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科幻 > 钢翼传说 > 第二章第五学生宿舍

第二章第五学生宿舍

第五学生宿舍,一层是客厅和厨房餐厅,而二层则是一间间被分膈开来的单独房间。

少年把陈溪领到客厅中间的沙发上,同时还贴心地帮他准备了一杯蓝色的气泡饮料。

当他也一同坐下后,终于像忍不住了一样,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笑声。

“哈哈哈!你刚才的表情太好笑了。

” “你的反应也太夸张了。

” 陈溪咽了一口杯中的饮料,有些无可奈何。

对这个正在开怀大笑的少年,陈溪有着极大的不信任感。

这名少年感觉起来非常模糊,不是那种能以是个好人、或者是个坏人这种简单说法加以区分的家伙。

比起才认识就显得率直的菲,像少年这种腹黑的类型就显得更不容易相处。

从在树林见到他开始,陈溪的直觉就喊着让他离少年远点。

对于陈溪来说,现在转身就走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但出于某些与他息息相关相关的理由,现在他只能坐在原地,端着对方给的饮料,等待对方的笑声停下来。

“啊,笑一笑果然让人心情舒畅。

宿舍最近只有我一个人。

像这种禁欲的生活过了太久果然会觉得无聊呢。

”停下笑的少年,轻描淡写地说着有点危险的话。

“那么,要从哪里开始说起比较好呢。

” “我觉得,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会比较好。

” “从这里开始啊。

我的名字是莱恩•赫托雷,目前是一年级d班。

”少年由内而外地散发着友好光环。

“陈溪,一年级f班。

不过我想你都已经知道了。

” 陈溪会这么说并非没有理由。

实际上这是一所他一没报考、二没申请,却从邮箱里找到到了录取通知的学校。

而随通知一起寄来的除了校服、id卡这些在学校内生活的必需品之外,还有一封被封的好好的长信。

信里面详细地介绍了这所历史悠久的学校不说,还亲切地告诉他前置手续都已经办好了,就等陈溪来上学了。

陈溪本打算当作是恶作剧,准备把信扔在一旁时却在末尾看到了一个,对他而言十分熟悉的名字。

陈溪把信摊在了莱恩面前,直截了当地问到:”这封信是你写的吧。

” “我喜欢聪明的人。

”对陈溪的问题,莱恩默认了。

从树林里第一次见面开始,莱恩就表现出一种好像认识陈溪的奇妙态度。

按理说,作为珍稀物种插班生的陈溪,他的入学是只有少数几个人才会知道的事。

排除了作为学校代表被派来的菲,只有面前的少年在两人刚见面的时候明确叫出了“新同学”这个称呼。

而他现在又出现在这所第五学生宿舍里。

有着种种理由,还说他是无关人员未免显得太过天真了。

再想想那封信里的措辞说话,和他的语气也有着八分相似。

“为什么要冒充艾德先生。

”指着信上“艾德•温斯坦”的签名,陈溪质问道。

“说冒充太难听了,我只是一个代笔,真的是艾德准将让我写的啦。

” 看着举双手投降状的莱恩,陈溪的气势为之一滞。

又因为他的模样变得诚恳真挚,产生了一种难道自己错怪好人了的想法。

“如果你还不相信我的话,就跟我去看一件东西。

看了之后你就会相信我了。

”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接受了莱恩的话,当陈溪回过神来后已经翻过了紧挨着宿舍后面的岩山,跟着莱恩跳进了一片森林中。

按理说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已经踏入了被学校划为训练区的区域里,可前面带路的莱恩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轻车熟路地沿着森林里的兽径向前快步走着。

二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原本遮挡视线的树木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仅仅铺满沙石的空旷荒地。

莱恩指了指他们面前唯一的建筑物,示意陈溪跟上。

那是一栋比起他们住的第五学生宿舍还要大一点的圆顶建筑。

三层高,外侧是有着明显金属质感的墙面,给人的感觉像是一间仓库。

但为数不多的几扇窗户都开的很高,远不是人所能够到的高度。

而在开门的时候,陈溪也没有闻到那种平时会在仓库里闻到的,湿气和灰尘混在一起的不快味道。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陈溪熟悉的从鼻子开始,一路到心里都痒痒的味道。

