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现实 > 我爱你,我的朝夕姑娘 > 上海女孩

上海女孩

上海女孩不是来自上海的,她是哪里人我也不清楚,寒假回来她烫了个上海滩时代的舞女头型,所以我叫她上海姑娘。

她是我梦里的姑娘。

梦里我跟她道过很多次歉。

我觉得自己的道歉苍白无力。

欠她的,只有梦里能还。

所以她是我梦里的姑娘。

我班长说,人是猴变得,猴是犯贱的,所以人是最贱的。

过去的都是无法挽回的,我不喜欢她,但我伤害了她,如果仅仅是错过或许我不会这样愧疚,至少我不会去骂自己,这是我第一次后悔。

是我!是我把她推入了深渊,不见底的深渊,可现在的我只能在梦里给她道歉。

对不起。

我们是一个班的,她是我前桌,我不喜欢她,但我喜欢捉弄女,她自然也没有逃出我的魔掌。

我曾在课上玩火机烧过她头发,注意到了,我赶忙吹灭,没想到越吹越大。

我旁边的哥们急中生智赶忙吐了一口口水,终于熄火了。

秉公办案,让我俩都出来站着,看着她可怜的眼睛里落下了泪水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也不管多严厉了,跑去超市给她买了洗发膏和剪刀。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还是欺负她,可能觉得她好欺负吧。

趁她不注意吓她。

有一次夜里扮着鬼脸,蓬头散发,从她背后一拍,她转身,我大吼一声,吓得她直接坐地上哭了。

坐座位的时候偷偷撤掉她的凳子,害她一屁股摔在地上,然后怒目圆睁瞪着我,可那时候我已经跑出教室了。

我上课丢三落四,没了东西就管她要,她总是很乐意给我,没有要过任何报酬。

我的书桌很乱,我让她收拾,她就马上收拾好,要是什么东西找不到了,骂她两句再让她去找,她依然很乐意,她就是这样默默的,一直这样默默的。

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也没有告诉过家长。

她皮肤很嫩,一掐就出水的那种,自然一掐就会红肿。

我反而把这个当成了游戏。

有一次她回来跟我说:“我妈妈说了,再敢回来青一块紫一块就别回家了。

” 然后我又掐了一下,说:“跟我回家吧。

” 她愣了很长时间,却不知道我说的是句玩笑话。

我没有把这话放心上,所以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原谅我,更不理解为什么对我百依百顺,言听计从。

反而这些表现让我感觉有些莫名的恐惧。

我从不过生日,玩笑的说要礼物,她送了我一件很漂亮的衬衣,但我从来没穿过。

之后的日子她越是靠近我我就越是远离,我不知道在恐惧什么,我害怕,害怕见到她…… 终于高二分班,我们分开了,分到了不同的校区,告别了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日子。

有次放假,我看见一个男人抱着她,那个男人我记得,他是学校有名的无赖,旁边有一群无赖看场子。

她挣脱,她再次挣脱,终究她是个女,那个男人的力气很大她没有挣脱开,她顺从了,成了无赖的女朋友。

这不是她想要的,但她还是做了,她是在逼自己,因为她看到了我,我就在一旁,呆呆的,呆呆地站着,傻傻的像个木头。

她哭了,哭的很厉害。

我跑了,跑的很狼狈。

你是我梦里的姑娘,但我没机会让你原谅我了,我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

对不起,上海姑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