爸。

我说,你呢? 她说,我当妈妈。

我问,谁是儿子呢? 她说,我们俩还没有儿子。

我问,儿子都没有,我们教育谁去啊? 她说,我们先做饭吃饭。

我说,也好,我们还没吃饭呢,挺饿的。

那些年才是吃土的年代,我们用土做锅,做灶,然后用木枝做菜,不过还好主题是她做我老婆,要不然我早不干了,谁陪她玩这么无聊的游戏,又不能吃,只能自己骗自己开心,但我的确挺乐意骗她做老婆的。

玩到一半,坏小子来了,他真的很坏,坏到要抢我老婆,我当然不干了,但他还是抢了,我气急败坏跑了,当然,我是带老婆一起跑的。

女人总是小气的,她们舍不得丢下任何她们得到的,这是件很苦恼的事情,她们不知道什么是身外之物。

她问我,你为什么要跑。

我说,因为我还打不过他。

她说,你为什么带我跑。

我说,因为你是我老婆。

她说,可我们为什么不带我们家东西跑。

我说,太累赘,带不走。

她说,我宁可守着那些东西带不走的东西。

我说,那他会逼你做他老婆。

她说,为了那些东西,我可以做他老婆。

女人始终是目光短浅的动物,她们为了眼前的利益可以放弃一切,哪怕是节,甚至是那些用我尿攉成的土锅土灶。

夜深了,我们去找我们的凳子。

我们发现她的凳子没了,可能人们觉得垃圾坑里哪个富家人丢这么好的东西着实有些浪费,就顺手带走了吧。

相比之下我的凳子很破,压根就没人瞅一眼,所以它仍被无情的抛弃在那里。

她哭了,哭的让人心碎。

我说我的凳子给她,她不干,其实换我我也不干,可我的确想不出什么办法了。

最终她还是哭着回家了。

开学那天,她找到了她的凳子,是那个坏小子拿走了,在的调解下她要回了她的东西,并一直守护着属于她自己的东西。

同样是那天,我走了,因为我不属于她……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