“这里就是我们的工房了。

” 说话期间,莱恩顺手打开了屋内的照明。

在头顶、角落的灯都亮起来的那一瞬间,陈溪看到了某件填满他三年记忆的东西,被称为“冈格尼尔”的战斗用三角机体。

在这个年代,空中作战单位被同化到少数几种,至今依旧保留着宇宙史前才有的,叫做战斗机的机种外观的“冈格尼尔”,自从十五年前被开发出来,便一直战场的第一线中活跃着。

靠着它一骑绝尘的马力,和与之匹配的拔尖的单兵作战能力,直到十五年后的今天依旧没有人能从正面撼动它的地位。

但因此也有着难以驾驭的说法。

就像它的名字,神话中必中的神枪一样,在最前线出现的这款机体,便可轻易的撕裂敌方阵型,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

本来像这种仍在服役期间的机体是不应该出现在学校里的,也不知道莱恩是用了什么办法把它运到这里的。

但是对于陈溪来说,这台机体不仅仅是一台名声超出了爱好者的范围的机体那么简单。

据说有一些人会把自己的机体看作妻子、宠物、战友之类的,给机体纹上夸张的名字和漫画;也有一部分人为了震慑敌人、激励自己之类的目的,会给机体纹上恐怖血腥的图案,就像中世纪流传的海盗旗一样。

而陈溪面前这台“冈格尼尔”上,也同样满满地留下了上一任主人的痕迹。

而对于这台机体的上一任主人来说,这台机体大概是类似涂鸦板一样的东西。

机体的表面被五颜六色涂的密密麻麻。

就好像是,创作者今天觉得心情好就画上两笔那样,一副和一副图彼此之间毫无可以称为逻辑的联系。

而伴随着像这样的使用,机体上面干净的地方也变得越来越少,到现在已经没有一块剩下的地方了。

陈溪缓缓抚摸着这台“冈格尼尔”的机身,就像是对着一位老朋友一样看着它。

他的手停在了一处涂鸦上。

从见到的第一眼起,陈溪就认出了这台机体,毕竟如此鬼畜的外观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见到的。

却还是在看见这处涂鸦时,有些不能自已。

在他的手掌下面,明晃晃地写着“陈溪”两个字。

“这就是艾德准将的机体。

我可没有骗你,他可不会随便把机体交给别人地说。

” 陈溪不知道这些。

在确认了这台机体是艾德准将的那台后,他心里只有一种想要快点见到他的冲动。

“艾德先生在哪里?” “艾德准将他,去世了。

” 面对双眼发光的陈溪,莱恩看起来有点悲伤。

尽管他用中性地,用平淡的口吻说着,但在听到这句话后,陈溪还是一震。

在莱恩面前,让眼泪无声地流了出来。

“虽然早就听说过,不过你们的感情还真的是很好呢。

”莱恩的话里也有些遗憾。

“艾德准将去世的时候还一直挂念着你。

他也很希望你能来这里上学,接受优质的教育。

而这台‘冈格尼尔’也是他特意要求留给你的。

” “作为一同继承艾德准将遗志的人,我也希望你能向前看……” 在陈溪哭泣的时候,莱恩又说了很多他所知道的艾德先生的事。

听着莱恩的话,陈溪渐渐平静下来了。

从莱恩的话里,陈溪见到了那个他记忆中的艾德先生,那个稍有些正义感过度却又十分温柔的中年军人。

他和陈溪第一次见面是在四年前,那时十五岁的陈溪正为了一个,和几个矮他一截的家伙厮打。

就当他想救的已经不见了踪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要打这一架的时候,艾德•温斯坦出现了。

这个碰巧经过的男人,用利落的格斗技巧把陈溪救了出来,递给了他一块三明治。

又在听了陈溪说出起因后,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头,偷偷地把陈溪带到了当时驻军的营地里。

