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现实 > 我爱你,我的朝夕姑娘 > 女孩,女人

女孩,女人

2014年,我高一。

刚入学,分在了文科班。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优雅高尚的诗人,其实不过读过几本童话故事集罢了,关于诗和远方似乎只是年幼时的玩笑。

刚入班,我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这里有好多女生和女人。

男性的气息似乎被同化了。

在我高中时代,女人似乎是一种很嗜血的动物,她们投靠势力,不喜欢德才兼备的男,心中向往的是约束以外的天空。

她们吸烟,喝酒,刺纹身,她们无拘,无束,无尊长,最关键是她们已经懂得了怎样上床哄男人开心。

这些似乎是高中生活的标志,我有些惶恐能否在这里生存下去。

事实证明,我一直在这里苟且偷生。

我既不属于学校社会一族,打架,抽烟,拜把子,搞对象。

也同样不属于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上课,补课,写作业,考第一。

我混迹在这片被家长们称为重点高中的混乱社会中,成为了异类,就是那种表面苦学,内心猥琐,能跟各种各样学生交谈在一起,却极其憎恶的一类人,说是一类人倒不如说是我一个人。

所以接下来我想讲我一个人的故事。

女孩,或者女人。

她是那种很耐看的女孩,很开朗,脸上依稀透露着清纯。

军训刚刚结束。

当时的我很丑,一板寸,皮肤黝黑,没什么背景,穿一件很土气,很显老的墨绿色外套,留着一抹稚嫩的胡子,证明我已经是个大男孩了。

她是个体育生,本来不是,后来莫名是了。

在教室里,我俩位置并不远,她第一排,我也是第一排,她的位置从前门往后数,我的从后门往前数。

男人似乎是个演员,并且喜欢演男一号,他们擅长表演,尤其是喜欢在喜欢的女孩面前表演,希望能得到对方的回应,哪怕只是个鄙弃的眼神。

有她在的时候我很闹,也正是如此各科都对我印象不好,但我依然乐忠于自己的表演,为那个女孩的表演。

我的作业从来姓名那里只有“陈”一个字,没多久大家都知道我叫陈涛了。

上课从来不会乖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桌子下才是我的游乐场,像挨家串门一样,到每个女那里逛一逛,这一切都是为了向对方索要一个回应。

男人太自以为是,总是忽略一点,如果女孩不喜欢你,你如何作死,她们都会视而不见。

一样,再精明的女孩也会在意有多少目光停留在她身上。

就像你在大街上大喊声“美女”,所有女性生物都会回头一样,她们很在意自己,记住,她们在意的是她自己。

我当时是个很害羞的男孩,但我想去表白。

果然,我还是去了。

通过声音的传播效果,一传十,十传百没几天就穿到了她的耳朵里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切风平浪静,她也顺利成章有了男朋友。

当然,她男朋友肯定不是我啦。

我呢,当然也在不知不觉中追求到了另外一个女。

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他们都很现实。

就像男人们喜欢柳岩,却从来没想过娶她做老婆,女孩们喜欢吴彦祖,却从来没想过怎么做他的小三一样。

我们现实没错,一味追求幻想恐怕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跟校体育生关系很好,也就经常出没在体育组的更衣室。

那天,天冷,女生更衣室只有她一个人,盖着一层被子,很诱人。

她邀请我去她旁边坐,我坐下,她给我也盖了被子,同一张被子,我有点紧张,紧张的有些暖和,但我们并不知道我们对方的体温。

她叫我小男朋友,我说我女朋友一会儿来找我,之后胡扯了点儿什么我忘记了,不过这似乎不重要了。

第二周我转到了理科。

(我们第一年就分了文理) 而她,转学了,在某个不经意间,让所有人浑然不知,我,似乎错过了什么…… 她回来过,那天,我也在。

她眼光落在我身上,木木的,表情僵,有些惊讶,但没说跟我一句话。

她,似乎感觉错过了什么…… 我憎恶地瞅着那个比我高比我壮的她身边的那个男人。

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她,是女人。

再之后我们再也没见过,这次我似乎没有了遗憾,但我在她的眼神中看到了迷茫…… 人是很在意外表的动物,第一眼能给我们震撼的就是外表,它误导了很多人,让我们选错了方向,错过了正确的人…… 她转学后我留了头发,遮盖了额头的伤疤,在房间里久了,皮肤越来越白嫩了,走在校园的路上所有略过我身边的人都不自觉的看向我,然后在背后偷偷议论,而我似乎学会了这种享受。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