在那里,陈溪见到了还是洁白无暇的冈格尼尔。

“想要保护别人的话,自己首先要变得更强。

” 艾德对看机体看得出神的陈溪如此说道。

然后让陈溪在“冈格尼尔”的一侧留下了自己的名字,把他带到了天空之上,开始教导他关于冈格尼尔的一切。

而在之后的日子里,随着两人的相处,“冈格尼尔”的外涂装也变得愈发五彩缤纷起来。

他们这种类似师徒的关系也一直持续到了艾德•温斯坦离开的那一天。

“谢谢你告诉我艾德先生的消息。

” 走出回忆的陈溪,已经不显得那么悲伤了。

这时,莱恩向旁边的“冈格尼尔”歪了下头。

“总之来都来了,要不要先开一下试试。

” 对莱恩的提议陈溪找不到说不的理由,在接过莱恩递来的耳机式通讯器后,便直接翻进了驾驶舱里。

机体也从工房里移动到了星空下面。

陈溪一一确认着驾驶舱的设备和参数。

从这些数据里,陈溪感到了熟悉的气息。

艾德•温斯坦当时的习惯被完美地被保留了下来,一看就是有人经常维护。

确认各项数值均无异常后,陈溪合上了头顶的气泡形仓盖。

在陈溪确认参数的时候,莱恩已经退出了十数米远。

虽然现如今投入使用大部分机体都具备着垂直升降的功能,冈格尼尔也不例外,但升降时产生的气浪也同样不是让人类正面承受的。

在莱恩比了一个ok的手势后,冈格尼尔便在一阵气爆声中升到了百米高的地方。

“你可以飞的更自由一点。

”莱恩透过对讲机向陈溪喊话。

得到鼓励的陈溪驾驶着手中的冈格尼在空中绕起圈来,开始感受着久违的天空感觉。

太朴素了。

看着平稳飞行的陈溪,莱恩心想。

倒不是说陈溪的技术有多差,毕竟能让冈格尼尔平稳飞行就是实力的象征了。

只不过他认识的另一个骑士,要比只甘心在空中盘旋的陈溪来的大胆的多。

那人会把机体放的极低,让机体带出的气浪把沙石搅的纷飞;也会在空中完全失速,却在坠毁的前一秒把机体拉回正常高度。

这么想着,莱恩把通讯器换了一个频道。

“已经路程视频了,不过殿下,在我来看,陈溪这个人作为骑士不过是一般水准罢了。

” “没事,不管他是不是我们所需要的人才,只要按计划继续测试他就好了。

”耳机里传来了一个温柔的男声。

“很快‘黑兔’也会带着那个人回去,倒是‘羯’好像还要再过多一点时间,可能跨年之前都回不来了。

” “殿下,你还是真爱用代号啊。

” “莱恩,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也可以用代号叫你的。

” “不,我还是算了,如果被叫做‘猴子’那我还不如去死。

”莱恩向着通讯那头抱怨道。

“是‘觉’啊,传说里能读心的动物。

明明很适合你的。

” “是是,不过长了一张猴子脸。

” 虽然莱恩用着很恭敬的称呼,但两人话语间的嬉笑打闹就像普通的友人一样。

而莱恩也准备放弃继续在代号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

“殿下你呢,什么时候回来。

” “我的话,应该能比‘羯’早一些。

不过马上就要前往不能实时通话的地方,要有一段时间用邮件通讯了。

” “明白了,我会在殿下回来之前搞定这个小子的。

” “我看好你,但记住不要之过急了。

” 在这两人还在谈话的时候,陈溪已经开始降落了。

见状,莱恩收了线,用一副微笑的表情,迎接从驾驶舱里走出来的陈溪。

此时此刻陈溪脸上,已经看不出之前的霾,整个人表情都明亮了不少。

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的挂着一种运动完的人会有的微笑。

“看来,你的心情好多了。

”看见陈溪的表情,莱恩知道自己做对了。

两个人的距离无形间拉近不少。

终于发觉自己笑容的陈溪下了一个决定。

“如果这是艾德先生的希望,我愿意在这里学习。

” “我叫陈溪,今后就多多指教了。

”这一次,陈溪主动向莱恩伸出了手掌。

“莱恩•赫托雷,叫我莱恩就行了。

”莱恩顺着把手迎了上去。

“作为一同接受艾德准将遗志的人,也请你多多指教。

” 随着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一种叫做友情的东西第一次在两人之间诞生了。

但陈溪所不知道的是,这场友情来自于莱恩单方面的计算。

当然他口中的一同继承艾德准将的遗志,自然也是大谎话。

只能说,陈溪接下来的校园生活,注定与平静无缘了。

网友评论